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腾宇案二审宣判 律师谴责法院枉法

牛腾宇案二审宣判 律师谴责法院枉法
中共广东茂名中院无视律师对酷刑逼供等违法问题已提出控告,决定于4月23日非法宣判。包龙军律师谴责茂名法院枉法。(网络图片)

习近平女儿信息外泄导致24名年轻人遭重判。其中被诬陷为“主犯”的牛腾宇被判14年。中共广东茂名中院无视律师对酷刑逼供等违法问题已提出控告,决定于4月23日上午10点半非法宣判。包龙军律师谴责茂名法院枉法,并呼吁外界关注。

法院枉法 二审直接宣判

包龙军律师对大纪元记者表示,20日,他接到了茂名中院陈烨(二审法官张书铭助理)的电话,称23日上午10点半,开庭宣判,送达判决书。21日下午,陈烨又电话告知,二审宣判改在茂南区法院第一审判庭。

包龙军表示:“我们要求张书铭回避,要求对酷刑进行彻底地调查,排除非法证据,在这些都没有回应的情况下宣判,是想枉法到底吗?”

“我正告张书铭和金军(茂名中院院长),你们的罪行会被记录下来,上人权恶人榜的。”

大纪元记者致电张书铭办公电话、中央巡视组驻茂名指导组电话,均无人接听。

茂名检察院信访处一杨姓男子接听电话,称对于包龙军提出控告材料一事不知情,要向上级反映,由上级安排才可作出回应。而包龙军则指,杨姓男子正是19日接受他们提交控告材料的工作人员。

案件审理多处违法

包龙军强调案件审理存在诸多违法问题:

第一,牛腾宇的住院病历一审并没有质证,但卷宗中却有,对于这个证据没有质证,怎么能够否定腾宇没有遭受刑讯逼供。

第二,辩护人和牛腾宇提出关于刑讯逼供的控告,要求排除非法证据,并了解到张书铭在一审的时候,参与了审判委员会对本案的研讨,那么张书铭作为审判人员,他参与了一个程序,是否还能再参与下一个程序?这都是法律上有明确规定的,在程序上是违法的;事实上,在一审认定事实不清的情况下,二审完全应当开庭审理,你们不开庭的理由是什么?

第三,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对本案是否有管辖权?茂南区法院合议厅组成是否合法?都是本案很关键的问题,在我们提出来之后,就应该公开开庭审理后再宣判。

第四,卷宗都不全,二审律师跟法院要全部卷宗,法院称他们拿到的也就这些,那么在卷宗都不全的情况下,二审法官还书面审理,你们是怎么审理的呢?你们是全面地审理案件了吗?就出判决了?还不开庭,这完全是枉法,完全视法律于不顾。

投诉控告无回应

包龙军说,此前他曾两次去过茂名中院,张书铭都拒绝见面,中院一直是采取不接触、不理睬的态度。律师们又找到纪检监查部门,对张书铭进行了投诉,并邮寄了一部分投诉控告的资料。

19日,律师还向茂名中院监查部门反映了以下问题:

一、对于我们的几个申请,比如:全部阅卷、会见申请,要求依法公开开庭的申请,要求审判长张书铭回避,要求法院给予依法答复。

二、对张书铭实施了举报控告;要求对酷刑进行调查,如果存在酷刑行为,应进行非法证据排除,将相关涉嫌犯罪的侦查人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提醒法院遵照我们的意见,由院长和审判委员会决定张书铭来回避,因为他自己不执行回避。

当天,包龙军、王宇、任全牛律师还一同去了茂名检察院,递交了关于牛腾宇案件的控告材料、非法证据排除的申请以及纪检部门对于刑讯逼供行为依法立案申请,工作人员接受完材料后说:“没什么事了,我们会调查。”

王宇紧接着又去了当地人大,对方称实权太小,管不了这事,但提供了一个信息,中央和广东省在进行司法整顿,中央专门派了一个督查组在茂名,可以去那里反映问题。律师们又将相关控告材料邮寄给了督查组,日后再追问。

而在上述控告投诉都没有回复的情况下,4月20日,中院就通知直接宣判。

律师谴责

包龙军指,“当法院已经堕落为打手、爪牙时,人们对于公平正义就只能是企盼了。我和覃臣寿律师的申请,人家理都不理。尽管一审存在重大事实不清,二审仍拒绝开庭审理,甚至连辩护词都不要了。按照二审法院自己的说法,他们也是连案卷都不全的。六十九张光盘、四个移动硬盘、二十多本侦查卷他们也没见到,竟要宣判。”

“是谁为刑讯逼供者提供保护伞,刑讯逼供者禽兽不如。”“控告也没有任何回应!土匪当道,所谓依法治国就是欺骗!”

任全牛律师在推文中指:“利用‘人民法院’之名破坏法律实施?!这可是犯罪行为啊!”“法律就是贼人手中的凶器,它不是用来保护良善的!”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4/21/n12895028.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