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中国跑圈最黑暗的一天”——谁之过

田云:“中国跑圈最黑暗的一天”——谁之过
2021年5月22日,甘肃省白银市山地马拉松遇极端天气,主办方未就恶劣天气做出预警,同时救援不力,导致21人遇难。(视频截图)

5月22日,甘肃黄河石林百公里山地越野赛惊爆悲剧:选手们遭遇大风、冻雨、冰雹,21人被活活冻死,遇难率高达12%。此事件震惊中外,引发大陆公众愤怒,被称为“中国跑圈最黑暗的一天”。赛事主办方在组织和应急救援等多方面的漏洞被曝光,这场惨剧实乃人祸。

外界评析指向数个疑团:为何主办单位未按规定强制要求选手携带防风及保暖外套?为何天气预报未发挥作用?在多名选手发出求救信号后,主办方为何未立即停赛?补给为何不到位、救援为何迟缓?

本次赛事由甘肃省白银市委、市政府主办,白银市体育局、景泰县委、景泰县政府承办,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具体赛事运营。也就是说,主办方是中共官方。那么,中共要如何向人民交代?

5月23日,白银市市长张旭晨在新闻发布会上将这起事故定性为“因局部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这等于以“天灾”作结,无疑要洗脱“人祸”的罪嫌。

再看三篇党媒报导。《人民日报》消息称:“22日,甘肃一山地马拉松赛遭遇极端天气。截至23日早上8点,共搜救接回参赛人员151人,其中8人轻伤,在医院接受救治。21名参赛人员找到时已失去生命体征。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对事件原因进行进一步深入调查。”

新华网发文称:“事故发生后,甘肃省委、省政府高度关注,启动应急预案。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带队赶往事发现场,组织开展救援处置。随后,甘肃省委、省政府成立现场指挥部及7个工作组。

“23日1时左右,指挥部已确认151人安全,但剩余21名参赛人员伤亡情况仍未明晰。经过2个多小时后,指挥部明确剩余21名参赛者中有16人遇难,5人失联。随后,遇难参赛者增加至20人。23日9时许,最后一名遇难者遗体被找到。指挥部确认,遇难人数达到21人。”

这两条消息把“151人安全”置于内容前方,最后才提到死亡人数,而《人日》竟连“死亡”或“遇难”都不敢说,代之以“失去生命体征”。人们从报导里看不出事故的恐怖及官方受到的震动,也感受不到政府对逝者的哀悼。

5月25日,《甘肃日报》提及习近平对此事做出指示,称之体现了“党中央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厚重情怀,充分体现了对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高度关切、对参赛运动员的亲切关怀”。

显然,官媒姓党,严格遵守党的原则:突出党的“伟光正”,务必淡化灾情,撇清或降低人祸成分,目的是疏导民愤,引导舆情。

与党媒之侧重点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参赛者披露了救援不力的惨烈事实。例如:选手遇险后在微信群里呼救,两小时后主办方才宣布停赛;有人在失温状态下依靠咬舌头以保持清醒;有人冻昏后被村民抬到窑洞里,才得以活命;还有人在下山时打过四十多个救援电话,但却未得到清晰的回应和指引,直到手机电量不足。

试问:假如中共当局早些“高度关注”,假如省政府、市政府在比赛前就成立“7个工作组”,假如自上而下的所有相关官员和责任人都严格遵守规定,真正地抱持“生命至上”的态度,这场灾难不是完全可以避免吗?

目前,中共官方尚未公布21名死难者的死亡原因,也未见任何官员或人员受到处罚。事实上,除了赛事直接承办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外,间接酿成悲剧的社会环境和体制弊端也值得检讨。

有网友犀利地提出,许多文体活动存在经济诱因,“马拉松比赛在一路的适当的距离是需要组织者安排各种救济人和物的……这起码的常识和规范都没有,真不明白谁是背后的财主。”

陆媒报导,5月22日,白银市副市长在越野跑开幕上讲话称,“将这次马拉松赛事作为一个平台,全方位展示白银的黄河风光、特色旅游、城乡建设和人文精神。”可见,地方政府把此类活动当作宣传和招商的窗口,动人的口号喊过,紧急关头,却不见保障生命的及时救援。这种关键性缺失,或无意,或有意,不只出现在此次长跑中,而是贯穿于中共的整个执政史。

甘肃马拉松的群死群伤,联想到危害数百万、数千万人群的毒奶粉、毒疫苗、毒食品,以及豆腐渣工程,再到殃及全球的病毒和疫情,哪一次事件不是以中国民众的生命健康为代价?哪一次事件不被中共利用、化悲为“喜”,逆转为党的“赞歌”?

旅美作家曹长青在推特上怒评:“百年前有泰坦尼克号沉船惨剧,但那时没飞机,更无电话和网络。而今天有直升机、手机(参赛者已发简讯求救)。中国飞船已上到火星,却能发生如此惨剧!比赛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援救方案?简直像人为谋杀!独裁制度草菅人命。”

多名国内顶尖马拉松运动员倒在了赛道上,令人无比痛心。安徽的梁晶年仅31岁,留下妻子和2岁的女儿。四川绵阳的黄关军是聋哑人,曾获得残疾运动会的冠军。他从小喜爱长跑,近年来依此换取微薄奖金。为了参加甘肃越野赛,他缴纳了一千元报名费,相当于半个月的工资。

黄关军遇难后,许多网友抨击大陆社会资源分配不公,残障人士(包括残疾运动员)得不到足够的福利救济。

据悉,黄关军一岁时因为打错了针而导致聋哑。这个细节值得注意。黄家是否因医疗事故而得到赔偿?从黄关军经常以泡面果腹的窘境来看,他并未获得应有的补偿和保障。即使生活艰辛,黄关军仍坚持训练,希望“跑赢全世界”,却不幸未达终点。

当前,中共正面对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呼声,也面对着国际社会对其在香港、新疆等地侵害人权的谴责。此际,甘肃马拉松重大意外从又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共治下漠视生命安全的乱象,引人深思。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5/26/n12975723.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