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器官移植再被国际抵制 专家:警示参与者

图为活摘器官示意图。(大纪元资料库)

近日,国际心肺移植学会(ISHLT)发出声明,禁止发表任何来自中国的器官移植研究论文。

分析认为,所谓器官移植,本质上是中共强摘异议群体器官,对其进行政治迫害,同时与无良医师相互勾结,形成罪恶的暴利产业。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看清中共虚假陈述,并向其开第一炮,同时警示参与者。

国际心肺移植学会全面禁中国器官移植论文

近日,国际心肺移植学会(ISHLT,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eart and Lung Transplantation)发声明(链接)说,“鉴于有大量证据表明,中国政府独立地、系统性地支持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或组织,因此,国际心肺移植学会(ISHLT)将不接受提交的和中国人体供体相关的器官移植内容,以及提交的涉及来自中国人体供体的器官或组织的内容。

“这项政策,包括其它国家是否系统地使用来自非自愿人类捐献者的器官或组织,应受此(政策)限制,并每年进行审查,以期获得独立的证据,证明这些做法已经停止。”

声明开篇就说,“胸部器官移植使用人类捐赠的重要器官,改善了严重心脏或肺部疾病患者的生命长度和质量。这既是一项医疗工作,也是一项社会工作,并受到伦理原则约束。

“这些原则包括自主权和对人的尊重,效用(包括有益和无害),以及公正(包括公平分配、健康公平和法律责任)。这些原则共同提供了一个总的框架,以应对胸腔器官移植中出现的复杂伦理问题。”

专家:看清虚假陈述 国际心肺组织敢对中共说“不” 了不起

对此,台大医师黄士维向大纪元表示,2005—2006年,外界发现中共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中共否认并不断掩盖,之后承认用死囚犯器官。2007—2008年后,很多医学学会倡议要抵制中共学术论文。

他说,“当时很多家(医学)杂志都抵制中国的器官移植论文。到2015年,中共不断地宣称已改善了,不再使用死囚器官等等。慢慢地有些杂志不再抵制,只要(中国专家)文档里面说明,器官全部合乎伦理,他们就相信了中共的措施。”

他解释说,“在医学论文里面有个原则——就是我们相信你的陈述,除非证明你的陈述是错的。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是相信一个医生、一个研究者自己的陈述。

“当时基于北京说,不再使用死囚器官,全部都是公民捐献,加上那些论文也是这样说明的,他们(医学杂志)就承认。”

黄士维表示,外界陆续发现,情况不是这样。包括心肺移植学会,之前英国的“人民法庭”判决,及教授们做的研究,显示中共所谓的陈述,及其医生的陈述——器官合乎伦理,事实上都是虚假陈述。

他说,“心肺移植学会又开了第一炮,尽管他们(中共以及医生)都这样陈述了,但我们不相信其陈述,这是一个重点。就是说中共必须可以证明是真的,而不是口头上说真的,就能被信任。”

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则向大纪元表示,这是整个国际社会对中共暴政本质认识更清晰的表现。

他说,“中共的所谓器官移植,本质上已不是一种医疗行为,它是一种政治迫害行为,对一些异见人士或者是异议群体采取强行摘除器官的方式,进行政治迫害。这才是在中国大陆所谓器官移植的本质。

“另一方面呢,器官移植已变成一种商业行为,不是医疗行为。中共官僚机构在运用这样的器官移植的机制,发横财。”

他表示,器官移植本来是造福于人类的医疗行为,中共暴政却与无良的医师相互勾结,把其变成谋求暴利的腐败产业。

人权律师赖建平则表示,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的声明,显然是一种震慑。中共不但侵犯活着的人的基本人权和自由,也对很多特定群体进行灭绝人性的活摘器官暴行,还不经死刑犯或家属同意,擅自偷盗器官,然后用这些活摘的或偷盗的器官进行移植。

他说,“虽然它发生在医学领域、发生在医疗单位,但幕后推手是那个巨大无比的政治权力,中共专制政权在滥用权力,进行伤天害理的、违背最基本的人伦底线的活摘和盗窃,甚至是抢劫器官这么一种恶行。”

他表示,国际心肺移植学会敢于站出来对中共暴行说“不”,是非常了不起的很勇敢行为。还有很多其它的器官移植机构,可能没有这样的道德勇气,睁一眼闭一个眼,本质上就是助纣为虐。

中共掩盖反人类罪行 国际社会以鸵鸟心态 装作不知

就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法轮功学员近20年来一直在揭露其罪恶,但却没有引起西方应有的足够重视。

对此,黄士维认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相当于二次大战期间,纳粹屠杀犹太人一样,这都是反人类暴行。

他说,“一个犯罪者会不断施展各种方式来掩盖罪行。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中共一直在用各种手段掩盖罪行。”

中共“这十几年来经济实力很强,很多国家、很多医学组织要跟它(中共)做生意、合作等等。他们为了继续跟中共合作,都像鸵鸟把头埋在土里,当做不知道,用漠视的态度面对暴行。一个就是冷漠的问题,一个是中共不断掩盖的问题。”

袁红冰表示,“川普主义”出现之前,整个国际社会对中共暴政都实行姑息养奸的绥靖政策。他们不敢揭示中共暴政的本质。“川普主义”出现后,国际社会才发现,21世纪最重大的问题,就是中共暴力对人类自由民主生活方式的致命威胁。

他说,“另外一个,为什么在欧美一些国家,对中共暴政的绥靖主义可以畅行无阻地执行了二三十年,根本原因之一就是,中共暴政的官僚体系在相当程度上和国际资本结成一个利益相互输送的魔鬼同盟。

“因此,他们也不愿意把这件事情公布于国际社会。我想这就是过去一段时间,中共暴政器官移植的本质没能被国际社会广泛认知的根本原因。”

赖建平表示,活摘器官罪行的盖子很难揭开,因为中共极权专制可以让任何恶行悄无声息,它可以严密掩盖各种伤天害理的犯罪事实。尤其是活摘器官,或直接窃取死刑犯器官。

他说,“(在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又没有信息自由。老百姓家人被活摘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又没有渠道向外界透露遭遇。因为你一透露,信息马上会被屏蔽,你会被抓起来、会被严密控制。(中共)官方的掩盖像一张巨大的网。”

真相须展现 国际社会须对中共施压

就中共活摘器官暴行,黄士维表示,人们需要不断掀开,不断地讲真相。让更多人知道、让中国人知道,中共对中国人做了什么。另外,国际社会应该持续施加压力,要求中共改变。

袁红冰则表示,中共暴政是根本不可能停止活摘器官的,腐败的官僚权力和器官移植,已经形成谋求暴利的商业行为了。

他说,“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它怎么可能停止?整个过去的几十年啊,靠着器官移植行为,中共暴政的相当一批权贵阶层都成为爆发户。”

他认为,今后随着国际社会的进一步觉醒,大家会对于中共邪恶本质有进一步深刻认知。那么中共暴政非法摘取人类器官所犯下的罪行,也会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出来。

赖建平认为,西方社会只能推定中共所有器官来源都是非法的,除非它建立一套公开透明的机制。比如说,每一个(器官移植)供体信息公开,时间、地点、死亡原因,本人亲自签署的声明,受理人、受理原因等。

他说,“不知道一年到底发生了多少起器官移植医疗案例,不知道器官怎么捐献出去的,不知道受体从哪里弄到这些器官,所有的都是糊涂账。所有的人都不公开、不透明的。对国际社会来说,只能推定这是邪恶的制度、邪恶的国家。”

他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全面加强对中共器官移植的控制,要上升到人权保护的高度对中共施压。

“参与医师将面临反人类罪 受审判”

大纪元记者致电上海中山医院的一位心脏移植专家,询问其对国际器官移植心肺学会的声明看法,数次致电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记者致电该院院长办公室,询问接电话的办公人员,如果使专业人员不能在海外专业期刊发表相关学术论文,是否会影响他们未来的职称评定时,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还不清楚。

那么,这个声明还会对参与器官移植的医生有何影响呢?

袁红冰表示,所有的参与到中共暴政体制内参与移植的人,犯下了反人类罪行,随着中共暴政的本质被国际社会认知,他们的罪行也一定会逐渐地被国际社会看清楚。

他说,“在中共暴政垮台之后,所有参与其中的医师,必将以反人类罪行的受到审判。”

他还说,“对中共暴政进行大审判的同时,这些参与到犯罪行为中的所谓专业人员,不能够逃脱他们的罪行。他们一定会受到审判。我想这就是他们现在应该对自己的前途有一个明确认知。”

黄士维认为,该声明对参与者有警示作用。他呼吁,参与过器官移植的医师要有勇气揭露真相。

他说,“他们生活在中国共产党工作环境下,很多人觉得很难(去对抗),不敢也好、不能也好、或自愿也好,成为它(中共)的一份子去参与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他们能够有勇气能够走出来,把中共的暴行露出来。”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2/9/19/n13828208.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