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抗议者和中共网络审查的拉锯战

白纸抗议者和中共网络审查的拉锯战
2022年11月27日,大批民众在北京一场集会上,举白纸抗议,表达对中共过度封控的愤怒。(Noel Celis/AFP)

上周末,中国多地反封控、要自由的白纸抗议层出不穷,海量的相关视频和信息在中国互联网上传播,令网络审查员招架不住,很多信息停留数小时后才被删除。此外,中国民众也转用其它办法来规避审查,与当局玩一场猫捉老鼠的高科技游戏。

中共审查抗议信息 民众有招儿应对

上周六,随着一些地方的抗议人群越聚越大,被上传在网络上的视频和图片也越来越多。面对海量信息,中共网络审查人员已经招架不住。一些帖子在网上挂了数小时才被删除。精明的抗议者试图通过使用暗语来规避网络审查,告诉朋友他们去一定的地方“散步”,而这些地方大家都知道是集会的地点。

还有大批抗议者利用遭严厉审查的微信传递信息,但将信息最大化地简化,只提供时间地点,不解释,或用图片或地图传递信息,利用这种做法逃避审查。

路透社报导,北京一名抗议者说,“27日早上我收到这个秘密提示:11.27,9:30,乌办。”这是指当天在乌鲁木齐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举行的抗议活动。

尽管网络审查者试图尽可能快地删除抗议讯息,但是这些信息被下载并转贴到不仅是中国社媒上,而且还有推特和Instagram(即时电报)等在中国被封禁的海外平台上。

2022年11月27日,许多北京民众举白纸抗议中共。(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此外,海外的中国公民也发挥了作用。

彭博社报导,25岁的中国女子琼(Joan)在中国爆发抗议期间正在东南亚旅行。她说,她通过微信把她在中国被禁止的Instagram上的帖子截图发送给国内的朋友。

她说:“我看到我的联系人当中的一些人在表达他们(对政府)的不满,我想也许他们会想去。”为了保护琼和她的联系人的安全,彭博社没有使用她的真实姓名。

琼有几个朋友看到她发出的信息最终参加了活动,而其他联系人则寻求如何下载虚拟私人网络(VPN)的信息,VPN可以掩盖用户的登录地点。

许多大陆民众依赖VPN软件来翻墙登陆海外的加密信息应用软件。

与此同时,在推特上,也有大量的有关中国抗议的视频和图片。这使得那些能够突破中共封锁使用推特的中国人能够看到中共审查掉的抗议信息。

此外,抗议者还设立Telegram社媒群组来分享各自城市的抗议信息,甚至交友软件的短信服务也被利用起来,希望能减少当局审查者的删除。

上海抗议 目击者描述真实情景

彭博社报导,25岁的西比尔(Sibyl)上周六(11月26日)晚上在上海,当了解到附近正在为新疆乌鲁木齐大火遇难者举行守夜活动时,她决定去看看。

西比尔说:“我只是想记录下哀悼的过程。”她是一名媒体行业员工。为了安全起见,西比尔的中文名字被隐去。她在接近午夜时分到达现场,看到数十个人静静地站成一圈,悼念逝者。人们将这一悲剧归咎于严格的COVID-19封控措施阻碍消防人员救火。

2022年11月27日,上海市民在街头举白纸,抗议当局封控措施。(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西比尔说,人群不断变大,她在讲述这些事件时哽咽了。一个多小时后,警察试图封锁该地区,告诉新到达的人不要进入。但一些人拒绝了,他们坚持认为自己有权加入。

西比尔说,就在这时,人们开始喊口号了。开始人群里一些人在喊:“要自由,不要核酸!”

很快抗议者将矛头指向共产党,有人喊道:“不要共产党!”

就这样,上海的纪念逝者的守夜活动很快就变成了抗议活动。

参加活动的一名上海女士说,这一切都“像一场梦”,“我从未想过在我有生之年会在中国看到这种情况”。

抗议者分享照片、口号和有关抗议的消息向习近平发出了信息:近三年来反复的疫情控制和封锁,人们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

这些抗议活动是否继续,还有待观察。中共政府在上周末爆发抗议潮后迅速做出反应:警察涌上街头,中共卫生官员也放软“清零”论调。

但周二(11月29日)晚上,在广州的一个被封锁一个月的地区,居民与警察发生冲突。

像新疆那样的第二起悲剧或其它引起广泛愤怒的事件也可能引发更多轮抗议活动。此外,海外华人的支援也发挥了作用。

2022年11月27日,在上海的抗议活动中,警察和警卫逮捕了一名男子。(HECTOR RETAMAL/AFP)

专家:人们有了同情心和同理心 抗议无需组织无需动员

执政十年期间,习近平曾目睹过抗议爆发,但通常是针对地方问题:工人对工厂老板感到不满,或者农民对土地开发感到愤怒。今年早些时候,对银行诈骗感到沮丧的抗议者走上河南和安徽省的街头进行抗议。

但上周末的反封控抗议却是全国性的。一直在追踪抗议活动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估计,自新疆大火以来,已有24个城市爆发了51次抗议活动。抗议人士包括习近平的母校清华大学的学生。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当局目前无法追捕抗议领袖,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似乎没有领袖。这些抗议事件是因为人们多年来被压抑的沮丧和悲痛突然爆发所促成。

斯坦福大学中国经济与制度中心高级研究学者吴国光在美国之音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人们清清楚楚地意识到,大家相互之间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新疆的悲剧可能会在中国任何其它城市重演。

“不需要组织,也不需要动员。当人们有了这种同情心和同理心的时候,中国人就自觉地站到了街头相互呼应、相互支持,从乌鲁木齐到上海的万里之遥不是距离!”

彭博社报导,美国匹泽学院(Pitzer College)助理教授、中国政治专家刘汉章(Hanzhang Liu,音译)说,抗议活动的经历很可能使人们对公民抗命以及随之而来的战略和战术的理解更加清晰。

“这绝对是一个觉醒和赋能授权的时刻。”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