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案仅十天被诉至法院 律师辩护受阻

孙大午案仅十天被诉至法院 律师辩护受阻
图为2019年9月24日,孙大午在河北的饲料仓库里。(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被誉为中国企业家良心的河北民营企业家、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及其家人、员工等人被当局批捕后,该案于4月26日被移送至检察院,但仅仅十天就被起诉至法院,导致辩护律师无法完成基本辩护工作,并被当局施压。

当局4月21日对孙大午等21人发出批捕通知书。4月26日,中共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发公告称,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已被移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

最新进展:当局创纪录十天匆匆起诉至法院

根据可靠消息,5月6日大陆五一长假之后的第一天,辩护律师先后收到高碑店市人民法院的通知,被告知孙大午等21人(或单位)一案已经由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起诉至该法院。

该案从4月26日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到5月6日起诉至法院,仅仅十天时间,而且期间包括五一长假。

按照正常程序,从检察院审查起诉到起诉至法院期间,辩护律师需要完成阅卷、会见当事人、递交法律意见等基础辩护工作。而本案涉及21名被告人(或被告单位),9项罪名,348册卷宗及鉴定材料,十天之内几乎没有一位辩护律师能够完成这些工作,一些辩护律师甚至来不及到检察机关递交委托手续。

当局批捕通知书中的指控包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强迫交易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妨害公务罪等。

律师团队表示,本案涉案人数、涉嫌罪名卷宗材料之多,审查起诉时间之短,在大陆检察史乃至法律史上可谓开创了绝无仅有的历史先例。

高碑店市人民法院已经通过司法局、律所等各种渠道,催促、要求各被辩护人最迟5月7日下班前要向法院递交委托手续,并直接派工作人员前往部分辩护人所在律所送达起诉书、卷宗光盘。

知情人:当局给律师施压 要尽快结案

根据知情人5月7日透露,没想到当局这么快,当局是想尽快结束这个案子,同时给律师施压,官方首先在程序上就在践踏法律。

该知情人说:“(当局)现在就是压缩一切辨护的时间和空间吧,排除所谓的‘干扰’嘛,他们认为是干扰,目的就是想把这个案尽快地判决下来。现在马上就到‘七一’了,(中共建党)一百周年,‘六四’和‘七一’都是比较敏感的时间点,他们肯定是想避开这个时间。”

他表示,律师们要为维护律师的辨护权、合法权益,要去发声,但连卷宗都看不完,怎么去上庭为当事人辨护?现在不形成强大的外部舆论压力,是根本阻拦不了官方这种强势推进的。

除了变相阻止律师辩护,这位知情人表示,当局还找各个律所,找司法部门、行政部门给律师压力,不让发声。

该案的多位辩护律师在今年3月份前往高碑店市公安局要求会见当事人的时候,就遭到警方以各种借口阻挠。

孙大午一案被当局于2020年11月抓捕或监视居住的二十多人包括孙大午及其家人、集团员工。随后,当地政府派出29个工作组接管了孙大午的大午集团

此前2020年8月,大午集团的房屋被强拆,导致大午集团和当地警方发生冲突,多名大午集团的员工和管理人员一度被抓,大午集团公开抗议。

孙大午还曾于2019年公开大午集团上万头猪死亡,要求政府确认当地是否爆发非洲猪瘟;此前曾于2003年因言论触及中共红线被被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近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表示,孙大午是个优秀的民营企业家,另外更重要的是他有强烈的公民意识和非常深厚的社会关怀,他创办的大午集团是民间自治的典范。胡平说:“孙大午体现的价值、意义并不比马云低,在我看来还要更高。”

法律学者、独立时评人虞平表示,孙大午案具有风向标意义,对中国其它的类似民营企业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5/7/n12932224.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