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器官是中共政策 多国媒体关注

活摘器官是中共政策 多国媒体关注
《鱿鱼游戏》中出现的强摘游戏淘汰者器官的情节,与当今发生在中国的广泛强摘器官情况有着惊人的相似,引发全球多家媒体纷纷报导。图为2006年4月19日,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演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4月5日,《美国移植杂志》(American Jounal of Transplantation)发表一篇新的研究报告《通过摘取器官执行死刑:中国(中共)违反死亡捐献者规则》(Execution by organ procurement: Breaching the dead donor rule in China)。

报告通过关键字筛选124,770份中国外科医生自己撰写的器官移植临床论文,找到了中共“活体摘除器官”的“直接证据”,证实了中共国家执法机构一直在与医院合作,系统地实施活体摘除器官。

根据报告内容,由于中国直到2014年才开始器官自愿捐赠制度,而截至2009年,中国自愿(非囚犯)器官捐赠者人数只有120或130人,仅占同期官方报告的12万例器官移植的0.3%左右。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2007年写道,所有器官移植的95%实际上来自囚犯(死囚和良心犯)。因此报告认为,活体摘除的供体可能就来自被大规模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新疆维吾尔人。

报告说,“死亡捐赠者规则”(DDR)是移植伦理的基础,包括两项核心原则:一是在捐赠者死亡并被正式宣布为死亡之前,不得开始器官摘取,二是器官摘取不得造成捐赠者的死亡。

报告作者判断是否脑死亡后摘除器官还是“活体摘除器官”的方法很简单。因为脑死亡的临床判定必须包括深昏迷、脑干反射消失和无自主呼吸三项指标。而无自主呼吸指的是必须依靠呼吸机维持通气。也就是说,在确诊脑死亡之前,一定是用呼吸机通过人工气道(气管插管)维持呼吸的。如果捐赠者是在被(虚假)宣布为脑死亡后才插管,就可以证明,在摘取手术前,供体是活体。

而报告作者却发现,1980年至2015年间,有71篇器官移植中文论文中,对摘取器官步骤的描述,却出现了先诊断脑死亡,然后气管插管的现象。

如在报告附录2中,有篇论文描述了2001年一例器官移植手术过程:“2供心切取配合2.1麻醉配合脑死亡后用麻醉机维持呼吸,巡回护士迅速建立静脉通道,同时协助麻醉医生气管内插管。2.2手术配合洗手护士提前30min洗手上,迅速摆好器械台将无菌冰块刨成冰屑。协助医生消毒皮肤及铺巾,备好氩气刀。”

还有篇论文描述了2004年一例手术:“脑死亡后立即气管插管,接简易呼吸囊上氧控制呼吸,迅速开胸,肝素化,分离心肺组织,断升主动脉后,从主动脉根部灌注冷晶体停搏液1,000ml。”

另有篇论文描述了2005年一例手术:“脑死亡后,气管插管机械通气,胸部正中切口,肝素化后切开心包游离大血管,肺动脉根部注入PGE1(保达新,德国许瓦兹大药厂生产)500μg后。”

因此报告得出结论:“鉴于捐赠者在器官获取前不可能是脑死亡,脑死亡的声明在医学上不可能是合理的。因此,在这些案例中,死亡一定是由获取器官的外科医生造成的。”

报告说,“由于这些器官捐献者只能是囚犯,我们的发现强烈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医生参与了通过摘取器官进行的处决。”

报告出来之后,各国媒体纷纷进行报导,并谴责中共对人类基本尊严的严重侵犯。(Wiley Online Library追查国际

以色列媒体:活摘是一项政策

以色列的主要报纸《国土报》(Haaretz)采访了报告作者之一、以色列著名心脏移植专家拉维医生(Dr. Jacob Lavee)。

拉维说,这71篇论文分布在35年的时间段里,分别来自15个省份、33个城市和56家不同医院。“这种分布,证明这(活体摘除器官)不是一个孤立或临时的问题,它必须成为一项政策。”

拉维说,写这些论文的医生可能从未想到,有一天会有人查看这些论文并搜索出有罪证的句子。“这些中国论文的句子并没有以英文发表,如果用英文写出来,没有一个西方医学杂志的编辑会准许它们发表。”

拉维说,在71篇论文中发现的“有罪证的句子”一次又一次地表明,器官“捐赠者”只是在手术开始后,才被气管插管维持呼吸,或面罩加压给氧,证明“捐赠者”此前一直在独立呼吸,没有插管通气,直到手术开始之前。

拉维曾有一个病人在中国接受心脏移植手术,整个过程只花了两个星期,拉维听到后感到震惊,从而对中国的器官移植话题产生了兴趣。

拉维指出,中国医院宣传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只有几周,而西方国家则是几个月或几年,中国人继续在互联网上用英语、俄语和阿拉伯语宣传、向移植游客出售器官,这些广告并没有说明器官的来源。

报告的另一作者、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研究学者、“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问题研究员罗伯森(Matthew Robertson)说:“这些数据证明,几十年来,中国(中共)的安全机构和医疗机构之间,一直存在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澳媒:活摘是系统的和普遍的

澳大利亚媒体9news报导,(中共)强制摘取政治犯和囚犯器官的可怕故事,已经流传了几十年。

现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刚刚发布的一项研究声称发现了一些证据,表明中国的外科医生正在处决死刑犯,在他们临床死亡之前就摘除他们的心脏。

罗伯森告诉9news:“我们对发现的证据感到震惊,不是因为它正在发生,而是这些证据是如此明显和清晰,我们实际上找到了我们正在寻找的东西。”

罗伯森表示,证据表明它(活摘)正在发生,而且是系统和普遍的(systematic and widespread)。而他们发现在每一个案例背后,可能还有很多很多的移植手术,外科医生充当了刽子手。

9news还报导,根据“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的说法,中国(中共)强制摘取器官的指控最早出现在2001年,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被认为是最大的受害者。

2015年,一部加拿大的纪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名《大卫战红魔》),调查了中国政治犯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被摘除了器官,但他们当时还活着。

“当我切开(尸体)时,血液仍在流动……这个人没有死。”一名医生在谈到他还是医学院学生时第一次活体摘取器官的经历时说,“我取了肝脏和两个肾脏。我花了30分钟。”

美媒:对人类基本尊严的严重侵犯

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采访了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Grossman School of Medicine)医学伦理部门负责人阿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

卡普兰表示:“这种可恶的行为是对医学伦理、人权和人类基本尊严的严重侵犯。政府、非政府组织、医疗服务提供者、科学期刊或公众,都不能接受为器官而杀人的做法。证据很明显,我希望必要的行动将随之而来。”

《新闻周刊》引用罗伯逊在声明中说的话:“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些囚犯最终是如何被送上手术台的,但我们可以加以推测,包括在囚犯被立即送往医院之前向其头部开一枪,或注射药物使囚犯瘫痪。我们发现医生成了代表国家的刽子手,而且处决的方法就是切除心脏。”

《新闻周刊》报导: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发展出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移植系统,主要是因为(中共)国家安全和司法系统提供了囚犯的器官,而中国(中共)司法处决的数量和移植的真实数量,依然是官方机密。

美国《内幕》杂志: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是不道德的

《内幕》(Insider)杂志报导说,世界医学协会(WMA)理事会主席弗兰克‧蒙哥马利(Frank Montgomery)表示,该协会“一直谴责,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是不道德的”,并补充说,他们的干预,帮助了中国(中共)在2015年取消摘取犯人器官的行为。

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对中国(中共)是否已经停止这种做法似乎也持怀疑态度。

她表示,“中国(中共)当局在器官移植方面有一个可疑的说法的历史。他们说他们从被处决的犯人身上提取器官,还坚持说犯人是同意的,尽管有相反的证据。”

“(中共)当局还声称,他们已经结束了使用死刑犯器官的做法,但缺乏这方面的证据。中国(中共)政府的器官捐献登记处也缺乏透明度,而且数据也有出入。”

英媒:囚犯在脑死亡前就被摘除了心脏

英国《天空新闻》(skynews)报导说,在71篇论文描述的案例中,囚犯在接受手术时仍然活着。

罗伯森说,“在这些案例中,心脏切除一定是捐赠者死亡的直接原因。”“由于这些器官捐献者可能只是囚犯,我们的发现强烈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医生参与了通过切除器官进行的处决。”

《天空新闻》还写道,这些手术发生在死囚和良心犯身上,这些人因为他们的身份或他们的信仰而被监禁。

人权活动家认为,这些证据“讲述了中国(中共)谋杀和残害的可怕故事”,从中国传出的故事“几乎可怕得令人难以置信”。

印度媒体:中国医生通过摘除囚犯的心脏来处决他们

印度新闻网站The Wire报导,《美国移植杂志》的研究表明,中国医生已经成为处决死刑犯和“良心犯”(因种族、宗教或政治观点而被监禁的人)的同谋。

The Wire写道,所有囚犯捐赠者的身份也不可得知,但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等被认为是器官的来源。

The Wire还提到,(英国的)中国法庭是一个独立的律师团,在2019年发现,中共正在谋杀法轮功精神修炼团体的成员,并摘取他们的器官进行移植,明确的证据已经表明,强行摘取器官的行为至少发生了20年之久。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2/4/10/n13708476.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