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码无处不在 中共给民众戴上“数字手铐”

健康码无处不在 中共给民众戴上“数字手铐”
图为2022年3月29日上海静安区一肉类和鱼类市场要求顾客出示健康云(上海健康码)。(Hector Retamal/AFP)

在瘟疫大流行的两年多时间里,中国14亿公民中,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取决于智能手机应用程序(APP)上健康码的颜色。现在,健康码已经成为控制民众的“数字手铐”。

进入任何机构、乘坐公交车、在公园里散步,甚至在一些城市里回家,都取决于健康码的颜色,这项技术已经被中共官员用作管控人民的工具。

健康代码系统将民众所有信息绑在一起

《金融时报》近日报导,北京居民郭锐(Guo Rui,音译)最近发现,政府已将个人手机的定位数据、身份证号码、核酸检测结果、疫苗接种情况以及个人信息通过健康代码系统统绑在一起。

郭女士回忆,她仅仅是出去购买感冒药(现在需要用身份证登记才能购买),就改变了手机上健康码颜色。当她下一次扫描二维码进入一个公共场所时,她的手机弹出了一条信息,指示她去做核酸检测。她说:“同时我的手机开始发出警报声,要我周围的人都躲远点(否则有可能感染)。”

这条弹出信息意味着郭女士被禁止进入任何公共场所,直到新的核酸测试结果被输入而改变她手机上健康码颜色。如果谁的手机上的健康码变成红色,那么此人必须在家里或在官方指定的地方进行隔离。

图为2021年1月12日北京一名男子被要求扫描健康码。(Wang Zhao/AFP)

河南省省会郑州,6月提供了这种数字化管控民众危险性的范例。郑州农村银行发生了金融暴雷,银行储户被拒绝用任何方式取钱,于是很多储户进行抗议。而许多身在外地的储户也去郑州抗议。然而,当一千多外地储户到达郑州时,中共政府官员故意将这些人的健康码改为红色,使得他们无法到处自由行走、参与抗议活动。

“他们将我的健康码改为红色,并声称我是来自国外的旅行者。”一位32岁来自北京的杨姓储户对《金融时报》说,他被阻止去郑州抗议,因为一进入河南,他的手机健康码就被系统改为红色,即使到了郑州他也无法去任何公共场所。

极短的时间内管控数千人

中国的第一批健康码应用程序(App)是由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在疫情开始时开发的,随着习近平加倍推行“清零”政策,全国各地的健康码应用程序和其伺服系统迅速覆盖全中国,而且其复杂性都大大增加。

中共政府现在允许当地卫生局为了防疫,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管控数千人。例如,上周四在北京的一个区发现了三个阳性病例,卫生局通过健康码,只要几个小时就将9785名密切接触者隔离在家中,并禁止另外77388人进入公共场所,直到他们在三天内完成两次核酸测试。

虽然中共政府坚持声称该健康码系统纯粹是为了防疫的。在郑州,政府反腐败机构也处罚了五名“未经授权”改变健康码的当地官员。

但是,健康码系统正是在习近平推动的高新技术维稳下发展起来的。数字化的社会保险卡、数字货币、监控摄像头和社会信用体系正在为21世纪威权统治创造一个巨大的实验条件。

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观察”的王松莲(Maya Wang)对《金融时报》说,健康码系统“允许当局以公共卫生的名义管控民众”,其运作方式明显缺乏透明度。

王说:“健康码系统是中共政府所谓的新社会管理理念的具体体现,它依赖于使用高新科技手段进行社会管控和治理。”

图为2021年8月5日,在北京的公共场所设置检查健康码,否则不能入内。(Getty Images/大纪元合成)

网友:这是一个“数字手铐”的新时代

逃避健康码系统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不按照健康码规定进行商业活动的商业机构可能被罚款或面临关闭。

在北京的杂货店或餐馆的入口处,工作人员只允许健康码显示为绿色的人进入,而且他们的手机会自动宣布:“通过。”

6月,阿里巴巴电子商务集团与杭州两家中共国有企业的合资企业获得一份杭州政府的合同,共同构建一个高容量、高可靠性、高速的健康码系统,能够每秒处理25,000次信息查询,系统计划先运转12个月。

据杭州政府记录显示,该健康码系统将杭州1200万居民的信息放入若干个不同类别的数据集,每个数据集里的人都对应着不同的管控规则。例如,对于只含快递和冷藏物流行业的人员的数据集,健康码系统会赋予这些人员橙色码,但可以跳过核酸测试。针对防疫人员(“大白”)和其他“特殊群体”,系统需要确保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不会得到黄色码或红色码。

自从河南政府利用健康码系统来限制1317名银行储户的行动被披露以来,公众对健康码系统会被滥用的担忧已经在增加。

“这是一个‘数字手铐’的新时代。”一网友说,“河南的银行吞掉了储户的资产,而河南政府给储户发放红色健康码。”

郑州当局似乎还曾经针对过一群房产业主实施过这种“数字手铐”式的管控,因为他们抗议并要求政府对那个财务暴雷的地产开发商进行调查。

郭女士(Melody Guo)认为,她的健康码被政府改为红色是由于她曾经到访过当地银行监管机构。当时她要求该机构对房地产开发商融创公司的公寓楼建设停滞问题进行调查,因为她支付了200万元人民币(合30万美元)从那家公司购买了一套公寓。

“关于我的红色健康码,官方根本没有任何解释。”郭说,“我在居委会工作人员面前哭了又哭,央求他们改变我的健康码,给我一个解决方案,但他们说他们做不到。”

6月16日,随着关于郑州政府滥用健康码系统,违反防疫规定的报导充斥着中国媒体,随后她的健康码又“自动”变成了绿色。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