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近平怒查恶俗维基冤案 广东当局急掩案中案

习明泽个资曝光后“恶俗维基”服务器管理员牛腾宇(右)重判14年;“恶俗维基”网“站长”顾杨阳的名字消失,牛腾宇变成“主犯”疑办案方受贿。(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顾杨阳(左)为「恶俗维基」网站前站长;牛腾宇(右)为运维人员。(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女儿习明泽个人信息在海外网上被曝光,北京中央下令广东公安查办,但负责查案人员涉嫌收受贿赂,把案件“移花接木”嫁祸中国大陆境内的“恶俗维基”运维和会员,令24名网络青年蒙冤获刑,其中牛腾宇被重判14年。目前青年家长坚持维权,事件引发国际关注。最新消息指,北京已经过问该案,十余名涉案公安、政法委负责人等相继被抓或落马。但广东仍掩盖权钱交易案中案”,以三条“罪”嫁祸牛腾宇母子。

传北京高层介入 广东方面三条罪嫁祸牛腾宇母子

据自由亚洲电台23日报导,因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个人信息曝光引发的“恶俗维基”冤案,近期疑有北京高层开始介入。今年5、6月期间,包括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在内的十余名广东警察、公安局负责人和政法委官员相继被抓或落马。

报导援引曾曝光中港贪腐官员的海外“支纳维基”主编L先生表示,一周前,他们从广东国安内部人士信息源获悉,北京已经介入整个事件调查,特别要广东方面交代为何对牛腾宇重判14年。

L先生透露,广东当局祭出三个荒谬的理由,包括指称牛腾宇母亲为法轮功学员;近年与海外反华势力勾结,不断接受外国资助;牛腾宇和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合作为中国国安部做外挂,获取并出卖国安内部数据等。

“支纳维基”主编L先生说,这些理由非常蹊跷,如果牛腾宇和很多人合作卖外挂的话,为什么不把其他合作人,比如说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人给抓起来呢,这明显就是非常荒谬、无中生有的理由。

L先生认为,广东方面此次给出的理由非常阴险,皆是中共高压红线,想借此阻止牛腾宇翻案,以掩盖其权钱交易事实。

L先生指出,“恶俗维基”案除公检法移花接木、酷刑逼供等恶劣手段,其中还有钱权交易的“案中案”。“恶俗维基”案原站长顾杨阳利用家人关系,获得公安信息库的资料,并在“恶俗维基”网公开。据称,顾杨阳是办案方早先认定的主犯,后其家人以巨额行贿方式打点广东各方,为顾杨阳销案,而将网络技术高超的牛腾宇构陷为主犯。

自由亚洲电台拨打顾杨阳父亲顾德康及母亲杨晔的手机,顾德康未接电话,杨晔接通后立即挂断。传顾德康为上海教委官员;杨晔则是阿里巴巴股东。

L先生还说:根据我们查明,顾杨阳家与广东方面权钱交易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通过现金、银行转帐,给广东茂名公检法各级部门都挨个打点过了,花了巨额。把牛腾宇打成主犯,广东方面为了掩盖钱权交易、徇私枉法、贪污受贿,他们疯狂报复牛腾宇。所以为什么北京介入这个事情以后,他们还嘴硬,他们怕这个事情曝出去会受到惩处。

对于传言广东方面对重判牛腾宇向中央提出的理据,牛腾宇的母亲可可也严词否认。她说辖区派出所已证实她不是法轮功学员,自己根本就没有炼法轮功;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否认与牛腾宇合作为国安写外挂,他们也从未拿过境外任何资金。

可可表示,儿子辛辛苦苦写软件赚钱,自己卖画为生,因为这个冤案她还欠许多人的钱都还没还呢,他们编谎都编得这么滑稽,这都是广东那边为了掩盖罪行。

恶俗维基案被指办成冤案

2019年5月,境外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纳维基”先后曝光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当年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专案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办案单位。

办案单位因无法抓捕海外曝光者,将罪责移花接木嫁祸中国大陆境内的“恶俗维基”运维和会员,从2019年6月起先后在全国抓捕数十名年轻人,以酷刑逼供方式迫使当事人认罪。

2020年12月29日,24名年轻人获刑。其中年仅20岁的“恶俗维基”运维人员牛腾宇被以主犯之名获重判14年。牛腾宇在二审上诉期间与辩护律师会见时,才将遭吊打、被剥光衣服用打火机烧生殖器、拍裸照羞辱等非人折磨曝光。5月初,牛腾宇与母亲会见时再披露顾杨阳家人与广东各方权钱交易令其被构陷为主犯。

案件引发国际关注。3月30日,牛腾宇的母亲与9名驻华使馆人权官员会面。4月23日,广东省茂名中院二审秘密宣判,维持原判。目前牛腾宇被移至广东省肇庆四会监狱。本周,8名因“恶俗维基”获刑者出狱,皆由各地国保陪同父母接回,获释者和家属均被严密监控。

L先生早前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的信息是由“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对外曝光,才导致国内“恶俗维基”网站的24名运维人员、会员被判刑,因此他们对该案一直严密关注。他曾多次喊话中共当局,表示愿承担习近平亲属信息曝光一事的责任,要求中共当局不要冤枉无辜者。

牛腾宇母亲可可则认为,从早前牛腾宇会见律师及与他相见时提到,办案方在牛腾宇提及顾杨阳是“恶俗维基”站长时,多次对他施以殴打并发出死亡威胁,牛腾宇更在办案警察让他在电脑上看讯问录影时,利用电脑知识快速恢复警察电脑中的“阴阳文件”,即分别呈给广东公安厅与中国公安部的文件,前者主犯为顾杨阳,其后顾杨阳的名字变为牛腾宇。目前顾杨阳已被销案。可可质疑其中存在钱权交易,请求北京进一步调查。

可可说:我去见牛腾宇的时候,他说“妈妈,我太冤枉了”,提审他的时候,他只要说网站是顾杨阳的就会挨打,那个杨观耀对他说“再提顾杨阳的话,我就把你的牙一颗一颗敲掉”。听说国家对这个案子好像重视了,我就希望专案组彻底调查,只有纠正这个案子,才能彰显法律的尊严,提高政府的公信力,挽回茂名对国家和习主席造成的形象的损害。

据报导,“恶俗维基”原站长顾杨阳于2019年6月14日被抓,2020年2月撤案。“支纳维基”主编L指出,广东茂名各方收受顾家巨额行贿款后,先是把抓捕到案的顾杨阳定为自首,再变为指控证人,及至脱罪。在此过程中,牛腾宇成为案件最大的替罪羊。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29025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