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年失踪案频发 同期儿童器官移植手术暴增

2018年4月22日台湾法轮功学员在台北举办声援三亿人退出中共组织活动,演示中共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动剧。(陈柏州/大纪元)

近几个月来,中国频频发生青少年失踪案,仅媒体曝光的就有二十多例。与此同时,中国的儿童器官移植手术量明显增加。这两个同时上升的曲线令人产生联想。

11月12日晚8点30分左右,湖北武汉14岁少年刘奥成从家中到楼下扔垃圾,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刘奥成的母亲李女士告诉当地官媒,刘奥成既没拿手机也没拿钱包,至当晚十点多钟都没回家。她找遍刘奥成常去的地方,都没能发现他的身影。李女士立即联系丈夫回家,并于凌晨1时左右报警。

李女士说,刘奥成的胆子较小,从没有在外面过夜的经历。而且刘奥成情绪稳定,当晚没有任何异常,也没和她发生过矛盾。

约七八天后,刘奥成的尸体在16公里外的一个长江中心岛的岸边被民众发现。令人倍感疑惑的是,刘奥成的父亲刘兵在当地小区的群聊纪录中说,“公安不让家属看尸体”,他是根据孩子的鞋子判断出是他的儿子。

大纪元记者致电当地派出所求证,接电话的警察以“无法核实记者身份”为由而拒绝回答。

另一宗较为轰动的失踪案发生在江西省上饶市。10月14日,上饶市铅山县致远高中一年级男生胡鑫宇,在参加学校晚自习的途中离奇失踪。

胡鑫宇最后一次出现在宿舍走廊是在当天晚上5点50分左右,班主任要求学生晚上6点5分到教室。当晚11点41分,他的父母接到校方电话说,胡鑫宇不见了。

多方在校内寻找都没有找到胡鑫宇,救援队甚至抽干该校的人工湖和化粪池,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致远高中是一所封闭式寄宿学校,每间教室、宿舍和走廊都安装了监控。从宿舍到教室只有100米的距离。

胡鑫宇的家人发现了一个较大的疑点,事发当天和之前的所有监控日志都被删除了,只剩10月15日之后的监控。可是截至本文发稿时,警方都没有破案。

15岁的胡鑫宇身高1.73米,考进这所学校时曾获得奖学金。据同学和老师反馈,胡鑫宇从来没有和哪个同学发生过矛盾,与大家的关系很好。胡鑫宇失踪后,他的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几度昏厥。

上述失踪案例并非个别现象。拥有约230万粉丝的中国科技博主张洲11月19日在微博上贴出一份名单,上面是四个多月以来中国失踪的部分少年。名单上共有21人,最大的17岁,最小的只有8岁。其中12名女生,9名男生,来自12个不同的省份。

中共拥有全世界最多的监控录像头,还有大数据及人脸识别技术被广泛应用,特别是在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封控下,没有“健康码”寸步难行,可是活生生的人却凭空消失了。

儿童器官移植手术暴增

值得注意到是,在青少年、儿童失踪案频发的同时,中国的儿童器官移植手术明显增多。

11月11日,武汉市政府发布新闻稿,武汉协和医院同日完成三台儿童心脏移植手术,全球首次。报导称,有不同省的三名儿童患有心脏疾病,他们无法遏制心脏病走向末期的命运,因此“不约而同地”选择来到武汉协和医院。三人分别只有12岁、11岁和4岁。该院仅用7个小时即完成三台心脏移植手术。

报导称,三颗供体心脏来自中国的另外三个省,于11月7日同一天落地武汉。运送期间的冷缺血时间平均为330分钟。

这意味着有三个儿童几乎在同时死亡,而且恰好与受体心脏的配型成功。关于这三个供体心脏的儿童是如何找到的以及如何配型的,报导几乎只字未提。

另外一家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近期获批成为有肾脏移植资质的儿童专科医院,这已经是中国的第四家。该院的肾脏移植病区可同时进行六台肾移植手术。中共官媒人民网11月2日报导,该院近期为三名慢性肾炎患儿移植了肾脏。报导没有提及供体的来源。

做儿童肾移植手术最多的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据当地官媒《河南日报》报导,该院的手术量连续多年位居中国第一,仅去年一年的儿童肾移植手术就达到109例。

除了心脏与肾脏移植,中国的儿童肝移植手术也举世瞩目。上海《新民晚报》报导,10月22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进行了第3000例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

其中第一个1000例用了11年时间。而第二个1000例仅用了2年2个月时间。这相当于平均每天做1.266台儿童肝移植手术。报导称,该院的肝脏外科团队“全年无休、不分昼夜”,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完成量连续九年居世界第一。

除了器官移植手术量大增之外,中共在其它方面也在推进器官移植。10月28日,河南省卫健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通知,“正式制定”器官收费标准。河南官媒《大河报》声称,器官捐献是无偿的,因此该价格仅为“器官获取”的费用,包括在评估、维护、检测、运输过程中的成本。

其价目表总共列举了14项,对各项器官的所谓获取费用明码标价,部分器官还将成人与儿童的价格区分开。其中最高的是成人肝脏,“指导价格”为26万元。报导还称,与中国其它省份相比,河南的“价格偏低”。

9月2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宣称,修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取得“实质性”进展,并将于近期颁布实施。

打开潘多拉的盒子

中共对器官移植的推进被指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2017年2月,国际权威学术期刊《国际肝杂志》(Liver International)决定,撤销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郑树森等人在线发表的一篇与肝移植有关的论文。

该杂志主编蒙德里(Mario Mondelli)表示,该论文中涉及的563例肝移植器官,缺乏来源的伦理证明,因此作者将被终生禁发论文。

总部位于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早在2014年就指出,对中国大陆31个省份的200多家医院的300多篇论文进行分析发现,这些论文对“供体”的各方面描述可以从医学角度证实,中共存在数量庞大的活体供体库。

报告还指出,中国大陆在2000年后出现的移植数量猛增的时间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迫害的时间高度重合。大量被非法关押的、身体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群体构成活体供体库的绝大多数。

资深评论员横河在11月25日的“新闻大家谈”电视节目中分析,在器官移植方面,是由中共政法系统统筹安排的。没有中共整个国家机器运作的话,这种事情是完成不了的。同时,由于对器官的需求量太大,受迫害者从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断扩大到更多群体。

横河进一步指,为什么这些儿童失踪案件破不了,因为警方想尽办法不要破案。因为一旦破了案更不好交代,“他不好对上面交代”。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2/11/29/n13875323.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