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移植杂志》论文- 中国医生活摘器官杀人

《美国移植杂志》四月四日刊登由澳洲国立大学中国研究博士生罗伯逊(Matthew P.Robertson)与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医学院教授拉维(Jacob Lavee)联名发表的论文。论文指出,证据显示中国有包括“良心犯”在内的被关押者,在脑死之前遭活摘心脏。

据《国家评论》四月四日刊登的文章说,根据可靠的指控,中共一再杀害法轮功学员和其他政治犯以获取他们的器官。

文章说,刚刚发表在《美国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的一篇论文提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案例,即中国医生不仅从被处决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而且摘取器官通常是处决的手段。

首先,摘器官杀人违反了“死亡捐赠者规则”。医学伦理的核心价值是以“不伤害”为原则。这一原则引发了两项广泛的专业医疗禁令:禁止从活体捐赠者身上摘取重要的器官,以及禁止医生参与处决。

但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器官捐献都来自被关押者,令人担心摘取器官的外科医生也是刽子手。为了辨别这种可恶的做法是否在中国发生,罗伯逊和拉维自12万4770篇发表于器官移植学术出版品的中文论文,抽样选出2838篇,然后利用电脑分析其中的数据。

结果发现,有71篇论文未能指出心脏捐赠者的脑死情况。罗伯逊和拉维相信,这些脑死情况不明的器官捐赠者,是在被摘取心脏的过程中致死。

另外,在中国等待器官的时间很短。在医学文献中,按绝对移植量衡量,中国被认为是世界第二大移植国家,仅次于美国。然而,人权研究人员表示,中国进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

中国的医院仍在宣传移植等待时间仅为几周,而美国的等待时间以月和年为单位。中国医院继续通过英文、俄文和阿拉伯文网站宣传器官移植旅游。

文章说,无论情况如何,医生通过摘取器官来杀人是完全错误的。

据英国《镜报》(The Mirror)四月五日刊登的文章说,中共从被关押者身上活摘器官。在中国,从被处决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是合法的,但人权组织越来越担心这个集权国家一直在从活着的被关押者身上摘取器官。

根据澳大利亚的一项最新研究,中国被怀疑从活着的被关押者身上摘取器官。

据澳大利亚新闻网报道,尽管中国注册捐赠器官的人数相对较少,但中国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是世界上最短的。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马修·罗伯逊的最新研究发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或是维吾尔族人很可能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就被摘取了器官。

中央社报道,据澳洲国立大学四月五日发布的新闻稿,罗伯逊和拉维认为,死囚遭活摘心脏的做法,形同将手术室当做刑场。

罗伯逊认为,执行有关摘取心脏手术的医师,已变成代替国家执行死刑的人员。

罗伯逊相信,替死刑犯摘取心脏的医师和医院有可能获取丰厚利润。

拉维指出,他和罗伯逊的研究所揭露的,有多名中国医师积极参与活摘死囚器官的过程。

拉维表示,他自己身为一名医师,而且他的父亲是二战期间犹太人遭大屠杀的幸存者,他无法理解为何会有医师同业愿意与专制政权同流合污。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报道,罗伯逊提到,他和拉维所发现的死囚遭活摘心脏案例,一共涉及56家中国医院,以及超过300名医护人员参与其中。

另据美国新闻网站Axios.com报道,拉维教授二零零五年首次得知中国从被关押者身上获取器官,当时他在以色列的一名患者提前两周飞往中国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我说,谁能保证在一个确定的日子给你一颗心脏?有人得在那个确切的日子死去。”拉维回忆道。患者随后前往中国,“在两周前被许诺的那个确切的日子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

这段经历震惊了拉维,他随后与以色列立法者合作,帮助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以色列保险公司承担不符合国际移植道德标准的移植手术费用。

(转自明慧网)原文网址為: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6/%E3%80%8A%E7%BE%8E%E5%9B%BD%E7%A7%BB%E6%A4%8D%E6%9D%82%E5%BF%97%E3%80%8B%E8%AE%BA%E6%96%87%E4%B8%AD%E5%9B%BD%E5%8C%BB%E7%94%9F%E6%B4%BB%E6%91%98%E5%99%A8%E5%AE%98%E6%9D%80%E4%BA%BA-440969.html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