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曾庆红遭重创的标志性事件之回顾

中共反习势力的总代表曾庆红(大纪元合成图)

2021年10月4日晚9点57分,花样年集团创始人曾宝宝,发布微博,分享了一张图片,上面赫然写着两个英文字“DARKEST HOUR”,翻译成中文,就是“至暗时刻”。

曾宝宝是一位年轻的女士,却自称“宝爷”。敢自称“爷”的年轻女士,肯定不是一般人。但是,这位“爷”却遭遇“至暗时刻”。这肯定不是一般的事,而是大事。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本文将对此做一个简要回顾。

曾庆红是曾宝宝最大的靠山

曾宝宝的大伯叫曾庆红,曾经是中共最高权力机关所在地——中南海的“大内总管”——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

此后,曾庆红历任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党校校长、国家副主席、中央港澳领导小组组长。

曾庆红得势之时,从中共最高层到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到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到海外,一大批高官、巨商围在他身边,风光无限。

2007年曾庆红退休后,与他的主子江泽民一起,成为中共“深层政府”的最高代表。在胡锦涛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十年里,江、曾实际掌控着中共最高权力。

正因为有曾庆红这样一个厉害的大伯做靠山,曾宝宝的花样年公司在香港上市时,盛况空前。

据港媒报导,2009年11月,花样年公司的投资者推介会,成为一场香港名流的聚会,除曾宝宝的父亲曾庆淮为女儿助阵外,到场的还有郑裕彤、刘銮雄、张松桥、蔡志明等多位香港富商巨头。郑裕彤、张松桥等都认购了花样年的股份。

花样年公司的注册地在免税天堂——开曼群岛,总部位于广东省深圳市。曾宝宝作为公司创办人兼执行董事和大股东,拥有65%的股票,市值约70亿港元。

曾宝宝的微博名叫“宝Fantasia”。Fantasia有“狂想曲、幻想曲”之意。

曾庆红侄女迎来“至暗时刻”

但是,到了2021年,曾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财源滚滚来、闷声发大财的曾宝宝,却迎来“至暗时刻”。

第一,2亿多美元到期债务不能偿还。

2021年10月4日,花样年发布公告称,公司本应在10月4日付款的2.056亿美元的票据未能如期支付,公司股票已于9月29日停牌,直至另行通知。

对于花样年公开宣布债务违约,彭博社的报道称,此事震惊全球在华投资者。

第二,33亿元的“物业第一股”被抛售。

花样年集团控股彩生活服务公司。2014年彩生活登陆港交所后,在短短七年间,收购了200多个物业公司,成为物业行业内收购最多的公司,故有“物业第一股”之称。

2021年9月28日,碧桂园服务发布公告称,碧桂园物业香港控股与彩生活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不高于33亿元的总代价,收购彩生活旗下邻里乐控股集团10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碧桂园将持有彩生活几乎所有核心资产。

第三,国际信贷评级机构下调花样年的评级。

2021年9月,国际三大信贷评级机构惠誉(Fitch)、标普(S&P)、穆迪(Moody’s)分别下调花样年的评级,理由是财务危机。

9月27日,穆迪将花样年的评级从B2下调至B3。9月16日,惠誉将花样年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B+下调至B,展望为“负面”。9月14日,标普将花样年的评级下调至B,展望为“负面”;9月29日,从B下调至CCC。

2021年10月4日,惠誉将花样年评级下调四个评级,将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由B下调至CCC-;高级无担保评级和未偿付美元优先票据评级,从B下调至CCC-;评级展望下调为“负面”。

这意味着花样年再融资风险增加,大量到期债务偿还困难。同时也无异于告诫投资者:给花样年投钱可能“血本无归”。

第四,资产负债率超中共划的“红线”。

花样年202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总负债830亿人民币,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达195.45亿人民币,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2.7%。

公开资料显示,花样年控股目前共存续12只美元债,债务余额为39.8亿美元(257.33亿人民币),其中,五只一年内到期,共计15.59亿美元(100.8亿人民币);三只2021年到期,共计7.62亿美元(49.27亿人民币)。这些美元债的利率普遍较高,7只利率高于10%,最高达到15%;低于8%的仅有3只。上述债务都存在到期难以偿还的风险。

2020年8月中共为地产商融资划了“三道红线”,第一道红线是“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花样年已越过这道红线。

第五,花样年债券被定为“0贷款价值”。

彭博社2021年9月初报导,花旗银行和瑞信银行已停止接受花样年控股的债券作为抵押品。两家银行将花样年的债券定为“0贷款价值”。这意味着两家银行的私人财富客户,不能再用花样年的债券做担保,获得抵押贷款。

第六,花样年出现大裁员。

2021年10月30日,花样年爆出大裁员消息。大陆媒体《财经天下》周刊披露了一份花样年西南10月27日举行内部会议的录音。

录音中,花样年西南区域人力资源负责人透露,因为资金监管,公司现金流入已被全面切断,不管是集团方面的收入,还是从客户方面获得的钱,都被切断了。“现在公司非常危险,我们不想骗大家,金融机构因为公司的舆情,甚至要求提前还款,还没到期的债务也要提前兑现,宁愿不收利息”。“我很负责任,坦诚告诉大家,下个月11月10日要发的工资,直到现在都没做进预算”。

这位负责人表示,花样年集团各大区域已陆续开始“瘦身”,西南公司启动的最晚,“情况远比大家听到的、猜测的要严重得多”。

第七,出售中交花创51%的股权:

2022年5月19日,花样年宣布向中交地产全资子公司中交美庐(杭州)置业有限公司出售中交花创(绍兴)置业有限公司合计51%的股权,收购价格约4.08亿元;同时,中交地产等额受让中交花创的债权本金约2.83亿元及利息7,000万元,合计交易金额约7.6亿元。

据《证券日报》报导,自2021年9月至2022年5月,花样年系转让资产额度已超过45.6亿元人民币。

第八,花样年被债权人呈请清盘。

5月30日,停牌近两月的花样年发布公告称,因未能偿还1.49亿美元的贷款融资,公司接获Flower SPV4Limited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呈日期为2022年5月24日的清盘呈请,呈请寻求包括清盘及委托共同清盘人。

 “清盘呈请”,就相当于大陆人常说的“破产清算”。

据花样年董事局主席潘军去年年底披露,花样年海外债近260亿元、境内信用债60多亿元、境内银行金融机构贷款200多亿元。据此,花样年的债务总规模约为520亿元。

曾庆红在与习近平内斗中被重挫

第一,花样年遭遇“至暗时刻”,不是习近平跟曾宝宝过不去,而是习与曾宝宝背后的曾庆红在过招。

2020年4月,习抓捕了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到2021年,习当局打了一个“孙力军政治团伙”。

孙力军何许人也?中纪委的通报说:“政治野心极度膨胀”;“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操弄权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狂妄自大,恣意妄为”;“毫无道德底线”。

中纪委关于孙力军问题的通报,严厉程度远超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

孙力军只是一个副部级官员,其问题怎么比正国级的周永康,副国级的徐才厚、郭伯雄还严重?

其实,孙力军只是一个前台人物。他直接的后台老板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孟建柱的后台老板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

孙力军之所以敢“狂妄自大,恣意妄为”,是因为有孟建柱、曾庆红在背后撑腰。

“孙力军政治团伙”是怎么回事呢?套用中共过去的说法,就是“孙力军反党集团”,其成员个个都在政治上反习。

而曾庆红却是“孙力军政治团伙”的后台老板。

习与曾之斗,在政治上,表现为清洗“孙力军政治团伙”;在经济上,则表现为对与曾庆红家族勾连、危及习权力的资本集团的严厉监管。

第二,习为防止再次发生“金融政变”。

2017年,习抓捕了与曾庆红等家族有勾连中国头号“金融巨鳄”、明天集团创办人肖建华。

肖建华被指2015年在香港操控了导致A股暴跌的股灾。这场股灾被认为是企图把习赶下台的“金融政变”。

2020年10月,在上海金融峰会上,习责成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发警告说:“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要坚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金融安全永远排在第一位。

正在这个时候,有可能继肖建华之后成为中国又一个头号金融巨头的马云站出来,发表了与王岐山针锋相对的讲话,称“如果……是错误的话,我们将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马云的讲话无疑激怒了习。习立即叫停了马云旗下的蚂蚁集团在香港和上海的同步上市。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马云与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江派家族有密切的利益联系。

从2020年11月至今,一场针对资本市场的整肃风暴,迅速从蚂蚁集团刮到花样年。

第三,习为在二十大上“三连任”与曾展开巅峰对决。

2022年下半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是中共最高权力再分配的一次大会,会议将决定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一府两院一委”(即国务院、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家监察委)的第一、二把手的人选。

习上台十年,查办了570名副省部级及以上官员,以及其他中管官员。其中大多数是江、曾提拔重用的。习如果不能在二十大上“三连任”,江、曾除了会全力把自己的代理人送上中共最高位,还可能要了习一家老小的性命。因此,中共二十大,对习而言,是生死大战。

自从去年1月29日习杀了以曾庆红为首的中共“江西帮”要员、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之后,习曾斗一直在紧张、激烈进行着。

在这个大背景下,曾宝宝的花样年,成为外界观察习曾斗的一个风向标。

第四,曾庆红的势力屡受打击,已一衰再衰。

2013年,习近平为了把实际掌控在江泽民、曾庆红手上的最高权力夺到手,发动反腐打虎运动。

十年来,以曾庆红为首的“江西帮”、“香港帮”、“国安帮”、“石油帮”,以及以江、曾为首的“上海帮”、“金融帮”等,一批省部级以上高官被查办。

如今,曾宝宝的花样年走向“至暗时刻”,实际上,是曾庆红在习曾斗中再受重挫的标志性事件。

结语

如今,曾宝宝的花样年,已到了借不到钱、还不起债、拆东墙、补西墙、被债权人“呈请清盘”的地步。

这表明,曾庆红已成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大纪元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