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为何要争器官移植第一?

王赫:中共为何要争器官移植第一?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臧运金2月26日凌晨去世。(网路截图)

2月26日凌晨,57岁的肝移植专家、青岛大学医疗集团副院长臧运金突然“辞世”,死因“不方便透露”,颇有蹊跷。

更蹊跷的是,此类事件这些年不断。例如:2007年5月4日,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肾移植专家李保春,从医院肾移植大楼12层跳下身亡,44岁;2010年3月1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原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黎磊石,从自家14层高楼跳楼身亡,84岁;2013年10月13日,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肝脏移植主任姜旭生,在家中割颈、剖腹自杀,50岁。本文最后会对这些蹊跷给予解读。

与上述蹊跷形成诡异对比的,则是中共要争器官移植世界第一的机心。这个机心的代言人和执行者,就是当过卫生部副部长、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的黄洁夫,年过70的他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2018年,黄洁夫就对央视说,“中国器官移植很快就会引领世界”。2020年11月20日,2020器官移植科学论坛(TSS)会后,黄洁夫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称:中共器官移植“仍不能满足社会经济发展需求”,希望到2023年,中国能成为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国。黄规划的第一大国目标,包括器官移植增加到一年五万例(美国现为三万多例),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达到300家(目前是173家),器官捐献协调员达到5000人,等等。

这看似又一个光鲜的“中共梦”。那么,中共争器官移植第一底气何来呢?至少有二。

第一,中共宣称:大陆器官捐献与移植数量稳居世界第二位;目前国际上已开展的器官移植大陆均已开展,自体肝移植技术、无缺血器官移植技术、儿童肝脏移植技术等部分器官移植技术实现突破、国际领跑;创造了器官捐献与移植的“中国经验”。即使2020年疫情肆虐,但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王贺胜称,截至11月底,大陆器官移植手术量仍高达16,307例。

第二,欺骗利诱国际器官移植业界。因为对中国移植器官来源合法性的强烈质疑,从2006年起一直到2015年前,国际上一直有令中共尴尬的“三不”政策:不承认中国临床移植成果,不允许中国医生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临床器官移植文章,不同意中国移植专家加入国际移植组织。当然,中国的移植医生也有参加国际会议,可是都像老鼠一样,听一下会然后悄悄走了。但在中共的精心运作下,中共屡屡欺骗利诱国际社会。这有4个标志事例。

其一,2016年8月,全球器官移植领域规模最大、最权威的学术会议——两年一度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首次在中国(香港)举办,大会首日还举办了中国专场论坛,这被认为是中共第一次向国际器官移植界发声。

其二,2016年10月,中共召开“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这是首次在大陆举办的国际器官捐献与移植领域会议。时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来自香港的陈冯富珍发表视频讲话,“高度赞扬中国在器官捐献和移植领域的进展”。

其三,2017年2月,黄洁夫率团出席梵蒂冈教宗科学院主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2018年中共专家又参加了梵蒂冈教宗科学院举办的全球践行伦理峰会(这是国际顶级专家参与的专业伦理学术会议,旨在探讨包括全球器官贩卖等侵犯人身安全犯罪的现状和趋势)。

其四,2018年在西班牙马德里举办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中共派出150多位专家参会并发言交流;会议期间,源于中共在2017年世界卫生大会的倡议,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宣告成立,黄洁夫被推举担任委员会名誉主席,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负责人黄海波担任委员,中共与美国在该委员会中均有两名委员。黄洁夫对央视称,“这次等于中国正式地登上世界移植的舞台。”

两个弥天大谎

中共之所以能够打破国际抵制,其炮制的两个弥天大谎起了巨大作用。

第一个谎言是关于死囚器官问题。中国历来器官捐赠极少。虽然,1984年中共最高法、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民政部等联合颁布《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允许移植可以使用死囚器官;但是,中共当局长期矢口否认。

而自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数量剧增,死囚器官远远供不应求,例如,从2000~2002年和2008年的数据来看,死刑犯提供的器官大概在6000~6500例上下;而在在2003~2006年间,器官移植数量大幅度上升,每年有1万2000到2万例(注1)。那么,中共应该另辟有稳定的、大规模的、随时可以提供的、优质的器官来源渠道,但中共对此却讳莫如深——直至2006年海外《大纪元时报》曝光中国存在一个秘密的庞大的活人人体器官供应库,这个问题才进入了世人的视野。

这个曝光可要了中共的命,成了中共的死穴。自然,中共百般抵赖,仅此却根本不够;为转移视线,中共终于承认使用死囚器官,并力图用死囚器官来掩盖活体器官供应库的存在。中共借黄洁夫之口宣布,从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

第二个谎言是中国公民自愿器官捐献问题。中国人器官捐献率极低,例如,从1977年底到2009年底,30年的时间内,大陆仅有130位公民去世后捐献器官;又如,2009年中国设立全国器官捐赠系统之后,到2013年每年仍只有数百人自愿捐赠自己的器官。而自中共宣布2015年起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后,捐献率居然大升。

据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发布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报告(2019)》显示,自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中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累计完成24,112例。2019年中国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5,818例,器官移植手术19,454例。每百万人口器官捐献率从2015年的2.01上升至2019年的4.16。

这些数据匪夷所思,各界质疑。2019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中共官方公布的历年器官捐赠数字,是依照某个函数方程量身定制的数据,不太可能在现实中真实发生。美国公共卫生专家胡宗义博士对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报告进行了研究,认为该报告对数据的质疑非常合理:“报告显示出(中国器官捐赠数据)有两个问题,一个是那个数据太‘干净’了,就像是根据某个确定值算出来的,这在统计学上不太可能;第二个是器官捐赠和移植手术不能吻合”。

中共活摘器官: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既然,死囚器官和中国公民自愿器官捐献两个问题,中共都是编造数据;那么,现今中国每年数量巨大的器官移植手术,器官何来?

事实上,自从2006年《大纪元时报》曝光“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器官后,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系统的诸多疑问一直困扰着国际社会:

1. 确有法轮功学员为主体,同时有藏族、维吾尔族和基督徒以及其他中国人被中共以活摘器官做移植的方式杀害了吗?

2. 活摘器官的实际规模究竟有多大?

3. 活摘器官是江泽民亲自下令的吗?

4. 活摘器官是个别医院与军警司法勾结所为,还是系统性的国家犯罪?

2003年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IPFG,简称“追查国际”),经过十多年来持续系统追查,得出如下结论(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124628):

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下令中共主导的国家犯罪。

二、活人器官供体库最初的主体来源涉嫌是数百万被非法抓捕的上访法轮功学员。

三、1999年后中国器官移植业爆炸性增长。

四、大量证据揭示中国存在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

五、2006年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没停反增,两次出现了大量的突击移植。

六、用死囚器官和2015年后只用捐献器官是不同时期不同的骗局。

七、大量资料分析得出: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虐杀。

八、法轮功学员还被用以人体实验、塑化制成人体标本等。

简言之,这是国家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这个追查结论,受到众多国际独立研究者的认可;尤其,与权威的英国“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China Tribunal)的判决相呼应。

“独立人民法庭”是全世界首个针对“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进行听证的民间法庭。由“终止中共器官移植滥用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简写为ETAC)倡议,于2018年10月16日在伦敦成立的。该法庭主要调查在中国发生的“强摘器官”(forced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过程中,国家或国家批准的机构、组织或个人是否刑事犯罪、罪责是什么、罪责由谁承担。

以英国御用大律师(Queen’s Counsel)、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检察官(Geoffrey Nice QC)尼斯爵士担任主席的“独立人民法庭”分别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4月两次举行了共计5天的公开听证会,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举行终审判决,裁定“中共犯下反人类罪行”,其中包括:“谋杀罪、群体灭绝罪”。法庭指出,“中共强迫器官摘取”已经在中国大规模地进行了多年,并且法轮功学员一直是器官供应的主要来源之一。英国广播公司(BBC)、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法广)、英国《卫报》(Guardian)等西方主流媒体进行了现场报导。

2020年3月1日,“独立人民法庭”首次发布了长达160页的“全文判决报告”,同时附加了300页的证人证词和陈述,并指出所有提交到独立人民法庭的电话证据,包括在报告中提及的电话证据均已被“独立调查人员身份确认,以保证内容和来源的可信度”。

其中包含令人震惊的新证据,表明中共在持续实施一项由国家执行的“活摘器官”活动,而法轮功修炼者是主要的受害人群。该法庭表示,“中共活摘器官”是本世纪最严重暴行之一。

现今,“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已被一些政府和国际组织所采信,日益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

结语

经过以上讨论,本文最后来回答如下两个问题。

第一:中共为何争当器官第一大国?除了某些个别原因外(例如,通过器官移植为中共大佬延命;利诱、收买需要器官移植的世界各国政要,因为世界范围内都器官稀缺;移植产业链的巨大利润),更主要的目的是掩盖、漂白它的工业化活摘人体器官的罪恶,从而无形之中把这空前的罪恶转化为“人间大爱”,把罪行变成“事业”。中共一直信奉“谎撒得越大,越不容易识破”,搞“瞒天过海”。但是,“天”真能被“瞒”了吗?中共不过是自欺欺人。

第二:臧运金们为何离奇死亡?既然中国器官移植业有这么天大的黑幕,臧运金们作为其中的显要人物,很难不沾染罪恶,这其中的恐怖唯有自己知道。

这里提供一个佐证。2020年底“追查国际”公布的一份证词——“陆树恒实名向追查国际举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其中提到,陆树恒嫂子的姐姐周清是老外科医生,做过大量的临床外科手术,但在参与几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做不下去了,因为她总做噩梦,不敢做了。因为周清开刀的时候,被活体摘取器官者没打麻药(以保证器官质量,不是每个地方都可以麻醉,需要的地方不能麻醉,越新鲜越不能麻醉),痛得要命,会拚命地叫!

固然,臧运金们的离奇死亡不会没有缘由;但是,我们不能不沉痛地质问:中共现今争当器官移植第一大国,还要制造出多少个“臧运金”?中国从事器官移植的医生,真甘心走臧运金的道路吗?

注释

1.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6/215793.html

2. 澳大学报告:中国器官捐赠数据可能造假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ql-11152019105947.html

责任编辑:高义#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3/3/n12786474.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