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地方债近30万亿 新债还旧债如滚雪球

大陆地方债近30万亿 新债还旧债如滚雪球
中共正在加快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进度。图为2014年中国郑州一铜硬币形状的装饰物。(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今年,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直逼30万亿人民币,接近一半新增债务是用作偿还旧债。专家分析认为,地方政府疯狂发债,只能导致雪球越滚越大,这种财政运作方式是饮鸩止渴的模式。

中国财政部周二(23日)公布了最新的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数据。截至2021年10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约29.7万亿元。2021年1至10月,全国发行地方政府债券6.5万亿元。

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21日,再融资债券发行2.9万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3%。也就是说,今年地方债发行增加主要由再融资债券放量所致。

再融资债券是地方政府债券的一种类型,主要用于偿还到期地方政府债券本金。

今年8月,财政部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中国财政政策执行情况报告》(简称《报告》)表示,财政部将提升积极财政政策效能,加快下半年预算支出和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进度。

另外,包括上海和广东在内的一些地方正在实行以发行新的地方债来置换隐形债务的做法,也增加了地方债的数额。

地方政府疯狂举债 有点失控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终身教授谢田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地方债有点失控的趋势。现在地方政府的亏空,中央政府也帮不了,地方政府肆无忌惮地大规模借债,中央也没办法约束,地方政府就不计后果,更加疯狂地借债。

据介绍,2009年之前,由中央政府来代发债券,由中央政府管控来列入省级的预算。自从2015年的新预算法实施以后,省级地方政府开始独立发行地方债,债务马上就大幅度增加,2015年就达到3.8万亿,以后就是4万亿—6万亿,今年到了7万亿。

谢田指出,要是正常的政府,财政赤字这么大,就应该削减项目、缩减人员,想办法渡过难关。而中共根本不在乎,继续维持庞大的编制。中共没有真正独立的财政,虽然现在独立核算,实际上财政是“大一统”,等于各级政府上上下下一起在瓜分中国百姓的财产。

“如果经济相对较好的话,税收高一点问题还不大;如果是经济很落后的城市,债务率又高,问题就比较大。像日本的债务也很高,但是日本政府的信用极好,税收运作效益都很好,也不太愁这个事。”他说。

云南新平县一企业人士告诉大纪元记者,造成地方债务的主要是大力的基建,一开始当地政府有钱,地方有烟厂、铜铁矿支撑,比如红塔烟厂。后来这些支柱产业从地方收编国有,地方就没有支柱产业,卖地也卖不出去,税收都不够偿还债务利息,当地教师、包括公务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政府把债务转嫁给企业。“老板和政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跟政府合作赚不到钱。政府把工程承包给企业,政府不给老板钱,破产的是老板,农民工可以起诉老板,但老板不能起诉政府。”

比如,当地一家客运站,是私人垄断性行业,已经申请破产。地方财政收入依靠罚款,交警可以贴罚单,现在贴罚单承包给城管了,隐性收入现在没有,卫生局罚款都明着来。

谢田认为,用再融资债券来清理地方债务是自欺欺人,用新的债来还旧债,债滚债,越滚越大。

“举债可以用来刺激经济、刺激房地产开发,比如基建刺激经济,政绩也显得比较好。现在房产业销售放缓、房企出现问题的时候,债务偿还的问题及还利息、还本金的问题就会出现,说到底就是权力没有约束没有控制。”

“一个正常的政府,市政府与省政府想借债,市议会和省议会不会同意,老百姓的民意代表不同意,不会允许政府这样疯狂地借债。而中共体制下省人大也好,市人大也好,没有力量来约束这个政府,权力不受制约的时候,它就用疯狂借债和强行摊派来作为一种敛财的手段。”

谢田认为,最后中共就是更疯狂地印钞了,没有别的办法。中共的中央政府它也没有别的办法,财政收入没有那么多的话,只能印钱,最后就是通货膨胀,大家一起死去,基本上就是这样。

“以前那些个独裁专制政府,特别是因为通货膨胀垮台的时候,并不是他们不知道这个通胀的危险、印钞票的危险,他们知道,但是其实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这样做。现在中共就是这样。干脆就不管明天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就这个末日心态在做。”

地方债滚雪球 恶性膨胀

华裔经济学者李恒表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两年疫情严重,经济下滑,地方税收是非常有限的,地方政府要停转,没别的招只能印钱,又怕通货膨胀太厉害,最好的一个办法就是发债,尤其是发外债。就是饮鸩止渴一个模式。

2021年10月12日,深圳市政府发布,已完成离岸人民币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50亿元人民币。

李恒青说,“中央财政部也通过中国银行、汇丰银行在香港发债,还在伦敦发人民币主权债券,还发了美元主权债。发内债也可以,把银行的钱拿出来,供政府做建设,其实是堵它的财政亏空、堵窟窿。”

“中央政府让地方政府去发债,搞一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券发得满天飞。结果前一段时间很多的企业出了大问题,包括国企,甚至是地方政府,债券到期了,别说还本了,连付息都还不上。”

他指出,举债本身也是一种战略的选择,用别人的钱把本地的经济发展起来,然后把钱还上。但中国政府完全不一样,中国地方政府的这些官员,借债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要还钱。

在中国,大部分地方基建项目是由政府通过招标与企业进行合作开发的。

他分析说,“因为政府是行政主体,不是经济主体,不是法人,他让企业去贷款,以发展经济为名,用政府税收做担保,但是很多的担保都是无效的,叫做灰色地带。所以政府说欠了多少债,实际上都是假的,灰色地带根本没有算。”

“而在西方国家,债务永远要放在债务(liability)那块,包括实际发生的债务和担保的债务。中国地方政府不愿还钱,就一直在滚雪球,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在近期内恶性膨胀,就在于此。”

在2014年, 财政部曾公布了《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纳入预算管理清理甄别办法》,着手清理地方存量债务。

李恒青指出,中共高层对地方政府债务到底欠了多少根本就不清楚,全是灰色的。中国各地的资产负债表,各政府报的数字都是编,国家统计局的那个数字那更是编,就是一级骗一级,他们到底对外欠了多少钱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结果整顿还没有开始,经济上就越来越不好,现在也来不及整顿了,又回去了,有本事你们想尽一切办法去发债,拖欠工资太长了,老百姓造反了怎么办?能够发出债来不就有钱花了,得过且过,现在都是这个想法。”

李恒青认为,中国的债务危机是一触即发的。因为债务规模太大,各方面企业债政府债加在一起,他预估地方债务已经超过了300万亿,接近400万亿。

“再加上中共官员不是用市场经济的方式管理国家,都是拍拍脑子想起来就搞一个,没什么好结果。”他说。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