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新十条落地 共青团中央释罕见信号

防疫新十条公布,共青团中央释罕见信号, 习近平面临三难困境。(图片: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中共国务院周三公布新十条优化防疫措施,引发外界对疫情大反弹的担忧,中港股市均出现下跌。中共共青团中央罕见承认是中国的白纸革命推动了疫情防控的松绑。英国知名历史学家弗格森周二发文指出,习近平和中共领导层面临着典型的三难困境:他们既想要疫情清零,又想要经济增长,又想要社会稳定,这是一个不易摆脱的困局。弗格森预计,人们将比想象更快的看到,暴政如何在中国终结

中共发布新十条优化防疫措施

中共政府12月7日午后宣布新十条优化防疫措施。新十条提出,除养老院、医疗机构、托幼机构、中小学等特殊场所外,不要求提供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不查验健康码。不再对跨地区流动人员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健康码,不再开展落地检。

外界注意到,新措施没有提及“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而是要求不得采取各种形式的临时封控、不再对跨地区流动人员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健康码、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无症状感染者和轻型病例一般采取居家隔离等。

此外,按楼栋、单元、楼层、住户划定高风险区,不得随意扩大。不得采取各种形式的临时封控。

新十条还提出,落实高风险区「快封快解」,连续5天没有新增感染者的高风险区及时解封,非高风险区不得限制人员流动,不得停工、停产、停业。

上月中旬,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已公布进一步优化防控工作的20条措施。

共青团中央释放罕见信号

华尔街日报12月7日报导,共青团中央12月4日在其微信公号上发文说,“前几天,线上线下比较集中地出现了对一些地方疫情防控措施的意见,通过及时沟通、完善改进,事情本已平息。”

报导称,共青团中央发表的评论显示,中共减少封控和大规模核酸检测是对全国范围内的抗议做出的回应。这是一个罕见的迹象,表明中共政府正在听取抗议者的意见,并开始为重新开放该国经济奠定基础。

报导还说,共青团中央的文章等于公开承认了民众对于长期严格的防疫举措感到愤怒,这可能是中共官方首次承认由习近平亲自批准的动态清零政策是有缺陷的。

但是,共青团中央的文章转而指责美国,说美国一些政客表达支持抗议,是美国打算在中国制造混乱。

外界忧松绑后中国疫情大幅反弹

随着管控松绑,外界关注中共病毒疫情会否出现大幅反弹

周三,中共政府取消了大部分强制性检测,削减了地方政府下令实行大范围停摆的权力,并表示轻症或无症状感染者将被允许居家隔离,同时还有其他一些措施出台。

消息发布之后,香港股市和中国A股市场下跌,沪深300指数下跌0.25%,上证综指下跌0.4%;香港恒生指数收盘下挫3.2%。

华尔街日报报导认为,这表明投资者可能正关注新增病例数随中国重新开放而飙升的潜在风险。

美国之音12月7日引述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前高管任瑞红的观点报导说,目前中国确诊人口比例极低,缺乏自然免疫保护力,中国国产疫苗的保护效益也不大理想。

她说,中国疫情面临严峻考验,不排除明年2月中国会遭遇到第一波真正全国性疫情。

英国金融时报12月7日报导,根据疫情期间为各国政府提供模型的顾问业者Wigram Capital Advisor,中国的防疫政策若继续转向,取消严格的封控措施,在未来的冬季月份,恐怕会有100万人死于中共病毒(COVID-19)。

上海复旦大学的研究人员今年5月也曾公布模型估计,若放任Omicron变种病毒不受控制的传播,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可能在约3个月内有近160万人死亡。

Wigram创办人琼斯(Rodney Jones)指出,中国没有做好开放的准备,目前对于重新开放的宣传「低估了世界其他地区为了达到和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共存,已做了以及承担了多少工作和成本」。

报导说,中国要实现感染和疫苗接种的混合免疫力,以及到经济运作无碍的程度,必须要有20%的人口或2.9亿人染疫。由于阳性病例通报有黑数,实际感染率会高出50%,到30%的人口或4.35亿人。

习近平三难困境

尽管放宽疫情控制是大多数中国人的诉求,但中共当局政府变幻莫测的防疫政策似乎让民众的生活更混乱了。

美国之音12月7日报导,很多市民在微博上抱怨,政府对于放宽疾控措施似乎准备不足, 由于政策不够明确,让人们有些无所适从。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杨大利表示,尽管晚了很多,取消动态清零是一个正面的发展,但他同时指出,中国的医疗系统和政府系统都将面临非常严峻的考验。

杨大利说,中国在今年春夏错过了一个好的时机,因此多付出了半年的经济代价。

英国知名历史学家弗格森12月6日在彭博撰文认为,习近平和中共领导层面临着典型的三难困境。他们想要三样东西,但他们最多只能有两样。

三难困境指的是:1. 疫情清零;2. 经济增长5%左右;3.社会稳定。

弗格森表示,在2020年和2022年,中国选择了选项1和3,牺牲了经济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受新冠疫情限制措施影响,中国在疫情第一年的增长为2.2%,今年为3.2%。

但选项1现在似乎与选项3也不兼容。理论上,习可能会选择1+2,要么通过大幅贬值挤压实际工资,要么效仿西方的做法,把钱发放给家庭,鼓励他们在网上消费。

然而,如果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在高危人群接种疫苗或加强针之前就经历一波大的感染浪潮,医院很可能人满为患,床位、医护人员和设备短缺,更不用说分发抗病毒药物的挑战了。

中国特别缺乏重症监护病房床位:每10万人中只有不到5张。台湾有28张,新加坡12张。如果清零政策真的放松,疫情似乎很有可能激增。11月,当地方官员实施中央政府发布的优化防控20条时,一个月内每天报告的病例增加了2000%。

弗格森说,今年一直渴望将资金配置到中国的西方投资者,正在庆祝中国显然放弃了清零政策。他们应该对自己的愿望保持谨慎。假设中国的感染致死率约为0.2%(就像台湾最近的疫情一样),如果没有群体免疫,仓促重新开放将意味着约300万人死亡;如果考虑到疫苗接种率和对预防重症的保守假设,也可能有100万人死亡。

弗格森指出,总而言之,要摆脱三难困境并不容易。

弗格森写道,如果所有一党制政权都在失望民众的“集体抗争”中结束,那么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世界将会安全得多。

他在文章结尾处表示,“我们将比大多数人想象的更快地发现,暴政如何在中国终结。当群众引导党和人民奔赴与疫情的宿命之约时,这场巨大的人类悲剧的最后一幕开始了。”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677655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