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肺移植学会新政应对中共 专家望国际跟进

获奖纪录片《大卫战红魔》剧照。此片揭露了中共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大卫战红魔》剧组提供)

国际心肺移植学会出台新政,全面禁止发表来自中国的器官移植的研究论文一事,国际知名人权律师、中共活摘器官调查员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向大纪元表示,此举“意义重大”。

他希望,各国政府、国际器官移植期刊参照此声明,采取跟进行动,避免成为中共活摘器官的共谋。

美国独立调查记者、中共活摘器官调查员、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中国问题研究员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向大纪元表示,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的声明,会被全世界听到。

国际知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David Matas)。(陈柏州/大纪元)

9月19日,麦塔斯律师在采访中说:“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的声明,意义重大。因为这个声明来自一个专业的器官移植学会。”

“许多国家级和国际器官移植学会和期刊,他们都需要采取类似的政策。这个声明提供了一个范例——(就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应该做什么,这个声明也展现了领导力。”

国际心肺移植学会(ISHLT,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eart and Lung Transplantation)近日发布的这份声明说,“鉴于大量证据证明,中国(中共)政府继续独立地、系统性地支持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或组织,因此,国际心肺移植学会(ISHLT)将不接受提交的和中国人体供体相关的器官移植的内容,以及提交的涉及来自中国人体供体的器官或组织的内容。”

麦塔斯说,“声明表明,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问题很严重。”

“声明的另一个意义是,它拒绝(认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关于其移植系统的宣传。

“声明发出了谴责(中共)掩盖和捏造(中共器官移植)叙述的含蓄信息;这个声明言之凿凿,不论(中共如何宣传),但该学会知道发生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的事实。”

麦塔斯亲自参与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

2006年7月6日,麦塔斯和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发布《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确认了活摘器官的指控。

麦塔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活摘人体器官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2016年6月22日,麦塔斯联合另两位作者:乔高和葛特曼,发布更新版的《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

三人表示,在过去的十五年中,在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一直以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打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这场迫害持续23年至今。据明慧网,仅2022年上半年不完全统计,新增90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陕西铜川市法轮功学员牛学东,2月26日在渭南监狱被迫害致死;辽宁省法轮功学员尹国志,5月12日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血型匹配是器官移植的必要条件。二十多年来,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被绑架、关押时,被异常抽血和提取DNA样本的情况也持续至今。如:2022年8月,山西朔州市朔城区北城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李翠荣,强制采集血样;6月14日,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河东派出所正所长,对法轮功学员陈艳秋强制扎手指采血样……

麦塔斯继续向大纪元表示,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的声明,有助于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这个声明为结束发生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问题提供了杠杆作用。”

“中国器官移植专业人士和所有领域的专业人士一样,看重他们的研究被国际社会接受,可以在国外做学术演讲,其研究在国外知名期刊杂志上得以发表的机会。这个举措,令他们付出代价……”

麦塔斯认为,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的声明,也向国际社会发出了清晰的信息。

“该声明是对其他人的沉默和不作声的态度的谴责,它也向那些正在接受中国器官移植研究、主持中国器官移植研究论文演讲会议、出版中国器官移植研究的中国以外的人传递一个信息——你们应该做些什么,否则,你们将变成(中国器官移植)滥用的共谋。”

麦塔斯表示,希望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的这个声明,推动各国、国际机构采取行动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希望这个信息浸透到其它器官移植学会、其它医学学会、政府、议会和国际组织,甚至中国的共产党政府。”

“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的声明会推动各国政府、议会和国际组织采取更多措施打击中共的移植滥用问题”,他说。

葛特曼:国际心肺移植学会“开了一枪”

独立新闻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李辰/大纪元)

就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的声明,中共活摘器官调查员、美国独立调查记者、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中国问题研究员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9月19日也向大纪元表示,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问题如果不予以制止,可能会像传染病一样,在世界传播和蔓延。

他说,“正如冷战期间苏联精神病院对持不同政见者的系统性酷刑威胁要腐蚀整个西方心理学领域一样,活摘政治和宗教囚犯的器官一直有可能成为全球传染病。例如,前ISIS国家和朝鲜似乎都利用割取(器官)来实现其政治和财务目标。”

他表示,西方器官移植机构在此问题上保持沉默,失去了道德准则。

“我必须承认,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在我看来,西方器官移植机构只是将其所有的道德信仰都交给中国共产党,而不发一枪。”

“然而,国际心肺移植学会刚刚开了一枪,这肯定会在世界各地听到。”葛特曼说。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2/9/20/n13829043.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