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独立法庭为何说中共是犯罪政权

英国独立法庭为何说中共是犯罪政权
图为北京紫禁城。(Guang Niu/Getty Images)

“任何与中国(中共)在相关的医生、医疗机构、工业、旅游、航空、金融、律师、制药、保险、教育、艺术等领域,有实质性互动的政府,现在应认识到,他们所交往的是一个犯罪政权。”英国独立人民法庭在2020年3月发布的一份书面判决中说。

这个独立法庭由来自不同司法管辖区的七名成员组成小组,其中包括四名经验丰富的律师、一位著名的医学专家、一位学者和一名商人。没有任何成员是竞选活动家,激进主义者或是诋毁中国的人。

该法庭由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他曾主导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的起诉。

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为何说中共是犯罪政权?

中国不同寻常的短暂等待器官时间

今年6月,中国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在10天之内先后为24岁的孙玲玲准备了4颗匹配的心脏。

这些器官来源成谜。“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的执行主任泰瑞(Torsten Trey)博士向英文大纪元表示,“问题在于,这4颗心脏来自哪里?”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简称DAFOH)执行董事托斯顿.泰瑞(Torsten Trey)医生。(陈柏州/大纪元)

泰瑞(Torsten Trey)指出,根据美国政府2018年的最新数据,美国病人通常需等待6.9个月才能获得匹配的心脏。按照这个比例,为同一病患寻找到4个匹配的心脏——这意味着有4人在ICU病房或其它致命事故中死后捐献他们的器官——这大概需要等待2年的时间。

为何在美国需要等待2年,而在中国只需等待10天?

根据2020年数据,在美国,超过1.56亿人,即超过美国一半的人口,同意死后捐献器官。

而据“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网站,截至2020年9月15日,仅2331557人,即不到250万中国人,登记捐献器官,这个数字占中国总人口(以14亿人计算)的比例不到0.0017%。

武汉协和医院超短的器官等待时间,在中国并非个别现象。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曾在网站上作广告称,器官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周。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也在其网站上宣传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即可以找到HLA相匹配的供体。如有问题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

国际器官移植供体极其紧缺的情况下,中国的器官移植市场甚至出现了“买一送一”和免费赠送的情况。

中国器官移植业奇怪的免费赠送器官现象

流亡英国的原中国医师安华托帝(Enver Tohti Bughda)今年8月在一个网络研讨会上说:“在超市里买东西,买一送一,这是正常的商业模式;你能想像,在人体器官交易中,也可以买一送一吗?而这就发生在共产党治下的中国。”

2006年4月28日,湖南人民医院为了吸引器官移植的病人,打广告许诺可以给20个病患做免费肝移植或肾移植手术。

2017年6月1~6月30日,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活动。

人们不禁要问,中共充足的供体器官来自哪里?

英国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

“人民法庭”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冠奇/大纪元)

2020年3月,位于英国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发表最后的书面判决,判决作出以下结论:

“(活体)强摘人体器官已在中国各地大规模发生多年,法轮功学员是其中一个——而且可能是主要的——人体器官来源。”

“集中针对维吾尔人口的迫害和医学检查是比较近期的情况。”

书面判决还表示,“(中共的医生和医院所保证的)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不寻常的短暂。”

“有不断累积的大量证据表明:中国(中共)最近建立的器官自愿捐献系统,根本不能提供如此大规模手术所需要的器官数量。”

中共逾百万例器官移植手术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2006年3月,原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护士安妮在华盛顿DC作证,她的前夫、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外科医师,曾活体摘取过大约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此后,国际社会发布约十起调查报告,指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2016年6月22日,《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在美国华府发布。

三位联合作者:加拿大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表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数量约在6万至10万之间,远高于中共宣称的每年一万例。

三位作者表示,在过去的十五年中,在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麦塔斯表示,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明慧网估计上百万法轮功学员失踪

明慧网表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浩劫中,以上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失踪。

他们因上访不报姓名而被秘密关押。没人知道他们身在何处,他们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去不复返,家人们苦盼着亲人能回来,但是年复一年,音讯全无。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性命双修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动作,1992年在中国长春传出,广受欢迎。官方统计数字显示,法轮功学员超过了共产党党员人数。1999年7月20日,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下令对其发动灭绝性的迫害。

据明慧网2016年5月7日发布的一份数据,仅辽宁省法轮功学员失踪者有据可查的至少有169人。以下仅举几例:

徐强(明慧网)

徐强,男,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1972年出生。2000年5月末,徐强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2000年6月2日下午三点多钟,徐强曾从北京给锦州的朋友打来电话,让他母亲给他带些钱。之后徐强就失踪了,至今杳无音信。他的亲人一直在痛苦中煎熬……

付贵武

付贵武,男,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堡镇法轮功学员,成都理工大学毕业生。自2000年初,前往成都找工作后就毫无音讯。他的母亲担心儿子早已不在人世了。付贵武母亲说:“这十年来你都不知道我都怎么过来的。我就怕他不在这世上了,可能叫它们(中共当局)给害死了,都有给挖心挖肝的。”

孙宇(孙羽)(明慧网)

孙宇(孙羽),男,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于1999年考入大连市大连水产学院,就读于电子信息专业。2002年12月31日,孙羽向同学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举报。警察来学校将孙宇看管起来,进行训斥;后来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们带孙羽去校外小饭店吃饭,就再没回来。至今已近十几年的时间,杳无音信,孙羽与家人没有任何联系。家人、亲戚、朋友、同学、邻居,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

持续20年针对法轮功学员非常规性的抽血采血

在明慧网上,法轮功学员遭中共公检法人员非正常采血的例子不胜枚举,遍及全国。以下仅举数例:

2020年9月13日,河北保定范淑银被绑架到江城派出所,后又送竟秀公安分局,被强迫抽血。

2020年9月6日,河南省林州市冯有福、李如金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林州桂林派出所绑架、抽血,并用仪器照眼睛。

2020年8月27日,山东省新泰市新甫街道办事处龙山村法轮功学员殷培芹,被新泰市公安局绑架、抽血。

2020年8月2日,上海市法轮功学员沈芳遭警方暴力采血。

四个男警察按住沈芳老太太的身体,抓住她的手腕,欲强行采血,沈芳不配合,并责问他们为什么要采她的血。警察说:“这是‘国家规定’的!”

追查国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中共主导的国家系统犯罪

2014年9月,中共军队总后勤部卫生部前部长白书忠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承认,江泽民批示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

调查员:是这样,在您担任总后卫生部长的时候啊,摘取在押法轮功人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情,是当时的总后部长王克布置的任务?还是军委直接下达的命令哪?

白书忠: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2003年8月27日,大纪元独家获取的一份录音文件显示,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问德国汉堡时的一段录音文件中,对于使馆人员问到“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是你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

薄熙来回答:“江主席!”

“追查国际”表示,“大量的调查录音指向一个事实:即这些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不是个别的、局部的、偶然发生的杀人事件,而是由江泽民亲自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利用军队、武警、司法及医疗等系统以活摘器官方式,针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大屠杀。”

政要专家:制裁中共 起诉中共 解体中共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表决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的联合创始人兼副主席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近期在网站UCANEWS发表文章提出:“如果人们要使中共对其在瘟疫大流行中的(掩盖行为)承担责任,就不应该忽视另一个与医疗相关的暴行,那就是(中共)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报吿。”

就中国最近发生的可疑活摘人体器官事件,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加里·鲍尔(Gary Bauer)2020年8月14日表示,“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应做好准备,对那些授权或参与了强摘器官的任何中共官员、医生或机构,实施针对性的制裁。”

2020年7月1日,美国众议院议员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表示,中共是犯罪组织,解体中共的倡议是个好主意。

他说,“中共被控犯有许多罪行。如果他们未受到起诉、未受调查,他们将继续实施这些犯罪。”

“世界应(怎样)对待中共犯罪组织?他们应该被起诉,正义应该得到伸张。”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