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2周年 分析:中共掩盖疫情难逃追责

武汉封城2周年 分析:中共掩盖疫情难逃追责
武汉封城2周年。武汉市民回忆,当时当局蓄意封锁消息,大批民众在无知中感染了COVID-19(中共病毒),面临救治困难。图为2020年1月25日,武汉一家医院收治患者。 (Hector Retama/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月23日,湖北武汉市因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大规模爆发而宣布封城。两年来,疫情在全球至少造成3.5亿人感染、560万人死亡。专家认为,中共当局在疫情爆发初期的极力掩盖,将成为国际追责的焦点。

亲历人间地狱 武汉公民再次发声

2022年1月23日,武汉公民、受害家属张海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回顾两年前的今天,武汉地方政府宣布封城,切断了一切交通,武汉成了一座死城。之前地方政府一直在隐瞒、欺骗,说可防可控、人不传人,其实他们早知道病毒的可怕及会人传人。

张海说,“就广大的平民百姓不知道,因为他们封锁了一切真相。城封了,武汉成了人间地狱,家破人亡……生离死别……”

2022年1月,北京市同时爆发奥密克戎(Omicron)与德尔塔(Delta)疫情,北京市疾控中心将疫情的源头甩锅给国际邮件,引起多位专家质疑,认为相关说法缺乏科学依据。

张海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这说明两年来,中共当局处理疫情的手法并没有改变。从武汉爆发疫情初期到今天,政府一直无法提出让民众信服的调查报告,“现在北京、深圳等城市也爆发疫情,你指望他们说真话吗?”

他感慨地说,“我时常在想,湖北省、武汉市两级地方政府,如果当初不瞒报病毒,不错失良机,何至于现在,变种病毒在全球到处传播,夺去超过500万人的生命呢?”

疫情爆发初期 中共极力掩盖

2020年1月1日,中共病毒已经在武汉爆发,有8名医师因为说了“出现SARS”而被武汉市公安以“散播不实消息”为由约谈,其中包括已故的李文亮医师。

2020年1月20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首次公开承认“病毒可以人传人”。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此前已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同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称,现在就将新型冠状病毒定义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有点为时过早。

1月24日,湖北省至少8家医院发出公告,向社会各界征集捐赠防护物资。多家医院披露,缺乏医疗物资。

1月26日,武汉市民在网上发出各种求救信息:等不到120、医院没有床位、病患只能在家等死、医院成排的尸体等。与此同时,中共展开新一轮封口行动,网信办、公安发出通知、微信公告,对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谣言”的民众抓捕、判刑。

1月28日,WHO总干事谭德塞前往北京,宣称中国披露信息透明、有能力控制疫情。多国航空公司陆续停飞来自中国的航班,英国、美国、日本、澳大利亚采用包机形式,从武汉撤侨。

1月30日,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封口、甩锅 最终难逃国际追责

北京法学博士张先生23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疫情之初,武汉市公安局对8名医师以“散布谣言”约谈,2020年1月2日、3日连续两天,通过中共央视新闻节目发布虚假的官方新闻,其维稳的手段更坐实了疫情的源头就是在武汉。

张先生说,在2020年2、3月疫情高峰时,中共企图把病毒甩锅给美国,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甚至说是美军把疫情带到武汉军运会,而“至少现在没有任何可信的证据(指向美国),相反地,铁的事实足以证明疫情是从武汉爆发的,并且湖北省、武汉市两级党政机关在疫情初期的一个多月,都在极力掩盖”。

旅美经济学家李恒青认为,中共故意拖延时间,一再讲病毒不会人传人,延误了国际社会能重视并采取措施的时机。“即使武汉宣布封城后,WHO总干事谭德塞到北京会见习近平时,还称赞中国有能力控制疫情,(国际)不需要拒绝来自中国的民众,中国不是疫区等等,结果导致全球大流行。”

他认为,过去两年,西方世界对中国共产党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一旦全球疫情获得有效控制之后,下一波肯定就是病毒的溯源,再下一步就是追责,“这一点是中国共产党永远都逃脱不过去的,全球死了那么多人”。

李恒青说,这也是令中共十分恐惧的事。

中共在染疫和死亡人数上撒谎

武汉市封城初期,确诊和死亡病例人数快速提升,但是中共一再对外公布虚假的死亡数字,张海说,“它说武汉因为新冠去世四千多人,我去过墓园,看了墓碑上的时间,那是很多很多的,怎么可能只有四千多人死亡。这种数字上的谎言,对死去的人是很不尊重的。”

不止武汉因疫死亡人数遭质疑,中共官方公布的中国大范围的、因疫情死亡的人数都被质疑造假。

据中共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大陆有4636人染疫死亡,其中有4512人是湖北省居民(占死亡整体的97%)。这意味着疫情发生两年来,居住在湖北以外的中国人仅有124人染疫死亡。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定量金融计划主任乔治‧卡尔霍恩批评,中共当局是“蓄意低报”,根本不可能。

北京法学博士张先生也告诉大纪元,“这肯定是虚报死亡和染病数字,特别是死亡的数字,尤其是武汉的死亡人数,毫无疑问是极大的谎报。”

张海分析,因为当局采用的是封门、堵户、隔离等缺乏人性的极端措施,“它为了体现它防疫的成效与优越性,就谎报感染和死亡的数字”。

清零引发经济、人权次生灾难

由于疫情升温,中共防控政策层层加码,令民众感受到严厉的监控。张先生说,“个人切身最大的感受是大量的数据监控,越来越明目张胆、赤裸裸地,一个底层的社区工作人员就可以进到电脑后台,任意把一个人的健康码、行程码变红,这个实在是太恐怖了。有必要采取如此极端、如此无孔不入的手法,来进行所谓的疫情防控吗?”

张先生还表示,像近期西安封城,社区居民面临突然被封锁在家,基本的食品、蔬菜、物质供应没有保障,这在当前物流交通便捷的社会,简直难以想像,“后勤缺乏保障,暴露出中国的党政机关的效率非常低下”。

一名要求匿名的河南律师23日告诉大纪元,“中共的清零防疫政策,使得社会管控更加极端封闭和粗暴,同时也造成了社会经济发展的极速下滑,导致出现经济危机,未来社会的发展不可预料,令人不安。”

李恒青表示,现在国际社会对于中国的疫情防控评价不高,普遍的观点认为,如果继续采取严防死守的政策,将会拖垮整个中国经济,还会危及全球物资的供应链。“这些警告反映出,中国的形象在这次疫情当中一落千丈,跟北京当局想要宣扬的所谓‘制度优势’背道而驰。”

李恒青说,中共纯粹为了政治需要,采取了零容忍政策,老百姓在不堪忍受的情况下,或将引发巨大的民变。此外,当越来越多国家选择与病毒共存,中国民众在缺乏群体免疫力的情况下,面临着疫情爆发的巨大风险,及对经济、社会各方面造成的冲击。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