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新疆封控90天 催生黑产业

【一线采访】新疆封控90天 催生黑产业
2022年11月7日,在新疆经商的人士告诉大纪元,大量外来人员驾车离开新疆,公路卡口发生拥堵。(视频截图)

新疆八月初爆发疫情,多地封控已近90天。在新疆经商的人士告诉大纪元,现在大量外来人员等待离疆,不少人为早点离开,不惜花重金买“离疆证”,还有大批外来务工人员经济陷困境,每天只吃一顿饭。

极端封控断生路 外地人逃离新疆

在新疆经商的李先生11月7日告诉大纪元,外地人纷纷离开新疆,路上卡口出现拥堵。

李先生说:“我在新疆被封了三个月。我们是在新疆做生意的,经营的设备是新疆的农耕灌溉都用的,封控赚不到钱,现在跑回浙江了。

“现在出新疆也费劲啊,我们是今天刚刚出了新疆,自驾,花了24个小时。路上有很多离疆的车,关卡处还要做核酸检测,要四五个小时出报告,排队堵车。”

李先生表示,新疆疫情封控期间,公司业务停产,但花销却很高。

他说:“在新疆的时候,一般在宾馆里封控,不算宾馆费的话,一天吃饭就得花六十多元(人民币,下同),自费,早中晚三餐,饭也不好,不敢吃。我在厂里,可以自己做着吃。

“我的总厂在外地,门市部在新疆,只能那样关着,每个月的费用要拿出五十万元左右,前几年生意还行,这两年,因为疫情不行了,现在邮寄也全都停了,没法拿货。(日子)都难过,今年中国的经济都不行,不只是我们公司。”

离疆难 催生黑产业

李先生表示,离开新疆需要报备和审批,有些人为了尽快离开,不惜贿赂当地社区官员,催生黑产业。

他说:“需要先找所住地社区,社区向当地防疫部门报备,之后,就会给你协议书,让你签字,包括个人信息、目的地,社区让你居家封控隔离三~五天后,再把线下的那些协议签完字后,等一天左右,线上就可以批下来了,线上的程序走完,当地的防疫中心再给指挥部打电话,通过后就可以走了。”

李先生表示,如果是在新疆疫情中高风险地区,离开就更加困难。

他说:“我是在塔城,一个低风险地区,稍微好办一点。我在乌鲁木齐的朋友,在高风险地区,他说,打电话问过相关部门,回复说,除了家里办丧事特殊情况外,都不会让走的。”

李先生说,很多人都在报备离疆,有些人为了早点离开,不惜花重金买“离疆证”。

他说:“我的朋友也有还没走的,要想早些出来,可能得找找社区领导,有关系的,可能会快点儿,听说有给顶红包的,因为人多嘛,可能会帮你往前排排,它是一批批审报的,不可能一下子都放走的。帮你办离疆证,一个人收三千元。相应又产生了一个赚黑钱的机会。当地还有“黄牛”(贩卖离疆证)。

“这几天放开了一点儿,可能让大批的务工人员返乡,还有一些游客,得放这些人走,不然留在新疆,马上进入冬天,务工人员住的地方都没有暖气,要冻死了。住在宾馆的人,三个月封控下来,也要五六万元,住不起呀。乌鲁木齐本地人,则是插翅难飞。”

为省饭费 外地人充当志愿者

在新疆经商的河北市民林先生11月7日对大纪元表示,他八月份去新疆做生意,遭遇封城,被迫滞留。

他说:“8月份回来之后,我做生意那个地方库车市静默了。回不去,就在库尔勒待几天,结果库尔勒也静默了。后来我核酸异常,10月18日,就来隔离点了,之后,我就在这边当志愿者。

“因为我是滞留的人,住宾馆费用挺高的,我就在隔离点那顺便也是帮帮忙,其实说白了,起码有个饭吃,不用自费。住宾馆也没有钱。”

徒步返乡 体会“水深火热”

林先生表示,由于交通停运,现在离开新疆很难,许多人从乌鲁木齐徒步逃离。

他说:“现在除了库尔勒,其它地方都在逐步放人们走,尤其是自驾的。因为现在飞机和火车是不通的,在分批慢慢地批准。库尔勒这边也放了,但是放的不多,微乎其微。

“乌鲁木齐徒步(逃)走的,是因为他们是过来务工的,封控这么长时间了,经济上面都有问题。本来八月份正是挣钱的时候,摘棉花、摘香梨、摘苹果⋯⋯过来之后,直接就给封控了。手上没钱,他们就想走,这边公共交通是没有开通的,走不了,他们自己又没车,只能徒步。

“可能现在他们已经被找到了,应该是有饭吃了。每年来新疆打工的人挺多的,尤其是以河南、甘肃,四川那边居多。

“这个新冠病毒这一块,现在已经和流感分辨不太清楚了。其实,所有人都在等大政策。本来人们都想开大会(二十大)的时候可能会放开,从人类历史上,就没有真正战胜过病毒,战胜不了它。

“但是,大政策一直没有。没有办法呀。我也不会开车,希望尽快能开通专列。人们本来今年就不太顺畅,也没挣多少钱,然后经过这三个月(封控),花钱也不少,经济确实出现问题了,人们其实已经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了。”

隔离费用高 打工人撑不住了!

林先生表示,许多外地务工人员经济陷困境,已经撑不住了。

他说:“来新疆打工的有几十万,不仅仅是打工的,还有在这边做小生意的。回去隔离又挺贵,你隔离个七天或者是十天,也得几千块钱,现在好多人都承受不住了。”

李先生表示,人们为了省钱,一天只吃一顿饭。

他说:“人们订蔬菜包,总归还要活着,活着就得吃饭。就凑合了。可以说以前一天三顿饭,现在降为一天两顿、一顿,因为现在人们已经不分白天晚上了,可能每天睡醒了之后吃一点。一天就吃一顿饭。”

林先生认为,中共极端防疫让老百姓的生活雪上加霜。“其实这三年的疫情(封控),普通老百姓最感同身受的。经济特别不好。好多人都负债挺严重的,尤其是年轻人,真是搞得人们的生活一塌糊涂。”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