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唐山打人事件”再证中共必须解体

王赫:“唐山打人事件”再证中共必须解体
2022年6月10日凌晨,河北唐山几名男子搭讪女子遭拒,群殴女子致重伤。(视频截图)

进入2022年,中国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发生在身边的邪事恶事所震撼。且不说“上海封城”之类大事件。就论个别事件,一月才曝光江苏徐州丰县“铁链女”,六月十日凌晨又爆出河北“唐山打人事件”:一烧烤店内,陈继志骚扰一与朋友聚餐的女子未果,随即与多名男同伴用椅子、酒瓶等工具围殴几位女性,并将其拖行至店外继续殴打。视频上网,引发众怒(据《纽约时报》,“微博平台上三个相关标签中,有一个浏览量已超过48亿次”)。

唐山打人事件”绝非孤例(例如,2020年浙江台州的顾女士在吃夜宵时,遭到陌生男子骚扰,将其推开后被殴打致昏迷,最终住院15天,打人者分别被处以行政拘留10和13日的处罚)。对此,许多网络评论一针见血:“全国都是唐山,只是尚缺一个视频”;“人多的地方,群殴;人少的地方,强奸;没人的地方,就成了‘铁链女’等等。概而言之,现今的中国已‘遍地是灾’。但是,中共的权威说法却是‘我们党领导人民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社会长期稳定奇迹’,粉红们也在不停转发‘深夜出门撸串?不好意思,美国给不了你这种安全感’”。

唐山暴行令人发指,然而,官方反应更无耻,更令人愤怒,试举几例。

其一,唐山当局除“作秀”外(抓捕施暴者、开展夏季社会治安整治“雷霆风暴”专项行动),重点却在“封口”。

第一,拒不公布4名被打女子下落与受害详情。既不让外界探视女孩,也不让家属发声,21日通报仅称2个轻伤、2个轻微伤,对社会质疑视而不见,例如10日网上流传打人男子用车碾压女孩视频,据称女孩已死等等(详见“周晓辉:唐山女孩生死成谜 丢失监控藏血腥”一文)。网民“华夏春秋A”说,“难道是想‘瞒’?是想‘盖’?还是想‘保’?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比揭示事实真相更为重要?”

第二,犯罪现场被毁。案发地老汉城烧烤店诡异拆除,店铺易主。据网民介绍,新接手的店主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和细节,而第一目击证人老汉城烧烤店老板娘已经不知所踪。

第三,封城。唐山并无疫情爆发,但打人事件后,案发所在地路北区已经采取了“封城”措施,不许人们随意出入。所有入唐人员在火车站都会被统一安排车辆进行转运。上车前需要人车合影,到达以后司机也要进行拍照。不拍照,不能让你离站。所有回唐人员,都要登记一张表格,填写你的具体小区的具体地址。外地来唐人员,因为没有办法填写具体的所在的社区相关信息,则进不了唐。

第四,拦截记者。6月12日,贵州广播电视台《百姓关注》栏目记者张巍瀚,在唐山机场路派出所,被警察按头下跪,遭遇暴力执法(据6月17日张巍瀚在微博所发视频)。无独有偶。凤凰网的记者在唐山也被警方关了8小时。警察篡改了他的口供,硬说他是去唐山蹭流量、赚钱,还把手机里的视频全删了,威胁他不许在唐山再拍了,这事可大可小,随时可以抓进去。

其二,河北十一部门联合展开“新闻打假”,网民评论:真消息太多,当局“严打”发布者。

唐山当局的“封口”,必然得到其直接上级——河北省当局——的首肯或默许。不仅如此,河北省当局还为唐山打掩护。

例如,6月16日,新华网转发《河北日报》消息称,近日省委宣传部会同省法院、省检察院、省委网信办、省公安厅、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省广电局、省税务局、省通信管理局、省记协、省“扫黄打非”办公室等单位部门,启动2022年度打击新闻敲诈和假新闻专项行动(简称“打假治敲”)。

其实,“打假治敲”去年夏天中共就有部署,为什么“唐山打人事件”后,河北省才急忙推出呢?其所针对、要压制的难道不就是汹汹民意吗?!无怪乎舆论将此解读为“消灭唐山打人事件真消息的杀手锏”。由此可见,河北当局和唐山当局是穿一条裤子的。

其三,中央部门立规严控网络言论,律师不准接唐山案件。

6月17日,中共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根据跟帖评论行为开展信用评估,严重失信用户应列入黑名单,拟禁止黑名单用户重新注册账号跟帖评论。对此,网民评论说,“以后网络环境就是朝鲜环境了!”“用实名制控制全国网民,像唐山这样的事以后提都不敢提!”

而新浪微博,对这个尚在“征求意见”文件的精神是深刻领会、率先执行。当日新浪微博即发通告称,针对唐山打人事件,已“对320个恶意发布谣言信息的账号采取关闭措施,对352个违规用户予以禁言180天的处置”。

不仅中央部门严控网络言论。6月18日,上海市荣业律师事务所周双虎律师发帖表示,“昨晚接到通知,不许我们律师接唐山的案子。”周律师质疑,唐山的黑手已经伸到上海了?就中共官场实情来说,唐山就一个地级市,直辖市上海会买它面子?更大的可能,是司法部(管律师协会)或中央政法委出面布置的。

从以上两事来看,唐山案件的背后有巨大的保护伞,这个保护伞就在中央,就是中共本身。地方层面的黑恶势力保护伞,在唐山一地能起作用,在河北省可能也有回旋余地,但绝不可能在中央层面起到作用。而不止一个中央部门来为唐山搞掩护,这就表明中共是从所谓“党的安危”角度来看待打人事件。

结语

“党的安危”,对中共而言,关键不是事情的是非曲直、执政的正大光明,它关注的也不是世道人心、公平正义,而是自身权力的绝对掌控、予取予夺,它要的是老百姓逆来顺受、绝对服从,不得怨言、不得反抗。

从“铁链女”到“唐山打人事件”,一再证明了中国老百姓不安全感的真正来源,不是地方黑恶势力,而是地方黑恶势力的背后老大——中共。

彻底查办一个“铁链女”案件有多难?彻底查办一个“唐山打人事件”有多难?对中共来说,分分钟的事,但它就是不办,反而让受害者消声、消失,把真正打击的矛头指向呼喊正义的声音、指向民意。这样的政权,是中国人的苦难,更是中国人的耻辱。不解体它,难道要我们的子子孙孙都一代接一代地给中共做奴隶?

大纪元首发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