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轮功学员抗议大公报诬蔑 促撤文并道歉

香港法轮功学员抗议大公报诬蔑 促撤文并道歉
5月3日,香港法轮佛学会会长梁珍到《大公报》位于香港仔的总部抗议并递信,强烈谴责《大公报》捏造事实,要求《大公报》撤销诬蔑文章,并公开道歉。多家传媒到场报导。(宋碧龙/大纪元)

5月3日下午4点,香港法轮佛学会会长梁珍等4名法轮功学员前往位于香港仔的《大公报》总部,谴责《大公报》连续刊文诬蔑法轮功跟踪偷拍、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要求其撤回文章并道歉。《大公报》如临大敌,拉下铁闸应对,报社代表站在门口却摆手不敢接信。

香港法轮佛学会会长梁珍递信给《大公报》代表,该名代表摆手不敢接受信件。(宋碧龙/大纪元)

《大公报》拉闸 闭门不出

在法轮功学员到场之前,《大公报》所在的兴伟中心,保安拉下铁闸。

梁珍表示,她曾致电《大公报》采访部、编辑部,均无人接听电话;她留言请该报社长、总编回电,但是始终没有收到回复。香港法轮佛学会事先也以电邮向该报发放了采访通知,但是也不见该报任何记者现身。

梁珍代表香港法轮佛学会在《大公报》总部附近宣读声明。对于《大公报》诬蔑法轮功为“X教”,声称要以“国安法”取缔法轮功,梁珍表示,香港法轮佛学会是香港合法注册的社团,《基本法》保障香港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她又说,“法轮功在大陆也没有受到任何法律禁止,即使在2014年6月中共公安部认定的14个邪教组织中,也没有提到法轮功。”并且,法轮功书籍无论在香港还是大陆都是合法的。2011年3月1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已经废止了对法轮功书籍的禁令。

梁珍又指,今年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29周年,越来越多人了解了法轮功真相。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甚至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酷刑虐杀。经过22年迫害,法轮功反而洪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使全世界超过一亿人身心受益。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修炼原则,赢得世人的广泛尊重和认同,得到各国政府超过200多项褒奖。

克服恐惧 向跟踪说“不”

梁珍也谴责《大公报》多年来跟踪她以及多名法轮功学员,“伤害了我和家人的隐私,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对此我提出严厉抗议”。

梁珍4月24日在家中遭可疑人士谎称送外卖敲门滋扰,4月26日外出采访途中又被人跟踪。梁珍质问对方为何跟踪她,是否《大公报》记者后,可疑男迅速逃跑(点击看相关报导)。梁珍在4月27日前往旺角警署报警。在梁珍报警后,《大公报》翌日(4月28日)继续刊登在梁珍住所楼下偷拍的照片。

梁珍也透露,有法轮功学员因为连日遭跟踪,感到情绪困扰,不敢出门。

她强调,今天出来抗议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克服了恐惧,选择向中共这种跟踪的下三滥手法说“不”,“我们香港人不应该活在恐惧之中”。

梁珍说,在大陆人们互相缺乏信任,没有安全感。来到香港后,她觉得香港很安全。“但是最近,我感到香港不再安全,到处都是间谍与跟踪。”“我不希望这种生活成为我们的常态,我们有自己的生活和家庭,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守法民众,我们不应该受到这种滋扰,为什么好人要被坏人整天跟踪?”

法轮功学员承受无名苦难 呼唤正义良知

梁珍也指出,“暴政谎言的最大受害者,是那些听信了谎言的普通民众。”《大公报》使用“文革”语言,煽动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以虚假报导蒙蔽无辜民众,使其助纣为虐,犯下罪过。

“过去22年中,法轮功学员承受了巨大的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梁珍说,“无论严寒酷暑,无论刮风下雨,学员们都义务坚持站在街头派发传单,传播真相。”她强调,法轮功学员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让民众有机会看到、听到被中共强权封锁的真相,为的是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摆脱谎言的禁锢,自由独立地思考人生。法轮功学员所争取与捍卫的,是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

梁珍也指出,《大公报》发表社评,质问港府为何还没有取缔法轮功,“要指挥港府来做这做那,本身就把位置摆放错了……法轮功的存在已经成为香港有一国两制的象征。如果香港失去言论自由与信仰自由,香港不再是香港,将对香港、对中国的未来带来巨大损失。”

香港法轮佛学会要求《大公报》撤销对法轮功的诬蔑文章,并公开道歉。梁珍强调,保留对不实及诽谤内容诉讼的权利。

5月3日,梁珍(右二)等4名香港法轮功学员代表到《大公报》位于香港仔总部抗议并递信。周小姐(左二)4月13日也遭遇疑似中共特务谎称送外卖上门骚扰;刘先生(右一)在位于维园的炼功点教新学员炼法轮功时,遇到谎称新学员的《大公报》记者,并捏造他说的话。(宋碧龙/大纪元)

受害者自述遭《大公报》抹黑

其中一名遭《大公报》偷拍及诋毁的法轮功学员刘先生随后也宣读声明,谴责该报捏造他说的话。

刘先生在位于维园的炼功点教新学员炼法轮功,遇到谎称新学员的《大公报》记者。

刘先生表示,该报刊登的报导中,称他在炼功前“发号施令”,让众人“向国安公署发功”等,“都是无中生有的谎言”。刘先生说,“我们炼功就是按照我们师父教导的五套功法,全部公开,在网上也可以免费下载,不会好似《大公报》所描述对着某地方‘发功’。”

再有法轮功学员遭“送外卖”滋扰

法轮功学员周小姐随后发言,讲述她遭遇疑似中共特务谎称送外卖上门骚扰的经过。4月13日中午,她外出回家,楼宇管理员对她说,有一男一女称到她住的楼层送外卖。周小姐表示未叫外卖,她顿时感到事有蹊跷,于是与管理员上所住楼层查看,只见一名年轻男子正站在她家门的防火逃生通道上。

周小姐问:“你是什么人?”当听到周小姐问男子的声音时,与该男子一起的女子慌忙跑上楼想躲避。周小姐喊到:“不要跑!跑什么?”周小姐与管理员拦住了他们。他们声称是送薄饼(pizza)的。周小姐问他们,送给什么人,叫什么名,把收据拿出来看,送外卖要两个人送吗?他们都答不上来,只是称有人网上订购的。周小姐说,他们拿的薄饼像是有人动过,不像新买的。

周小姐警告他们,不要再来搞事,“你们再搞,我就报警拉你们两个。”两人显得有些紧张,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周小姐说:“我想这两人很可能是中共派来的特务。”她呼吁中共特务尽快醒悟,不要再助纣为虐、害人害己。“千万不要帮共产党卖命,当共产党利用完你之后,觉得你没有利用价值了,或怕你会泄露它们的秘密,它随时都有可能暗算你的,那时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大公报》拒绝接信 梁珍质问是否心中有鬼

在法轮功学员发言后,梁珍前往《大公报》所在的兴伟中心递信。有自称大厦物业管理处职员说,《大公报》表示不接法轮功学员的文件,也不见他们,要求法轮功学员离开。梁珍表示,将会把信件邮寄到《大公报》。

梁珍离开前说:“《大公报》与中联办一样不收信,证明他们心中有鬼。如果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报社,可以写文章出来(针对法轮功),为何连一封信都不敢收?”

梁珍也提到,《大公报》最近除了针对法轮功,还频繁攻击大律师公会、记者协会、职工盟,并要求港府取缔《苹果日报》等。该报以特务手法套取情报,捏造恐吓性的所谓新闻。她形容,《大公报》不是传媒中的善良之辈,并劝告《大公报》的记者迷途知返,做正常的传媒工作。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5/3/n12921971.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