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该禁止“器官移植旅行”了

【名家专栏】该禁止“器官移植旅行”了
2015年4月25日,约2,000人在纽约法拉盛游行,呼吁停止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Benjamin Chasteen/大纪元)

人体器官移植的黑市交易,是一项当今世上最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可是,问题在于:即便许多人谴责器官贩运,却仍对此无能为力。

直到最近,加拿大参议院委员会才通过S-204法案,将出国购买器官进行移植的行为判定为重罪。具体而言,该法案将对以下的犯罪行为进行惩罚:

任何人获取器官移植到他们的体内,或是另一个人的体内,系知情被摘除器官的人并未给与同意;
任何人未经同意,迫使另一个人体内的器官被摘除;
任何人获取或参与获取另一个人体内的器官,系知道有其目的性者,例如,贩卖器官。

从现况的改变来看,确实令人耳目一新。尽管反对者多年来持续进行倡导,但器官“移植旅行者”对参与黑市交易几乎无所顾忌。尤其是对生活在开发中贫困世界的人民来说,事实并非如此。比如在土耳其、秘鲁、孟加拉和世界上其它贫穷国家,这些极度贫困地方的绝望人们,仍会被花言巧语的器官中介商和他们所处严峻的生活环境所说服,将肾脏卖给那些希望避免等待道德上合法手术清单的买家。

有时候,这些血腥契约会带来致命的后果。如同彭博社的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在2011年的报导中说:“路易斯‧皮卡多(Luis Picado)的母亲记得儿子以为自己中了彩劵的那一天……一位美国男子答应要给这位23岁高中辍学的建筑工人皮卡多,一份在纽约的工作和一间公寓,条件是如果他可以捐出一个肾脏,……三周后,也就是2009年5月,皮卡多在马那瓜军事医院 (Managua’s Military Hospital))接受手术。根据医疗记录,在摘除肾脏手术时因医生割断动脉造成内部出血……,虽然医生试图抢救皮卡多,但他最终仍因流血过多致死。

器官贩运者遍布世界各地。正如《先驱太阳报》(the Herald Sun)所描述,2011年,孟加拉政府在一个特别贫穷的村庄里,破获了一个肾脏贩运集团。当中有200名受害者,每人均以低价约1,900美元卖出一颗肾脏。

实际上,器官移植旅行已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所以巴基斯坦禁止所有器官买卖和活体器官捐赠(但不限至亲成员)。出于同样的理由,菲律宾也禁止非公民者在国内进行合法的肾脏移植手术。

虽然情况已经很糟糕,但是中共国的屠杀却是更胜一筹。良心犯被处决杀害并摘取器官,贩卖到器官黑市。人权运动家,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花费了数年时间,追踪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和其他良心犯的器官屠杀故事。

他们两人于2006年发布了一份详尽且令人不寒而栗的报告,并于2016年再次进行更新。报告称法轮功学员被系统性地关押、施以器官组织配对,并被掠取器官惨遭杀害。

摘录自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著作《血腥活摘—屠杀》(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逃离中国后证实,他们在全国各地的强迫劳动营中进行系统的血液检查和器官检查。这绝不是以健康为由,因为他们经常遭受酷刑折磨,实际上是为了进行器官移植和建置活体“捐赠者”资料库所采取的必要措施。在少数情况下,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能够在他们死后和火化前,看到被肢解后的至亲尸体,但体内器官早已被摘除。”

中共一再否认这些指控,同时又承诺进行改革。但指控依旧不曾间断。

2017年,期刊《BMC医学伦理》(BMC Medical Ethics)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在中国,从死刑犯那里购买器官的不道德行为,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而且,这种做法与大规模滥用和严重侵犯人权有关。”

这是令人震惊且无法忍受的。该如何促使其停止呢?如果世界各地的政府都能够效法加拿大的做法,那么最终可能会实现。

德州参议院刚刚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美国通过一项法律,“禁止美国医疗和制药公司,与任何和强迫摘取器官有关的中国同业进行合作”。

更具体的建议也被提出。它们包括:

国家立法禁止公民在任何国家接受非法器官,如同加拿大一样;
禁止报销在全球任何地方进行或涉及非法的移植;
拒绝曾经以任何身份、在任何国家,非法购买器官的个人的入境签证。

部分呈现的问题是,我们绝大多数人,对远在半个地球以外的贫困人口的痛苦,漠不关心。当中有些人甚至庆贺这种掠夺剥削。以2009年丹尼尔‧阿萨‧罗斯(Daniel Asa Rose)撰写的《拉里的肾脏》(Larry’s Kidney)一书为例,作者讲述在中国为堂兄拉里购买肾脏的故事。经过一连串的不幸和麻烦,拉里终于获得一个新的器官输血过滤器。哦!真替拉里高兴!但这对于器官的原始拥有者来说,肯定不是一件快乐的事。

但法律能做的实在有限。最终,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反对这种血腥的掠夺。举例,如果我们得知一个患病的朋友或亲人正在考虑进入器官黑市,我们应当允诺他们身处困境时,会支持并爱护他们,但也要让他们知道,如果他们采取不道德的捷径,彼此可能疏远及不相往来。

更重要的是,假使是我们自己面临这样的健康危机,我们应该努力寻求勇气和正直,等待一个符合道德的器官捐赠。毕竟,有些事,其实比死亡更糟。如果世界上存在公理,或是业力,那么器官移植旅行,正是在造下一项罪行重大的人权犯罪。

原文Time to Outlaw “Transplant Tour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韦斯利‧史密斯(Wesley J. Smith)是获奖作家,也是美国探索协会人类中心论研究中心(the 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