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获得供体移植 中国存在一个按需活摘器官的黑恶系统

「医生反活摘器官组织」创办人、执行主任托斯坦·特雷(Torsten Trey)医生在研讨会上发言。(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2022年中国兰州大学教师穆建刚被列入心源等待序列后,仅仅等待了4天,5月10日武汉协和医院就为他更换了一个健康的心脏。而在美国,这个等待时间通常要超过180天或更长,一般需2~3年。在中国为何能够快速得到移植需要的人体器官?这已备受国际质疑。

中国大陆多家媒体报导,兰州大学教师穆建刚今年4月8日突发心肌梗塞,紧急送医后接受了心脏支架手术,但不久病情恶化,于4月28日再次入院进行紧急人工膜肺(ECMO)植入术抢救。经诊断,穆建刚的心脏已大面积梗死,需移植健康的心脏。

5月6日,穆建刚被转往中国顶级的器官移植医院──武汉市协和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当天,他被正式列入等待心源序列,准备接受心脏移植手术。

而后在4天内,武汉市协和医院找到了匹配的心脏源,5月10日为穆建刚更换了一个健康的心脏。术后转入深切治疗部,病理指标正常。

 器官移植配型机率

穆建刚被列入等待心脏源序列,到完成心脏移植手术,仅仅用了4天,等待时间之短暂令海外医学界震惊。

正常情况下,同种异体大器官移植,配型比例很低。国际肾脏协会的数据显示,非亲属间白细胞组织兼容性抗原(HLA)配型比例为6.5%。也就是说,要为某个病人寻找配型合适的肾脏器官完成肾移植,不是在正常人群中找,而是必须找到15个刚死的人(血液断供6分钟内完成切取心肺),或者脑死亡供体(在当时就能提供器官的供体人),才有可能得到一个适合的器官。

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很多先进国家,例如在医疗发达、器官捐献系统更加完备的美国,都是病人等器官(即正向配型),这个等待时间一般长达2~3年,甚至很多病人到离世都没能等来接受心脏移植的机会。

美国的等待器官移植序列是透明的,从相关医疗网站即可查询,然而在中国却是不能公开的秘密;并且美国的器官来源都是符合严格的法律规定的,但在中国却有太多中共政府不敢承认的非法操作。

4天等来一颗适配的心脏源,不是幸运更不是巧合,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器官移植供体异常充沛。

2例新冠肺炎患者获取肺供体移植时间不到5天

2020年2月29日和3月1日党媒的高调宣传,南医大无锡市人民医院和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先后做的2例肺移植,2例双肺获取时间都不到5天。

据《北京青年报》报导,一名59岁男性新冠肺炎病例1月23日发病,2月7日气管插管,2月22日使用ECMO,2月24日转至无锡市传染病医院,决定肺移植,2月29日,南医大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团队,完成双肺移植手术。

隔天,3月1日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也完成第二例新冠肺炎病患肺移植(移植科主任韩威力),这例手术再次受到党媒的高调宣传。

这名女性患者1月31日确诊,2月2日因病情进辗转院至浙大一院抢救,2月3日和16日先后气管插管、使用ECMO。经8天后核酸检测病毒转阴才决定手术。也就是说,开始寻找供体的时间最早是1月24日,2月29日联系航空通道,3月1日拿到匹配的肺供体器官,并完成双肺移植手术。

这2例双肺获取时间都不到5天,从新冠肺炎确诊转院抢救、核酸检测病毒转阴决定肺移、寻找供肺、器官切取转运、移植前的系统检验、配型、术前准备等等,到接受双肺移植手术,仅仅用了不到5天的时间。

这只是受体病人移植手术所需的时间。另外,不可忽视的还有供体的寻找、筛选、组织配型等等,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此病例在不到5天时间完成了受体、供体器官双方面的准备,用正常捐献器官程序是不可能的。这就意味着器官是来自已知备存的供体,数据事先已检测就绪,手术的进行只决定于受体病人的选定(器官等病人)。

正常公民捐献是随机的,不可能有计划性。除非有相当巨大数量的特别在押人群随时可杀戮取器官,才有可能满足巨大数量的急诊移植和超短等待的器官获取。

所以,供肺获得时间超短,不太可能来自公民捐献,它涉嫌来自活人器官供体库

10天内为病人准备了4个适配心脏源

根据中国大陆媒体的报导,也是武汉市协和医院,曾在2020年6月为一个病人在10天内准备了4个适配心脏源,最终选择了一个33岁男子的强壮心脏。

2020年6月12日,女性病患孙玲玲 从日本回中国住进武汉市协和医院,准备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16日,第一个适配心脏源准备就绪,但移植医生评估后认为,这个心脏的冠状动脉健康情况不佳,于是决定放弃。

19日,得到第二个适配心脏源,而此时孙玲玲的身体出现异常,不适合进行心脏移植手术,第二个心脏源被放弃。

25日,孙玲玲身体状况转佳,武汉市协和医院同时获得两个适配心脏源,一个来自当地的女性供体;另一个来自几百公里以外的33岁男性供体。

医院最终选择了33岁男性供体的心脏,理由是:他更强壮。孙玲玲活下来了,她平均不到两天,就可以得到一个适合进行移植的心脏源,但每一个心脏源就对应着一个人的死去。

国际社会经过调查认定,中国存在由中共政府控制的庞大的活体器官库。

2021年4月4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一份调查报告,指控武汉市协和医院参与中共政府有组织地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罪行。

报告说,在中共活摘器官国家犯罪的大背景下,该院明显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等群体器官的犯罪。

国际组织“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执行主任特雷(Torsten Trey)医生曾对海外中文媒体表示,在中国公民孙玲玲心脏移植案例中,出现超短等待供体时间是空前的,应引起国际社会的警觉。

孙玲玲的经历超出了泰瑞的想像,他认为,中国存在一个按需活摘器官的系统。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及其他媒体资料综合编辑整理)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628787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