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时事新闻
  • 美伊利诺伊州多城市和政要祝贺法轮大法日

    2022年5月13日的世界法轮大法日,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30周年的日子,美国伊利诺伊州多个市政府、县政府和州议员纷纷发出贺信和褒奖,除了宣布各城市的法轮大法日或法轮大法周,他们还褒奖法轮大法为美国和世界各地所做的贡献,并向中国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勇气致敬。


  • 美国与东盟会谈有成 东南亚国家选边站?

    美国与东盟会谈有成 东南亚国家选边站?

    2022年5月13日,在华盛顿特区,柬埔寨首相洪森(R)与东南亚国家联盟领导人、拜登政府内阁成员和其他官员在国务院的洛伊-亨德森厅参加了全体会议。(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美国与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峰会5月12日、13日在华盛顿举行。这是东盟领导人首次作为一个团体齐聚在白宫。美国总统拜登表示,这次峰会标志着双方关系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这是否意味着,东盟国家已一定程度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美国与东盟峰会直面中共挑战

    总共有8位东盟国家领导人参加了美国与东盟峰会。菲律宾在大选后处于过渡时期,由外交部长代表出席。缅甸领导人因为去年的政变被排除在外,峰会期间,用一把空椅子代表缅甸被推翻的文官政府。

    拜登周五在峰会表示:“在未来50年里,这个世界的大量历史将在东盟国家书写。”“我们正在启动一个新时代——美国-东盟关系(的新时代)。”

    拜登在竞选总统期间曾经承诺,要将中国问题作为自己外交政策的核心焦点。这次拜登在白宫接待东南亚国家的领导人,已普遍被认为是美国在中共日益扩张的野心下,展示对该地区的承诺。

    周五早些时候,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对东盟领导人说,东南亚地区是美国的优先事项,并强调需要维护海洋自由。华盛顿称这一自由遭到了中共的挑战。

    资深媒体人、《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5月13日对大纪元表示,美国的印太战略就是准备重返亚洲,在奥巴马的时候已经开始定了,但是由于种种的原因一直是没有展开。现在看来乌克兰战争也差不多了。当乌克兰战争结束以后,美国的政策就要开始针对中共了。

    “美国这么多年来一直对东南亚不太重视。现在美国经过战略调整以后,就是要把重点针对中共,把东南亚国家团结起来。”

    旅美时政观察人士王赫5月13日对大纪元表示,这次会议背景是中美两极对抗令世界格局加速演变。

    “在亚太地区,中美有两个竞争焦点,一个就是东盟国家,另外一个是南太平洋国家。东盟已经成为了中共在亚洲的大本营,成为中共的势力范围。因为中共跟东盟的经济关系非常的密切。”

    根据中共商务部的信息,2020年和2021年东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2021年双边货物贸易额达到8782亿美元。

    东盟所有10个成员国都与中共签署了“一带一路”相关文件。仅在去年11月,北京还承诺在3年内向东盟国家提供15亿美元的发展援助。

    柬埔寨和老挝被视为东盟成员中最亲中共的国家。其中柬埔寨也是今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

    但近年来,因为中共在南海的扩张,使其与越南、菲律宾、文莱和马来西亚等国在主权问题上出现争端,与这些国家间的关系出现裂痕。

    拜登政府针对中共“一带一路”有特别打击手段

    在周四的开幕式上,拜登承诺提供1.5亿美元的资金,援助各国的基础设施、能源转型、安全与预防大流行等项目,以对抗北京在当地的影响力。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周五表示:“我们与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站在一起,捍卫基于海上规则的秩序,包括航行自由和国际法。”

    王赫对大纪元表示,拜登政府针对中共的“一带一路”有两个打击手段。第一个是针对中共给受援国开的项目报价都是虚高的,美国可以提供经济技术支持,使受援国项目重新谈判,把价格降下来,不能被中共忽悠了。他认为美国1.5亿美元援助主要是在这方面起作用。

    王赫说,整个世界经济格局有三大板块,一个是欧盟,一个是北美,另外一个是亚太。拜登上台之后要推进美国跟亚太的紧密联系,不能让中共独霸亚太,所以要推出一个印太经济框架。

    “因为要开放美国市场,降低对东盟的关税,在美国政治上有很大的麻烦,拜登不想走这一步棋,搞印太经济框架就不涉及这些问题。他只针对一些具体的议题,大家形成一个议题来谈判,达成一些规则。”

    王赫表示,在印太这个地方,海上安全问题就是在说中共。南海已经成了国际主航道,东盟几个国家跟中共一直在南海问题上有纠纷,南海行为准则问题本来2021年就谈完了,结果现在因为疫情推迟了,这个南海行为准则还有很多的分歧,现在进入了关键时刻。而美国在这方面有很丰富的经验,可以对东盟国家进行支持。但是美国又不能直接卷入这个事情,美国是第三方。

    中共提前放风威胁 东盟国家会选边站吗?

    本次峰会前,中共因担心与东盟国家的关系松动而频频动作。

    亲北京港媒香港《明报》5月11日发表评论说,这次华盛顿峰会的东盟搞手,就是号称与中共有“铁杆”之谊的柬埔寨。

    文章说,尽管柬首相洪森的顾问高金华(Kao Kim Hourn)表示柬埔寨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但中方显然对此有点担心,中共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周日同柬副首相兼外相布拉索昆视像会晤,对东南亚变局的不安溢于言表,令人猜测中柬关系近期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毅上周也与印尼对华合作牵头人、统筹部长卢胡特视讯会晤,呼吁共同维护“和平稳定局面”。

    泰国总理巴育此次访美,国内也有亲共势力声音担心因此得罪中共以及俄罗斯,甚至提议巴育回国后立刻安排访问中俄。

    位于台北的智库台湾民主实验室4月25日曾发布其去年历时6个月调查的“中国指数”(China Index)计划报告,指在全世界36个国家与地区当中,东南亚是受到中共不当影响力最深的区域。受害最深第一名是柬埔寨、第二名是新加坡、第三名是泰国、第六名是菲律宾、第八名是马来西亚。

    柬埔寨的掌权者洪森近年与北京关系十分亲密。中国的投资以及双边贸易额仍然稳居柬埔寨首位。2020年2月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初爆,他亲身到访北京以示支持。

    但在俄乌战争后,洪森公开谴责俄罗斯,柬对联合国谴责俄决议亦投赞成票,与中方立场迥异。与此同时,美柬关系近期大幅改善。华府向柬埔寨捐赠300万剂新苗,并派出美商团访问金边。此外,日柬双边关系升级至“全面战略伙伴”,欧盟则也向柬捐赠7艘巡逻艇,助柬“打击海上犯罪”。

    《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对大纪元表示,东盟国家可能都会发生变化,所以中共非常担心。但中共事实上跟柬埔寨的关系比和巴基斯坦还要好。虽然美国和东盟开会很显然是针对中共政权,但中共和柬埔寨的变数暂时还没有看出来。

    “洪森现在根据整个国际形势的发展也在靠近美国,但是绝对不会得罪中共,中共也不能少了柬埔寨。”他说。

    至于柬埔寨在俄乌战争中的立场,陈维健说,在乌克兰问题上,西方跟俄罗斯和中共,是制度之争,只要你是专制政权,都是美国斗争的对象,柬埔寨这些国家都是独裁政权,如果不转向的话,它作为中共的小兄弟,可能成为美国打击的对象。柬埔寨其实早就看到这一点。

    他认为,洪森当年时是红色高棉叛出来的人。他虽然也是独裁,但是相对于共产党政权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他也不会完全站在中共的立场上,毕竟以前红色高棉就是中共培植起来的。

    至于泰国就非常特殊,陈维健认为泰国其实跟中共的真实关系也不是很好,但不至于在这个美中之间选边站。泰国是中共的一个情报的中转站,多年如此,泰国对自身的防护不是非常的严密。

    “缅甸军政府跟中共政权关系非常好。这一点对美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头痛的事情。”陈维健说。

    王赫也表示,柬埔寨的地位很重要,中共对它进行了长期的渗透,它现在是东盟轮值国,中共要它出面做些事情,比如通过《南海行为准则》。

    去年12月柬埔寨《柬中时报》报导说,首相洪森表态称,担任东盟主席国期间,柬埔寨将努力促成《南海行为准则》(COC)签署。

    王赫说:“美国想撬动它是很难的。因为洪森也是独裁者,他对美国民主方面本身就有些抵制,但他跟中共有天然的亲近性,只是出于利益或国际形势的考虑,表面取巧,两头都讨一些好处,但说他要跟中共拉开距离不大可能。”

    路透社早前也引述分析人士说,即使东盟国家与美国一样对中共政权感到担忧,但考虑到它们与北京的经济关系,他们可能仍对美国的关系持保留态度。

    柬埔寨首相洪森的顾问Kao Kim Hourn告诉路透社,柬埔寨不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选边站”,尽管美国在该国的投资正在增长。

    分析:美国不强迫东盟选边站

    王赫表示,东盟国家也是分裂的,比如对美、英、澳AUKUS联盟,和对俄乌战争,但同时这些历史文化不同的国家却又能在应对共同挑战中联合起来。

    他说,东盟都是小国,对中共本来就害怕,所以他一定要拚命把美国拉进来,要借助美国来平衡中国的力量,但是这并不等于他跟中共就此拉开距离。

    在去年10月与东盟举行的在线峰会上,拜登表示美国将开始讨论制定印太经济框架(IPEF)。

    另外,此次美国与东盟峰会是在拜登5月20日至24日访问韩国和日本之前举行,拜登此行将与“四方安全对话”(Quad,也称四方同盟)领导人——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会面,四方同盟对中共在亚洲乃至全球扩张野心表示担忧。

    今年11月,柬埔寨、印尼和泰国将分别主办东盟峰会、20国集团(G20)峰会和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

    王赫说,这次美国跟东盟开会,内部也有批评,因为东盟很多国家还谈不上是民主国家。美国政府顶着压力开这个会就是为了抗衡中共。几十年来第一次把东盟国家元首请到美国来开会,就是因为该区战略重要性在逐步上升。

    王赫说,东亚、印太地区以东盟为中心,在别的地方都是以大国为中心支配小国,偏偏在印太,是以小国支配大国。

    “在中国、俄罗斯、日本大国外交相互制衡的情况下,给了东盟一个相对宽松的战略活动空间,这其实是个奇迹。”

    王赫认为,美中双方都在拉拢东盟,在给东盟会施加一定的压力,但是这个压力不会很大。美国也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因为中共跟东盟的经济关系太紧密了。但是东盟国家本身对中共又不放心,还存在一个南海争端的问题。

    “所以美国对东盟的表态就是不强迫他们站队,但是美国会支持他,建立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美国和东盟达成共识,等于支持东盟对抗霸权、对抗中共。美国其实做了很多实质性的动作。”王赫说。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