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疑遭中共活摘器官 脱口秀名主持邀女儿讲真相

2006年4月19日,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演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当我看到我父亲的尸体时,我仍然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非常瘦,全身布满伤痕;脸上一大块皮肤不见了,有许多伤痕。”

这是现居美国纽约、37岁的韩雨于12月13日在美国知名脱口秀主持人瑞克·詹森(Rick Jensen)在德拉华州WDEL电台最新一期节目中的痛苦陈述。该期节目的主题为“幸存者讲述中共政府奴役无辜公民并摘取其器官以谋取利益”。

曾被评为“美国100位最有影响力脱口秀主持人”之一的詹森在过去二十多年一直在跟踪报导中共法轮功的迫害,并与他的听众分享。

2022年10月7日,WDEL德拉华州广播节目主持人里克·詹森(Rick Jensen)在德拉华州举行的自由节宴会上。(李晓苏/大纪元)

“中共政府正在抓捕和平、无辜的修炼者,把他们关进奴隶劳改营里,摘取他们的器官,并出售这些器官为中共政府牟利。法轮功就是我所说的这个平和的佛家修炼者(群体)。”詹森在节目开始时向观众介绍说。

韩雨在节目中回忆:“我看到有很长的刀子切口,用黑线缝在一起,从他的喉咙一直到胸前,在衣服那里就看不到了。我试着要扒开他的衬衫,看看这切痕会延伸到哪里,但是警察阻止了我,强行要我离开。”

韩雨说,她的亲戚(叔叔和婶婶)趁警察不注意的时候,“撕开了我父亲的衣服,发现那道切口从喉咙一直延伸到腹部。他们用手按压父亲的腹部,发现里面塞满了坚硬的冰块。”

韩雨的父亲韩俊清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窦店村人,1997年修炼法轮功前,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双腿常年起泡流脓。修炼法轮功后,不仅身体痊愈,而且改掉了抽烟、喝酒和暴躁脾气等坏毛病。

2004年2月,韩俊清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抓捕,仅3个月后的5月4日即被迫害致死。中共当局出动上百名警察,强行火化遗体,疑掩盖活摘器官罪行。

韩俊清去世的2004年,中共秘密从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的罪行还未曝光于世,而这个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延续至今仍未停止。

DAFOH董事: 法轮功是中共活摘器官最大受害群体

节目中,詹森同时也邀请了费城临床心理学家、医生反对强行摘取器官组织(DAFOH)董事会成员杰西卡·罗素(Jessica Russo)医生共同讨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罗素医生表示,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道直到2006年才开始出现。她说西方主流媒体一直对这类报导轻描淡写。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是下令迫害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的元凶。他最近病亡,但“所有关于他死亡的文章中,我能看到的只有一两行有关法轮功的迫害。这真的是一个耻辱,因为这是中国最大的被迫害群体。”

罗素医生在节目中给听众举例说明为何法轮功是最大的活摘器官受害者群体,“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数字,维吾尔人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他们大约有1200万人,或者说在他们的群体被迫害之初,有100万至200万人在劳改营。香港人,如果你看一下这个人口,刚刚超过760万,中共控制下的西藏人,刚刚超过600万。但是,法轮功学员,在他们遭迫害开始时的1999年,已有7000万到1亿人,这相当于美国人口的三分之一。”

主持人詹森问:“现在中国还有多少法轮功?”罗索医生说,“几年前有报告指出,可能有4000万到5000万法轮功学员。只是一个估计。”

詹森接着问:“因此,这意味着在1999年左右的法轮功中,有3000万到6000万是种族灭绝的受害者,他们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

罗素医生说,“我们不知道以上可能的所有情况。也许他们暂时不修炼了,也许他们离开了中国,也许他们在酷刑中被杀,或者被活摘器官。我们只能看证据,这告诉我们很可能有数百万人因为他们的器官被杀害。”

罗素医生解释说,“2016年有一项大规模的研究显示,中国每年做的器官移植手术在16000至100,000例之间。而且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公开谈论的器官来源是被处决的囚犯,但这一直在下降。大赦国际估计,每年只有大约1700名被处决的囚犯。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但他们确实知道,这个数字每年都在下降。然后是器官自愿捐赠。中国在2013年之前从未有自愿捐赠系统。这是因为中国人非常重视人死后保持尸体的完整和不被打扰。这是一个强烈的文化信仰,它在中国仍然非常重要。因此,如果你看一下中国的器官自愿捐赠的数字,非常低,2017年大约是0.2%。所以我们知道,这并不能解释为何每年有16000至100,000例移植手术。我们确实知道其它证据,如1999年法轮功被迫害后不久,就有器官移植。2010年有一个人说,肝脏移植有一个分水岭,在2000年,他们达到1999年的10倍。而在2005年,这个数字自2000年以来进一步增加了两倍。这还没有考虑到自愿捐赠数量较少的处决数量。这就是研究人员的发现。这只可能是法轮功学员,因为你说的是一大群健康人,他们被支付器官,从1999年开始。另一个例子是器官移植中心,在迫害法轮功之前,中国有150个器官移植中心。到2006年,中国有大约600个。这是一个300%的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没有大量的国际愤慨和对中共的制裁?”主持人詹森替听众们提出了疑问。

罗素医生说,“这是个好问题。我们一直在问自己,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是如此之少。这是因为我们在中国有投资。我们与中国有贸易往来。在任何业务中都是如此,包括器官移植。例如,在美国,我们培训中国的医生,外科医生,他们很可能回去后会进行这些谋杀。所以在我们的教学医院,我们培训这些人,或者制药公司,提供药品,或者中国的移植,早在2019年有一个研究显示,大约有26或27家西方制药公司,主要是在美国为中国的器官移植提供材料。我们的制药公司依赖中国的制造,这已经是很糟糕了。”

罗素医生表示,医生反对强行摘取器官组织一直致力与立法者合作,推动停止中共对法轮功群体的活摘器官罪行,“我们在众议院和参议院有三个法案。有一个叫做‘停止强行摘取器官法案’的法案在众议院传阅,参议院也有相应的法案。”

罗素医生说,这些法案的通过将确保制裁任何被确定为参与强迫摘取器官的人。“它将限制滥用,它将确保我们的政府在移植领域不与中共勾结。这是一个重大问题。如果我们切断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支持,它们就没有办法继续(活摘器官)。”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2/12/16/n13885921.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