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多名国会议员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吁日本推动解决

近日,在日本国会参议院议员会馆内举行了人权组织“SMG联盟”成立3周年纪念集会,会上多名日本国会议员谴责中共活摘人体器官。(图:大纪元)
近日,在日本国会参议院议员会馆内举行了人权组织“SMG联盟”成立3周年纪念集会,会上多名日本国会议员谴责中共活摘人体器官。(图:大纪元)

3月30日,在日本国会参议院议员会馆内举行了人权组织“SMG联盟”成立3周年纪念集会,会上多名日本国会议员谴责中共活摘人体器官

“SMG联盟”代表加濑英明在会上致辞中提到,中共政权将器官移植当作国家的收益事业。他质问,很多国家都禁止国民到国外进行器官移植,但日本为什么没有被禁止呢?加濑英明接着谈及中共政权的扩张政策,他说,现在是在新疆维吾尔、香港发生的人权侵害,“明日就会在台湾发生,后天则轮到日本”,必须好好地考虑,“今天在维吾尔自治区发生的事情,明天可能在日本发生”。

山田宏议员:“中共政权不倒,世界就不会和平”

登台发言的山田宏参议院议员罗列了维吾尔、南蒙古、西藏和香港等受中共人权压制的地方,说“如果这个恐怖的极权主义政党不倒,世界就不会和平”。他表示,“在新冠肺炎的灾难中,全世界都清楚地了解到中共政权是什么。现在正是需要国会超党派携手解决活摘器官问题的时候,要把它作为重要的问题来对待。”

多年对中国人权问题发表意见的山田议员两年前在参议院外交防卫委员会上提出了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问题。他说,日本外务省对此问题的认识很肤浅,还得敦促他们就他提出的活摘器官问题进行调查。

山田议员还表明,当时的安倍首相访华时,直接向习近平提出了维吾尔人权问题,那是安倍晋三自己判断提出的,不是外务省准备的议题。

山田表示,国会中超党派议员准备在国会上就中共非人道对人权镇压作出决议,大多数政党都表示赞同,但某政党却进行抵抗。

日本国会参议院议员山田宏说“如果这个恐怖的极权主义政党不倒,世界就不会和平”。(图:大纪元)
日本国会参议院议员山田宏说“如果这个恐怖的极权主义政党不倒,世界就不会和平”。(图:大纪元)

根据大纪元的确认,反对在国会上做决议的政党是公明党。在3月30日召开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干部的联合执政党定期会谈上,公明党提出,“避免在首相访美前的紧急的日程上,推进国会决议”,自民党方面接受了这个提议。

原田义昭众议院议员强调说,中共活摘脏器的问题,“就是自己被打得满身疮痍,也必须处理的问题”。他说,美国和欧洲都敢面对此问题,日本不应该落下,要与国际一起,协调解决中国人权问题。

日本众议院议员原田义昭强调说,中共活摘脏器的问题,“必须要处理”。(金丸/大纪元)
日本众议院议员原田义昭强调说,中共活摘脏器的问题,“必须要处理”。(图:大纪元)

 笠浩史众议院议员表示,不仅是政府,国会议员也应该向国际社会发出不允许中共进行人权侵害的声音,并表示,将继续努力推动以超党派通过的谴责中共的国会决议。

日本众议院议员笠浩史表示,将继续努力推动以超党派通过的谴责中共的国会决议。(金丸/大纪
日本众议院议员笠浩史表示,将继续努力推动以超党派通过的谴责中共的国会决议。(图大纪元

移植旅行  滨松医科大学教授呼吁确保透明度

在会议上,滨松医科大学医学院医学法律教授大矶义一郎(Yoshiichiro Oiso)先生发表了主题演讲。引用WHO的规定,说明器官移植商业化是对人类的犯罪。他说,不幸的是,日本涉及了很可能是非法的器官移植旅行。他呼吁有必要对器官移植旅行实行透明的登记制度,明确中介海外器官移植旅行的定义。

2015年,该大学医院拒绝对出国做肾移植的患者进行诊断,理由是手术没有通过常规途径。患者和介绍旅行的NPO法人起诉了医院。2020年5月,最高法院作出裁定,“医院作为国际移植学会的会员,遵守‘必须禁止器官交易和器官移植旅游的伊斯坦布尔宣言’,并且基于不参与、不助长商业移植的方针来看,医院拒绝医疗的判断是合法的。”驳回了患者的申诉。

大矶教授接受大纪元的采访时说,“要惩罚去做器官移植旅行的重病患者,从人道上来讲是很困难的。但是,涉及被怀疑有犯罪行为的器官移植旅行,作为一个人来讲,其本质是应受到质疑的。”此外,他说,器官移植旅行问题,是医学界唯恐躲之不及的问题,“SMG联盟”敢于聚焦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存在”,他表示支持这一活动。

3月30日SMG联盟总会上,滨松医科大学医学院医学法律教授大矶义一郎发表了主题演讲。(清云/大纪元)
3月30日SMG联盟总会上,滨松医科大学医学院医学法律教授大矶义一郎发表了主题演讲。(图:大纪元)

 在集会上,放映了对中国器官移植问题进行长达10年以上调查的美国NGO“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TOIFG)所做的影片。影片中,有对中国某医院进行实际的电话调查,中国某移植医院的医生说:“(捐赠人)有三十岁、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透露了可以对捐赠人进行选择的真实情况。

“SMG联盟”在迎来成立3周年之际,收到了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出生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原外科医师安华托帝、医师组成的伦理组织“医师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执行主任托斯顿‧泰瑞博士和美国纽约律师朱婉琪的录像。

维吾尔人失踪 涉嫌被剥夺器官

“SMG联盟”全国地方议员协会负责人、逗子市议员丸山治章就该协会的活动做了报告。到目前为止,加入该会的地方议员有116人,以中国器官移植问题为主的意见书在各地87议会中得以通过,并提交给日本政府。同时还向法务省、外务省、厚生劳动省提交了参与活摘器官的医生名单。并向各省推动了停止相关人员的入境等措施和对问题认知等。

逗子市议员丸山治章说,以中国器官移植问题为主的意见书在日本各地的87议会中得以通过。(清云/大纪元)
逗子市议员丸山治章说,以中国器官移植问题为主的意见书在日本各地的87议会中得以通过。(图:大纪元)

NPO法人日本维吾尔协会也出席了此次会议,副会长列出了有关维吾尔器官狩猎的可疑案件。据悉,维吾尔人被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收容设施转移到了中国各地,但转移到有中国人民解放军运营的大型医院的地区后,很多人陆续下落不明。对于来自需要器官移植的中东穆斯林地区的富人来说,维吾尔人的器官被认为是来自同一宗教的信徒的“清真器官”。而且还列举了维吾尔族儿童失踪的事实。

日本维吾尔协会的理事Gulistan Eziz表示,中共已经把摘取人体器官的对象进一步扩大,人人都有被摘取器官的危险,所以人们要有危机感。“当孩子失踪了,被拐走了,或者是被摘取器官后弃尸荒野,到那个时候再想办法就太迟了。中共是很残酷的,这一点我希望大家能认识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发声,我们维族人也没有发声。而中共又开始迫害藏人、维族人、香港人,继而把魔爪伸向了世界。”

Gulistan Eziz还说,有些人会以没有充分的证据为理由,拒绝承认中共的迫害,可是中共开发了“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这就是罪证。“中共为什么不开发救人的装置,而是开发让人脑死亡的装置呢?而且申请专利的还是警察高官。如果日本人不敢去接触这些问题的话,下一步日本就危险了。”

野村旗守:法轮功被迫害、被活摘器官“是最大的、最残忍的问题”

“SMG联盟”秘书长、本身是记者的野村旗守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现在公众舆论发生了重大变化。“活摘器官问题、法轮功问题,都是媒体极力回避的问题。活摘器官问题对中共来说,是最不愿意被触及的。”“现在世界对香港、西藏、维吾尔、蒙古的事情开始作出反应,所以,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说,“(法轮功被迫害和被活摘器官)是最大的、最残忍的问题,这个事情,一定要让世界,特别是要让日本人知道。”

对要求成立“马格尼茨基法”的事,野村说“世界行动后,日本才开始动起来,而且行动缓慢,真的很令人可耻”,“在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没有采用马格尼茨基法。真的希望日本尽快通过法案,不至于成为一个人权落后的国家。本来,日本必须在这方面带头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