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开会罕见点名 中共整顿学区房的背后

政治局开会罕见点名 中共整顿学区房的背后
北京西城学区房近年来价格屡创新高。今年开年后,德胜等学区房有的一夜间涨了40万元/㎡。图为北京楼市。(Feng Li/Getty Images)

作为北京教育强区的西城区,当局近日推出“731新政”,给试图为孩子争夺有限学位的购房家长泼了一盆冷水。据报,该政策并非仅限于西城一隅,而此前中共高层已罕见地发出了整顿学区房的信号。

有分析人士认为,当局整治学区房的目的并非关心义务教育均等权的问题,而是优质教育资源能否被中共长期占有的特权问题。

中共抓人恐吓 整治房产中介

7月9日晚间,北京我爱我家在官方微信上发布“致客户的一封信”称,自7月12日起,公司西城、东城辖内门店、海淀主要学区周边门店,将采取闭店学习方式,对门店经纪人员进行不少于一周的全员强化培训学习。学习内容包括北京市房地产调控政策规定等。在闭店培训期间,暂不承接新委托业务。

据《新京报》报导,7月6日,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官方微信号消息,区房管局组织辖区内链家、我爱我家、21世纪不动产、麦田、中原等主要房地产经纪机构于7月4日召开工作会,官方对房产中介提出了“三不”要求,包括各机构不得以学区房为卖点发布房源等。

同一天,西城区房管局发布通报称,“北京我爱我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2名员工,针对西城区教改政策发布煽动性信息引发群体性聚集,已被刑事拘留。”

望子成龙 巨额购房款恐打水漂

近日,北京西城区严格执行多校划片,重金购买学区房家庭的孩子无缘“牛小”,德胜、金融街、月坛顶级学区房迎来闷雷,并有炒作房产的中介因事遭刑事拘留,一时间学区房热议四起。

北京教育资源最为集中的东城、西城、海淀三区,俗称“东西海”,均执行了严厉的多校划片政策。

日前,北京西城区结束了2021年小学多校划片入学意向填报工作,不少家长在登记意向学校时意外发现,原本可以进的“牛小”基本没有学位,只能选择其它片区的普通小学。

比较热门的学区房片区德胜学区、月坛学区均是这种情况。西城区是北京的教育高地,区内排名前三的德胜、金融街、月坛学区名校聚集。

西城学区房近年来价格屡创新高,德胜已飙升至约17万/㎡,金融街更是在20万/㎡以上。今年开年后,德胜等学区房有的一夜间涨了40万元。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陈新(化名)和妻子在去年11月买了北京市西城区德胜学区的一套“老破小”,面积仅60平方米出头,但总价接近800万元。凭着这张“房票”,他原本以为,即将上一年级的孩子从起跑线上就能得到最优质的小学教育。

7月2日,北京市西城区2021年小学多校划片入学意向填报工作在当日启动,包括陈新在内的西城区德胜、月坛学区的一批家长发现,学区内小学已经没有多校划片的招生计划了,孩子只能调剂去学区外上学。留给他们选择的,只有相邻学区不知名的学校。这让陈新始料未及。

陈新的妻子前往西城区教委打听进一步的信息。在区教委外,她遇到许多情况相似且都忧心忡忡的家长,这才知道,大家都因为“731政策”遭遇了同样的问题。

“731”的时间节点,来自于2020年4月西城区教委发布的一纸文件,文件规定:自2020年7月31日后在西城区购房并取得房屋产权证书的家庭适龄子女,以及此日之后户籍从本市其它区迁入西城区的适龄儿童申请入小学时,将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相邻学区内入学。

中共整治学区房为出生率?

4月23日,北京海淀区、西城区、东城区都发布了入学新政策,进一步明确了“多校划片”政策。同时,一个学区房,原则上在6年内只提供一个登记入学学位,而海淀区还宣布,将从2022年起实行“九年一学位”。

今年以来,中共接连出台多项有关教育的新举措,表面上看是为了整治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市场乱象,但真正的目的并非如此。

6月1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实施顶格罚款,共达3,650万元人民币。随后,北京、上海、深圳,就开始加大力度打击培训班、辅导班、网上授课软件。

据路透社报导,有消息人士表示,中共计划在6月公布比预期更严格的新规定,整顿规模达1,200亿美元的民间教育培训行业,目的在于减轻学童的压力,并通过降低家庭生活成本来提高出生率。因为中国的人口出生率大幅下降,老龄化加剧。

6月25日,《华尔街日报》也引述知情人的消息说,中共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因为对中国人口前景的担忧,已迅速成为中共政府的重中之重。

无独有偶,上海今年初也大力打击学区房炒作。今年3月底和7月8日,西安市先后发布了关于二手住房的多项具体要求。其中,官方要求房地产经纪机构、房地产销售服务人员不得以“学区房”“学位房”等名义炒作房价,不得诱导小区业主参与哄抬房价。

中共政治局罕见关注学区房的背后

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也召开会议,又重申了“房住不炒”的定位,并提出“防止以学区房等名义炒作房价”。外界注意到,由中央直接点名学区房非常罕见,也对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释放出了强烈的信号。

那么,中共高层为何突然关心起学区房来了呢?“网络大V”江峰在自媒体《江峰漫谈》节目中认为,不是义务教育均等权的问题,而是优秀的教育资源能否被中共长期占有的特权问题;是大一线城市高级领导、中央各级领导的孙子们上学名额被挤占的问题。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7/10/n13081137.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