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重庆向隔离市民收费 分析:中共没钱了

云南重庆向隔离市民收费 分析:中共没钱了
从2022年9月21日零时起,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对所有新入住集中隔离场所人员实行收费管理。图为昭通市一处隔离点。(微博图片)

云南镇雄县重庆长寿区9月21日已开始对于集中隔离人员收费,拒不支付将追责。分析人士认为,这说明中共政府没钱了,撑不住了。并认为,政府此举或引发官逼民反。

云南重庆两地对集中隔离人员收费

据界面新闻报导,从9月21日零时起,镇雄县对所有新入住集中隔离场所人员实行收费管理。

收费标准方面,阳光留观点、县二院留观点、五德养老院留观点、赤水源集中隔离点,按每人每天100元的标准,收取隔离期间生活服务费用;斯威特宾馆、安曼宾馆等城区集中隔离场所,按每人每天150元的标准,收取隔离期间生活服务费用;其余各乡镇集中隔离场所,按每人每天不超过150元的标准,收取隔离期间生活服务费用。

所有被隔离人员在入住隔离场所时,须按标准现场一次性支付费用。

重庆长寿区官方9月21日发布集中隔离场所实行收费管理的通告。

一、收费标准

1.晏家二期公租房隔离点:300元/人/天(含餐费60元/人/天)。

2.隔离酒店:房费按征用酒店协议的客房价格进行收取,餐费按60元/人/天收取。

二、收费时间

自2022年9月21日零时起开始计收,入住时由所在隔离点(酒店)一次性进行预收,解除隔离时进行统一结算。

三、收费对象

在长寿区集中隔离场所隔离管控的人员。

四、对五类人员有费用减免。

9月23日,重庆城区的郭女士对大纪元表示,目前重庆城区一周做一次核酸。长寿区在重庆的郊区。有的工作的人每个月收入在2~5千元不等。“假如是让我去那些地方隔离,我肯定不去,也不会出费用,我那有钱出,我也没有工作。”

上述消息在微博上引起网友吐槽。

“国学策划蠡瑞易福”:土匪来了,强盗来了!大家都窝家里,别出门,等着饿死!

“还是一碗泡面”:大胆预测,这个政策要是推广开,会不会抓人隔离?”

分析:中共政府没钱了

针对云南镇雄县和重庆长寿区开始对隔离人员收费,北京法学博士张先生23日对大纪元表示,穷山恶水出恶吏、酷吏、出暴力。重庆、云南等地的穷乡僻壤,各级中共官员都是狗胆包天、肆意妄为。

他说,疫情持续三年了,中共对隔离没有出台全国性的法律。各地官方也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如何隔离、如何收费、隔离的费用由谁承担的说法。前期隔离基本上是政府组织的大规模隔离,这是地方财政要承担的。因为隔离本身就不是市民自愿的,凭什么还要让被隔离的居民自己承担费用?

张先生认为,云南和重庆的做法是无知无畏。政府用行政暴力强制的做法,就是行政强制行为,违反公民的意愿,政府就应该由财政支出来承担隔离人员的住宿和餐费。

张先生表示,云南镇雄县和重庆长寿区对隔离人员收费,也说明各地财政、尤其是这些贫穷地方的财政非常吃紧,财政确实没钱了。疫情三年来又是核酸检测、又是停工停产,政府确实没钱了。它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开始打老百姓的主意了。尽管老百姓也没钱,它还要把老百姓的骨髓油都要榨出来,要强行向人民收费了。说明中共撑不住了。

《重庆公民力量》穆家峪受访时表示,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重庆平均每户,包括小孩、老人在内,收入不会超过两千块/月。官方对隔离人员的收费标准,没有几个人能承受得起。公共卫生事件,不应该由私人来承担隔离费用。

穆家峪也认为,这有可能显示中共政府没钱了。他说,现在中共的经济收入减少严重是不争的事实。

“中共官逼民反”

对于拒交费要追究法律责任,穆家峪说,这完全属于不讲道理、不讲法律。

大陆网路作家樊先生向大纪元表示:这个集中隔离收费是不符合国家传染病防治法,法律规定是你要隔离人家,政府要出钱的,你反而要人家自己拿钱,这是不合法的。

大陆异议人士王先生对大纪元表示,云南、重庆这些地方很多山区,老百姓根本就没有钱。他们怎么能付得起隔离费呢?政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压榨老百姓、搜刮民脂民膏。老百姓生存都已经非常困难了,还在压榨他们,难道是逼着老百姓饿死或造反吗?!老百姓就剩这两条路可走了。

他说,中共官员也在混日子捞钱,他们拿工资、奖金。只要保证辖区内不出事就可以了,老百姓不造反就可以。

北京法学博士张先生认为,云南和重庆两个地方之后,还会有更多的地方效仿。这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要激起民变的节奏。“我强烈怀疑,中共内部有些人就是想借机激起民变,完全不排除这种可能。”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