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性侵女被重判 上海小红楼圈养性奴再惹议

遭性侵女被重判 上海小红楼圈养性奴再惹议
上图为上海市中心的小红楼,下图为里面的奢华装饰。(大纪元合成)

近日大陆微博热搜榜和话题榜删除了“上海小红楼案”相关话题遭反弹,有网友质疑“一案两判为哪般?”直指被骗遭性侵的女性为何也被重判?但帖子被删除,网络再掀起热议。

小红楼主犯赵富强2000年到上海谋生,经营裁缝店,还开了两间发型屋,招募女性长期卖淫。20年间垄断上海杨浦区1000多间店铺,获利近10亿元人民币。去年8月被控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组织卖淫等罪,被判死缓。

“一案两判为哪般?”

12月3日,知乎问答平台上的“上海红楼案 一案两判为哪般?”的话题遭到删除,“上海小红楼案”再引起关注。

该网友质疑判案的公正性:“一个被剪了输卵管不能怀孕的,因为被迫成为赵富强(上海红楼案主犯)的帮凶,参与组织陪侍,被判14年6个月,超过了几个官员的总刑期。”

网友质问:“更加不可想像的是,这些受害女性(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彻底摆脱了赵富强的控制,终于不再经受赵富强摧残,却统统被打入大牢,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够重见阳光。

“相反,那些充当保护伞的官员,不是免于起诉,就是量刑畸轻。”“2021年的上海大都市,还会见到如此悲催的故事。”

12月3日,知乎问答平台上的“上海红楼案 一案两判为哪般?”的话题遭到删除。(网络图片)

受迫害女子也被打入大牢

《财新周刊》今年1月发表《上海“小红楼”黑势力覆灭始末》一文,细数上海黑势力残害女性的一个个故事。赵富强欺骗、利诱、强奸女性,先后对五名女性共计实施13次奸淫,逼迫陪侍官员,甚至有两人取卵过度丧失生育能力,多人精神不正常。

网友所指的“被判14年6个月”的是1989年出生的林某,与赵富强在网络直播间认识,两人结婚又离婚,其间林某受赵富强哄骗剪断了输卵管,参与了性贿赂陪侍,跟随赵富强,被指控“诈骗罪、寻衅滋事罪、组织卖淫罪”,被判刑14年6个月。

2020年8月17日至21日,上海二中院对检察机关指控赵富强等38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组织卖淫、诈骗、强迫交易、受贿、行贿等罪一案进行了不公开开庭的方式审理。

47岁的主犯赵富强9月一审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其他37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至20年不等。赵富强等人上诉后,上海高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书显示,赵富强身边的九名女性特定关系人及四名女性的亲属也被判刑。其中四名女性自美发店时期就跟随赵富强,另五名则在2008年之后加入,她们大多为“80后”和“90后”,多在20岁左右开始与赵富强有接触并发生性关系。

其中有宗某、雷某、林某等三人与赵富强先后结婚再离婚,至少六人与赵富强育有子女,她们中的大多数连同直系亲属均曾长时间在许昌路五楼和六楼居住。

网友跟帖说,“我真的是太好奇了,这么典型的恐怖的极其错误的事件,是否有进入党的教材里,作为反面教材进行教育呢?”

上海杨浦区政法系统“地震” 主审法官落马

此外,此案也引发上海市杨浦区政法系统“地震”。杨浦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因受贿、贪污、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随后被判刑17年;杨浦区法院原院长任涌飞因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刑7年6个月;杨浦区多名国企工作人员、派出所警察、工商所人员亦获刑1年6个月至10年6个月不等。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原副局长岑宏权也落马被调查。

小红楼存在20年是如何在这种官黑勾结中发展起来的?小红楼中曾有女性多次逃出来报案都没有成功,被赵富强“摆平”了,竟有警察说,“你搞不过他的”,用赵富强的话说,“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有网友说,“想到很讽刺的,小红楼到上海妇女协会,到区政府分别几分钟的步行。每个媒体都在说着他怎样怎样嫖娼。然而有没有想过,如此光明正大的交易这么多年没有一个发现?在政府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

上个月,“上海小红楼案”的主审法官也落马。上海市纪委监委网站11月1日公布,上海市松江区法院院长、党组书记被调查。但没有提供细节。

官方履历显示,今年52岁的张铮,在上海中级及高级法院系统工作了近30年,今年7月,任上海市松江区法院副院长、代理院长,8月任法院院长。

财新网官方微博说,张铮在任上海二中院副院长期间,曾督办“小红楼”涉黑案。

值得注意的是,微博近日把“上海小红楼案”放上热搜榜。时事评论员陈思敏分析认为,这是因为当年主审的法官刚刚在11月落马。

“上海小红楼案”上热搜又被撤

日前,众新闻报导,“上海小红楼案”,这个超过5亿浏览量的超话讨论区被微博封锁,甚至输入其它关键字都找不到,引起更多人关注。

“上海小红楼案”话题讨论区被微博封锁。(网络截图)

记者今天(6日)美东时间中午搜索微博“热搜榜”和“话题榜”,前50名都没有“上海小红楼案”。“热搜榜”第一条是“各地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纪要”;话题榜排第一的是“风起洛阳到底谁是主角”,阅读量4.8亿,讨论15.4万。

但在微博搜索“小红楼”可以看到很多帖子:“小红楼案关注了两三天 现在话题也灭了 什么也搜不到了。”“太恶心了 小红楼那个词条查不到了。”

也有说,“刚刚还在热搜榜,退出就瞬间没了,赵富强就不应该缓期执行,应当立即执行,这些人的处罚这么轻,对得起女性同胞吗?​”

“热搜已经撤了,我们在这网络上,伸张无谓的正义还有什么用,受害人已经受到了不可逆的伤害,举报五次都未得到受理……(对赵富强)判个死缓,再来个保外就医,结局就是逍遥法外……”

记者再从微博话题搜索“小红楼”,还能看到很多,仅排第一的“上海小红楼案件始末”,阅读就达1403.2万,讨论1.4万。

网友说,“也就小红楼这种省市级别的还不至于全网封杀只是降热度,上升到中共顶层的运动直接给你人间蒸发!烂到根!!”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12/6/n13420076.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