• Category Archives 推荐-真相广传
  • 王赫:四亿人“三退”的数字和背后艰辛

    王赫:四亿人“三退”的数字和背后艰辛
    2022年8月3日,纽约民众集会,庆祝四亿中国人三退。(戴兵/大纪元)

    北京时间2022年8月3日19时,在退党网站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突破4亿。这个历史性的数字,是中国空前的精神觉醒运动,标志着中国人的人心大解放,中国新生在即。但也有一些人对三退人数有不同程度的误解,不大相信会有那么多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本文想针对几个主要的误解做出说明。

    一、四亿人是“三退”总人数,包括退党、退团、退队人数,不只是退出共产党的人数

    如果有人同时加入中共的上述几个组织,这里不作重复计算。比如,有的人是共产党员,曾加入过共青团、少先队,现在公开声明“三退”,只计一次;如果有人是团员,现在公开声明共青团、少先队,也只计一次;如果只是少先队员,声明退队,也算一次。有人说中共党员只有一亿人,怎么会有四亿人退,所以这里需要强调指出四亿人是“三退”的总数,而且是过去18年“三退”人数的总和,而在中国,在过去18年里曾加入过共青团、少先队的人数是相当大的,下面将作更详细的论述。

    需要说明一个情况:鉴于中共对“三退”的残酷打压,为了“三退”者的安全,劝“三退”通常都是在个别、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三退”者自己也不会轻易告知他人,或让别人知道,尤其是在中国大陆。所以很多人可能不会意识到其他人,包括自己熟悉人可能已经“三退”。

    二、“三退”崇高、严肃、神圣,不允许作假

    历时18年,4亿人“三退”。这在无形中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为什么呢?因为“三退”是人发自内心,面对天地神明,抹去入党团队所发的毒誓。有了这个“心”,用化名、小名、别名“三退”,都起作用。这就从根本上,使“三退”不同于一般的社会运动、政治运动,而是着眼于人心的真正觉醒,去除“党性”复苏人性,具有心理、精神、灵性等等层面的丰富内涵。这就绝不容造假。因为造假无效。人能骗得了自己、骗得了神明吗?从这个意义上讲,“三退”是非常崇高、神圣的,每一个“三退”数字都极其严肃。

    三、“三退”人数都是原生态、随机的,是真实情况的反映

    事实上,退党网站上每天的三退数据,从几万人到十几万人,都是原生态、随机的,世界上任何一个数据模型都建构不了。举例而言。从2004年底《九评》发表到2011年8月,“三退”人数达一亿,这一亿人“三退”用了6年零9个月的时间;第二个一亿人“三退”,用了3年零8个月的时间(到2015年4月);第三个一亿人“三退”,用了2年零11个月的时间(到2018年3月),而第四个一亿人,则用了四年零五个月的时间(到2022年8月)。如果是要作假,完全可以让数据变得更加平滑,增长更快。“三退”已长达18年,“三退”的数据特性证明其真实性无可置疑。

    四、每一个“三退”数字都凝聚着海内外义工的艰辛

    2004年11月起,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直接引发“三退”大潮,席卷神州。至2005年4月21日,在大纪元网站上宣布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突破一百万;2006年4月25日,突破第一个千万。

    中共极为恐惧,拚命打压“三退”,大肆抓捕“三退”义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强化网络封锁。2005年9月,由哈佛大学法学院、剑桥大学和多伦多大学共同组成的开放网络促进会(OpenNet Initiative)发表的中国网络封锁研究报告指出,只要网站出现“九评”二字,90%遭到中共政府封锁;相对而言,若网页包含反共政治主张的被封锁率是60%,包含六四的是48%,色情网站是10%。

    尽管许多大陆法轮功学员因劝“三退”而被抓、被打、坐牢,甚至失去了生命,但更多的无法计数的遍布各阶层、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勇、穿越苦难、一往无前,使“三退”大潮“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其中的艰难、苦难与神奇,是人难以想像的。

    例如,2005年10月20日,海外明慧网的一则简讯“从狱中传出的三退名单想到的”说:“几天前,一位大法弟子的家人去看望正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亲人,回来时带回来一双新袜子,其中一只袜子的上边写了二十五个名字,是那位大法弟子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和后来被送劳教所后跟周围人讲真相后,觉醒的人要三退名单。”“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个大法弟子在被酷刑迫害得极其严重情况下,心里想的还是要救度周围有缘人。”

    在明慧网每年召开的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中,类似的例子太多了。而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同样也在无私地付出。

    例如,加拿大华人毛凤英有一件每天夜里必做的事,就是打越洋电话向大陆同胞讲真相,她已经做了十多年了。由于时差,“我每天凌晨1点多打到5点多,然后去上班。”她的电话几乎打遍了中国大陆的各个阶层和地区,劝退的人已经不计其数了。又如,退休前是一家仪表厂行政人员的高鸣凤,2000年定居美国洛杉矶。2004年“三退”大潮兴起后,她走向街头劝华人三退。2016年9月接受大纪元采访时,高鸣凤说:“我出去劝三退时,专门有本子,这是第八本了,每次出去退,都有名字、日期,我每次都会上网,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劝退了一万五千七百多。”

    像毛凤英、高鸣凤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媒体报导,台湾有三千多名退党义工,运用网路、电话、手机、传真等方式,或面对面和大陆民众讲述真相,“每月帮助约2万名大陆民众三退”。而法轮功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法轮功学员没有报酬、不辞辛劳,只本着修炼人的善心劝“三退”。涌向中国劝“三退”的信件、电话、传真、信息等等,如大风呼啸、如江河滔滔。

    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付出,难以估量。这里引用一个大陆媒体报导的数据,以资参考。因为电话、信息、彩信等等已成为海内外法轮功劝“三退”的重要途径,中共以防诈骗、防骚扰之名对此拦截、防控,严加封锁。据“搜狐”2018年9月10日报导,近年来,中国移动累计拦截“国际诈骗电话”约6.1亿次;拦截“国内骚扰诈骗电话”120余亿次;拦截“垃圾短彩信”近300亿条。据“人民网”今年6月10日报导,工信部称2021年以来拦截“涉诈电话”20亿次、短信21亿条(当然,中国大陆乱象纷呈,的确也有骚扰诈骗电信)。

    中共无所不用其极,但“三退”岂是它能阻挡得了的?!正是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同心,才有了4亿人三退的辉煌。换个角度看,如果不是中共用各种邪恶残酷手段阻挠“三退”,今天的“三退”人数将远高出4亿。

    五、“三退”获国际社会的支持

    中国民众的“三退”行动已越发引起国际社会及外国政府的关注。例如,鉴于退党大潮的规模、中国本身的重要性,以及退党运动的公民性质和对民众心灵自由的解脱意义,普京的前首席经济顾问将之列入俄罗斯经济分析研究院评选的2011年全球前三大事件。又如,2012年,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CECC)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提交的报告——共27页分七部分,详细介绍中国的退党运动——收录进美国国家政府档案,并藉由美国国家印刷总局(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刊印发行。

    今年6月29日,2022年国际宗教自由峰会期间,美国前驻东帝汶大使、前国务院副助卿格罗弗‧约瑟夫‧里斯(Grover Joseph Rees)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所说——“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退出中国共产党(组织)”;中共或许就像苏联一样,其倒台可能发生在顷刻之间——正日益成为国际共识。

    六、“三退”人数相对于党团队员总人数的估测

    我们通过对2004-2021年中国大陆累计人口、少先队员数、共青团员数、党员数的估测,发现4亿人规模的“三退”的确可观,但相对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数量巨大的党、团、队人数(包括曾经加入过的),“三退”尚须进一步推进。

    (一)2004—2021年中国大陆累计人口估测:约15.6亿

    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2004年末大陆总人口为129,988万人;从2005年至2021年,中国大陆共出生人口26,539万。两者相加,则从2004至2021年,中国大陆累计人口为156,527万。(由于当代中国的特殊国情,中共人口统计存在误差和错误,实际人口数据远大于此。)

    2004-2021中国大陆总人口(单位:万人)

    年度年末人口出生人口备注
    2004年129,9881593
    2005年130,7561612
    2006年131,4481581
    2007年132,1291591
    2008年132,8021604
    2009年133,4501587
    2010年134,0911588
    2011年134,9161600全面实施“双独二孩政策”
    2012年135,9221635
    2013年136,7261640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
    2014年137,6461687
    2015年138,3261655
    2016年139,2321786正式施行“全面二孩政策”
    2017年140,0111723
    2018年140,5411523
    2019年141,0081465
    2020年141,2121200
    2021年141,2601062公布“三孩政策”

    资料来源:中共国家统计局

    (二)2004—2021少先队员累计人数估测:约9.28亿

    中共现行规定,6周岁到14周岁的少年儿童可以申请加入少先队。而大陆在校小学生,基本都是少先队员。那么,大陆现有多少人加入过少先队呢?这分两部分计算。

    甲、2004-2021年累计小学生少先队员人数

    官方公报,2004年全国共有小学39.42万所,在校生11246.23万人。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从1999年至2015年,共出生人口数为27,891万;如果按6岁入学计,这些人陆续于2005年至2021年入读小学,假设小学入学率为90%,则2005年至2021年新增小学生共计为25,101.9万。由此,我们可以得出2004年至2021年,大陆小学生累计人数约为36,348.13万(11,246.23万+25,101.9万)。(当然,官方数字远大于此。例如,称2004年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达到98.95%。而且,还出了一个怪现象——每年的小学招生人数大于相对应的6年前出生人数,比如2004年出生1588万,2010年全国小学招生却为1691.7万人。)

    长期以来,少先队员基本包含了大陆所有在校小学生。例如,2021年全国共有小学15.43万所,在校生1.08亿人;而据全国少工委统计,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国共有少先队员11042.5万名,大于小学生人数(因为14岁以下的中学生仍是少先队员)。

    本文保守估测,假设小学生加入少先队的比率为90%,则2004-2021年小学生少先队员人数为32,713.317万(36,348.13万*90%)。

    乙、其他曾加入过少先队的人数估测

    从2004至2021年,中国大陆共生存过156527万人;减去2004年至2021年大陆小学生累计人数36348.13万,则为120,178.87万人。假设这些人中的50%曾加入过少先队(或红小兵、红卫兵之类),则参加人数为60,089.435万。

    甲乙相加,则2004至2021年,大陆共有92,802.752万人加入过少先队。本文属保守估测,实际人数应大于此。

    (三)2004—2021年共青团员累计人数估测:约2.3亿

    按照中共现行规定,共青团申请人的加入年龄必须介于14岁至28岁间,到龄退团。每年都有退团人员,也有入团人员。官方数据,截至2004年底,大陆共有团员7188万名,比2003年增加81万名;其中,2004年发展团员962万名,比2003年减少6万名。

    截至2007年底,大陆共有团员7543.9万名。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共有共青团员8124.6万名,其中学生团员5795.1万名。截至2021年底,共青团员总数达7371.5万名。不过,这些都是片段数据。难以准确测算每年新增共青团员数据。

    鉴于2007年、2017年、2021年共青团员总数都大于2004年,而2004年发展团员962万名;本文假定:2005-2021年,每年平均新增共青团员950万名。则2005-2021共17年累计新增团员16,150万名。

    2004年底大陆共有团员7188万名,2005-2021累计新增团员16,150万名,两者相加,则2004-2021年累计共青团员人数为23,338万。实际人数应只多不少(2004年之前曾入团而到龄退团的人数就未估测,这也是个巨大的数字)。

    (四)2004—2021年共产党员累计人数估测:约1.1亿

    中共现行规定,入党年龄为18岁以上。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数据,截至2004年底,大陆党员总数为6960.3万名。

    根据历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2005年共发展党员247万名,2006年发展263.5万名,2007年发展278.2万名,2008年发展280.7万名,2009年发展党员297.1万名,2010年发展307.5万名,2011年发展316.7万名,2012年发展323.3万名,2013年发展240.8万名,2014年发展205.7万名,2015发展196.5万名,2016发展191.1万名,2017年发展198.2万名,2018年发展205.5万名,2019年发展234.4万名,2020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发展党员242.7万名,2021年发展党员438.3万名。

    2005-2021,累计发展党员4467.2万名;加上2004年底大陆党员总数6960.3万名,2004-2021累计党员人数为11427.5名。(中共中组部党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共党员总数为9671.2万名,较2004-2021累计党员人数少1756.3万,这个差额应主要是党员死亡所致,还有一小部分是被中共清退出党。)此外,还有数量巨大的全国入党申请人和入党积极分子(截至2021年底,两者分别为2062.5万名和1009.1万名)。

    根据以上估测,则2004-2021年党团队人数之和,9.28亿+2.3亿+1.1亿,共为12.68亿。当然,党团队人数有极大的重叠部分,因为大多数党员应该入过团、队,而大多数团员也入过队。不过,相关数据很难估测,本文权且定为10亿。

    如果上面的推测尚属合理的话,“三退”的4亿人占总人口的比例是4/15.6=25.6%;占党团队员总人数比例约为40%。在中共严酷迫害和打压之下,能让那么高比例的人“三退”,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充分说明了大陆人心思变,也体现出“三退”义工的了不起。要让所有可以“三退”的人退出,那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结语

    自2004年底“三退”潮起,18年来4亿人“三退”,这是一个伟大的成绩,也是一份艰难的记录。不过,“三退”大潮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我们发现,青少年是中共毒害的重点。几乎所有大陆小学生都入少先队,共青团员在青年人数中的比重超过20%,而大学校园历来是新发展党员的最主要来源(例如,2013年发展的学生党员人数占当年发展党员人数的近四成)。

    入党团队者,皆发毒誓。入队宣誓中说“我热爱中国共产党”、“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力量!”入团誓词中说“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入党誓词中说“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如果誓言是会兑现的,如果中共灭亡在即,如果加入(或曾经加入过)党团队的人不公开声明“三退”、抹除上述毒誓,那么这些人可能就要做中共的殉葬品了。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可贵的!都是可以寻求新生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祝愿“三退”大潮来得更快更大,5亿、6亿、7亿······尽快到来!

    大纪元首发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