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活摘器官 这笔账总是要算的

王友群:中共活摘器官 这笔账总是要算的
图为2013年8月25日台北顶好广场举办“揭露与制止中共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活动的现场。(唐宾/大纪元)

3月5日,习近平参加内蒙古人大代表团审议时,谈到一些内蒙官员拿国家资源行贿受贿、搞权钱交易时说:“这个帐总是要算的”。

习说完这句话,现场鸦雀无声。为什么?因为在场的人大代表中,可能就有这样的官员,而习所说的“算账”,可能意味抓捕、审查、判刑、坐牢,甚至杀头。

这里,我要说的是,对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令天地为之震怒、令人神为之共愤的暴行,这笔账也是要算的。

自从2006年3月沈阳女护士安妮在美国首次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以来,海外人权律师、专家学者、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中共强摘器官研究中心、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以下简称“追查国际”)、英国“独立人民法庭”等,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大量独立调查。

2016年1月7日,经过十年调查,“追查国际”发布《对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家犯罪的调查报告》。

报告认为:“所有证据建立在我们长期持续的大量调查工作基础上,包括对5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等上万通电话调查,采集到两千多个电话录音证据。对全国891家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的追踪调查,以及对9519名移植执业医生的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道、医生论文、医院网站备份和数据库资料的多轮搜索和分析,获取了上万条资料证据。公开发表了90个调查录音证据,1628个资料证据。”

报告得出的结论是:“1999年以来,以原中共党魁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犯罪集团操控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党、政、军、武警、司法系统和医疗机构,在全国范围内用活摘器官做移植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一场群体灭绝性大屠杀。”(1)

相关报道和其它调查从不同角度证明了“追查国际”调查结论的正确性。

据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中国著名肝移植专家何晓顺透露,2000年是中国器官供体从短缺走向爆炸性增长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2)

1999年7月20日,中共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第二年,2000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猛增。从时间上说,与中共迫害法轮功一致。

2013年11月5日,香港《凤凰周刊》发表长篇报导《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文章写道:“过去十年,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高效得不可思议的移植手术屡见报端”。在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器官几乎随叫随到,无须等候,快速配对,“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文章指出:“在中国无法获得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中国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的妇女儿童,都可能是这个地下组织盗卖器官的目标。”

文章特别提到,广东省器官移植中心的陈规划,在当院长后,依然每周做四五台肝移植手术。仅2005年,就完成246例,累计达到1000例。“这样算来,陈规划几乎每天上班都要处置一名‘死刑犯’,而这名‘死刑犯’的器官类型刚好跟陈规划当天病人需要的组织匹配,天下哪有这样巧的事天天发生呢?”

2005年1月26日,上海《解放日报》报导,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强对记者说:“对肝移植我是着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一天不到病房看病人,心里就会不踏实;每周至少做2~5台肝移植”。(3)

夏强被“追查国际”列入涉嫌活摘器官责任人之一。追查通告写道:夏强“2001年1月至2003年9月,参与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实施138例快速肝肾联合切取,行肝移植131例;行肾移植274例。自2004年至2007年,参与实施530例肝移植。2006年10月至2010年12月,参与实施儿童活体肝移植44例。2007年1月至2008年12月,参与实施105例肝移植。2009年5月至2011年11月,参与实施141例活体肝移植。2011年1月至2012年12月,参与实施肝移植86例。”(4)

2016年6月22日,加拿大人权律师David Matas、前亚太国务卿David Kilgour以及独立调查记者Ethan Gutmman,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联合发布一份超过680页的中共强摘器官调查报告。3位作者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10万例,2000年至2016年,可能高达150万例;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可能是法轮功学员。(5)

2017年12月6日,韩国调查纪录片《杀了才能活》,被上传到youtube上。该纪录片说,韩国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约32,000人。2000年以来,约两万名韩国人到中国做器官移植。中国医院的标价是:肝移植3亿韩元(约合200万元人民币),肾移植2亿韩元(约合134万元人民币)。韩国人经常光顾的医院有8家,其中一家医院每年约1,000名韩国患者光顾。

纪录片中,医院的人对调查人员说:“器官供体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当然我也不知道这个别的地方是哪儿。从摘除器官到过来大概两个小时,应该是坐救护车拿过来的吧。”这些器官来自哪里?调查人员的结论是,可能来自良心犯。

2021年2月24日,国际终止中国滥用移植联盟、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等117个机构联合举办中共活摘器官研讨会,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欧盟、澳大利亚等25个国家的专家、议员、官员及有关机构的代表与会。

主持英国“独立人民法庭”审判的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说:他的团队在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议题前,“像一张白纸”,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对受害人并不抱有特别的同情,他们也不是活动人士,他们所做的只是“处理呈现给他们的证据”,“以判决的形式为一个问题给出答案”。

该法庭2018年12月8日至10日,2019年4月6日至7日,举行了共计5天的公开听证会,对五十多名证人、专家、调查员和分析员进行了调查、取证、询问,法庭以多种形式审议了证据。

2019年6月17日,该法庭作出判决:中共反人类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规模存在多年,并仍在进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尼斯爵士说,法庭做出的判决是客观中立的,“过去两年半来,从未有任何人从细节上,对这个判决提出质疑和挑战”。(6)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欠下累累血债,这笔巨债是一定要清算的。

国际上清算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正义力量,一直在展开积极、坚实、有力的行动,已经形成了至少八份独立调查报告,已经做好了随时将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押上审判台的准备。

我坚信: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找中共算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帐,这一天不久将会到来。

注释:

(1)追查国际历时十年的调查报告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64353

(2)2010年3月26日《南方周末》的报导《器官捐献迷宫》

(3)2005年1月26日《解放日报》的文章《乾坤挪移九小时》

(4)追查国际关于夏强的追查通告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98257

(5)2016年6月23日大纪元《最新报告:中共强摘器官数量惊人》

(6)2021年2月25日大纪元《117个机构联合会议 吁对中共活摘器官追责》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3/7/n12795468.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