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被迫停刊 编辑部人员痛别 各界回应

苹果日报被迫停刊 编辑部人员痛别 各界回应
香港《苹果日报》6月24日出版最后一份实体报纸,在旺角一个报摊,凌晨有巿民排队准备购买。(宋碧龙/大纪元)

苹果日报》周四(6月24日)出版100万份最后一份报纸。与此同时,香港民众和国际社会纷纷发声,谴责港府和中共暴政打压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同时警告说,港人已同中国大陆民众一样,媒体消费被当局有效控制。

各界回应

以下主要路透社总结的一些香港民众、《苹果日报》员工及国际社会对报社被迫关闭的回应。

《苹果日报》设计师Dickson NG说:“从今天以后,香港没有新闻自由……我看不到香港有任何未来。

“我今天感到非常地失望和愤怒。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这个有限的团体,公司和报纸在这种情况下被迫停止运营。”

《苹果日报》支持者San Tsang说 :“我认为,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所以我想出来买一份报纸。我不明白为何香港(政权)甚至不能容忍一份报纸。”

国际特赦组织亚太区域主任Yamini Mishra说:“《苹果日报》被迫停刊是香港近代史上媒体自由最黑暗的一天。该报因发表批评港府的文章和报导有关香港的国际讨论而被政府有效禁止。这是对言论自由不可接受的攻击。”

Mishra还说,《苹果日报》员工被捕、新闻材料被没收和资产被冻结,将令所有在香港经营的媒体不寒而栗。这也让读者深感震惊,他们的媒体消费现在被当局有效地遏制了,就像中国大陆的人们一样。

香港记者协会会长陈朗升(Ronson Chan)说:“我们敦促政府履行保障新闻自由的承诺……让从事新闻行业的人毫无顾虑地服务香港。

“如果写文章会有后果,我们会非常担心。我担心这会让社会感到,或者说我现在的感觉是,人们会因为他们写的东西而被关进监狱。这导致了对该城市言论自由的巨大担忧。”

国际新闻学会(IPI)执行主任Barbara Trionfi说:“对《苹果日报》的骚扰是北京当局压制一个批评性新闻机构的又一次努力。

“这侵犯了香港人获取独立新闻的权利,进一步消除这个特别行政区的新闻自由。”

“在颁布一年后,中国(中共)的香港国家安全法证明它正是批评人士所担心的:一个压制独立新闻报导的现成工具。”

“随着香港的自由被一点点地剥夺,国际社会不能保持沉默。IPI全球网络与 《苹果日报》的记者和工作人员站在一起。”

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说:“香港当局强行关闭《苹果日报》,这对香港的言论自由是一记令人心寒的打击。

“很明显,国家安全法赋予的权力被用作限制自由和惩罚异议的工具——而不是维持公共秩序。”

欧盟发言人说:“《苹果日报》在香港的业务被关闭,清楚地表明北京强加的《国家安全法》是如何被用来扼杀新闻自由和对意见自由表达的。

“它的关闭严重破坏了媒体自由和多元化,而这对于任何开放和自由的社会都是必不可少的。对新闻自由的侵蚀也与香港作为国际商业中心的愿望背道而驰。”

从事教育工作的Maria Tse说:“我的情绪就像天气下雨一样。我相当难过,因为这是我从小就读的报纸。”

台湾陆委会表示,“这一不幸事件不仅为香港的新闻、出版和言论自由敲响了丧钟,也让国际社会亲眼目睹了共产党政权的极权主义和专制。”

《华尔街日报》报导,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新闻学讲师Sharron Fast说:“我们所熟知的自由政治言论时代结束了。”她表示:“《苹果日报》此时停刊几乎让人感觉我们处于崩溃的边缘。这座城市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是很自然的。”她称香港最近出现了针对书籍、艺术和电影的审查行动。

《苹果日报》编辑部人员痛别

这家创刊26年的报纸受到了来自香港政府的巨大压力。过去几周,香港政府冻结了该公司的资产,扣押了记者的电脑,并依据去年中国政府为打压异见在香港实施的国家安全法对该报的两名高管提出了指控。对中共政府持批评态度的黎智英持有《苹果日报》的多数股权,他目前正在监狱服刑。

23岁的Yau Ting-leung在这家民主派报社才做了不到一年,而这曾是他的梦想工作。但现在事情已经不能继续了。

尽管报社管理层发出警告,让员工留在家中,但Yau和许多其他人一样,仍出现在办公室内。

“我今天不用写任何东西。我负责‘挽救’我们的工作,包括我们的获奖报告,”Yau说。但他无法完成:“无论我多么努力地备份……只是没有足够的时间。”

“我们都会突然开始哭泣,因为我们实在不忍心看到这样的结局。”Yau说,但同时,“大家也很高兴。我们可以一起度过这最后一天,团结一致地做这一件事”。

在被抓后获得保释的《苹果日报》副社长陈沛敏在墙上贴有“我爱苹果”标志的新闻室里徘徊,眼睛红红的。

“很难控制我们的情绪,”她说。

最后一版刊登了陈沛敏的告别信,信中说,当一个苹果被埋在土壤下面时,它的种子会变成一棵树,上面长满更大更美的苹果。

“永远爱你们,永远爱香港。”告别信说。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6/24/n13045075.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