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脑控受害者钟志勇第五次被关精神病院

江西脑控受害者钟志勇第五次被关精神病院
钟志勇被西湖分局绳金塔派出所送到精神病院,钟志勇的母亲徐女士到派出所要人。(知情人提供)

近日,有“脑控”受害者告诉大纪元记者,他们的微信群主、江西维权人士钟志勇去派出所帮难友报案,再被关入精神病院迫害,希望外界关注“脑控”受害者。

钟志勇母亲徐女士日前向记者确认,钟志勇现被关在江西省精神病医院。钟志勇于2月21号从福建打工回家,23号因为一个姓陈的难友最近被辐射得很厉害,眼睛快失明了,约了钟志勇和另外二人陪他一起到派出所报案。

“报案人没事,其他二人也没事,我儿子就是登记了名字,(警察)一听到钟志勇的名字,马上叫他出来一下,送到西湖分局的稽查大队,怀疑他吸毒要验尿,结果是阴性正常的。他们就把他送到精神病医院去了。”徐女士说。

钟志勇是被江西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绳金塔派出所送走的。一张盖章南昌市公安局的“收治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入院通知书”称,决定对钟志勇进行强制性治疗。上面还有该派出所所长熊宇楣的签名。

南昌市公安局出具的收治肇事肇祸病人入院通知书。(受访者提供)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盯着我儿子钟志勇,哪有这个道理?”徐女士当时很气愤,就赶到绳金塔派出所要人。

她介绍,去年10月12日,中央第五巡视组到了南昌,钟志勇等五个人去递交材料,第二天钟志勇就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了,强制执行了2个月。12月12日出来后,他到市政府行政复议,2月19日家中接到了行政复议的文书,这才通知钟志勇回来。

“一是他要办行政复议,再一个他回来也要陪我看病,因为我身体不好,高血压三级、心脏病、慢性肾病第三期,吃着中药,要去医院复查,他是特意请假回来。”她说。

“21号回来,社区新换的主任约我儿子见面,当时派出所的副所长也去了,叫我儿子两会期间不要到北京上访,写个保证书。”徐女士表示,当时她也让对方写了一个保证,不能无故把钟志勇送到精神病院,没想到第二天又送去了。

徐女士在派出所血压升高、心脏难受晕倒了,被120急救送到南昌市第三医院。“派出所也没有人跟去,就社区2个女的陪我,到了医院也就走了,让我一个人待在医院,你想他们有人性吗?!”她说。

后来邻居打电话得知徐女士人在医院,才过去把她扶回家。徐女士家里没人,和儿子钟志勇相依为命。

这是第五次钟志勇被送入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2018年7月18日,钟志勇第一次被警察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家属提出疑问,为何要将钟志勇强制精神病院?派出所给出的理由是:“钟志勇多次去北京上访,且是维权群体中的带头人,已经犯法”。

徐女士说,“2018年7月18日,2019年3月22日,2020年6月4日,之前三次是去北京上访的前后,说的还有点借口;第四次(2020年10月13日)就是去南昌跟中央巡视组交一下材料,5个人去了,也是只抓我儿子一个。我儿子也没去闹事,只是交一下材料、报一个案,这哪里有罪呢?”

徐女士日前写了状告书,控告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的迫害。她指出,西湖公安分局任意妄为、违法乱纪,以肇事肇祸、煽动他人去北京上访为由,每次都被送拖上警车,送到精神病院强制治疗两个月之久。现在更是变本加厉,不断迫害。

徐女士状告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受访者提供)

一名陪同徐女士去派出所的难友在微信群中写道,“一个上午又是风又是雨……老人衣着单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无人问津!到中午11点多所长才来,志勇妈妈在和他交谈时倒在地上,我想去扶,被派出所的警察无礼驱赶……”

“志勇妈妈年迈体弱,风烛残年,还要为儿子连日在派出所苦苦交涉,希望他们能纠正错误,及时放回志勇。新年之际别人家团圆而老人却是如此境遇!让人忿怒!”

记者致电该难友,但未能取得联系。记者拨打钟志勇的电话,语音提示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徐女士介绍,钟志勇从2009年被脑控到现在12年,辐射全身,经常痛得在床上打滚,眼睛早上起来红得跟桃子似的。家里的电器被控制得经常不能启动,几个小时又好了。

由于高科技辐射,钟志勇晚上从来睡不好觉。有一天早上起来,整个后背腰部横着划了一条血线;有时候辐射肝部,痛得在床上打滚;一夜之间左手臂上十多块熏(辐射)的伤痕。

“我儿子被脑控这是一重伤害,被三番五次送到精神病院这又是一重伤害。他没有精神病,送到那里要强制吃含激素的药,每次出来脸上、身上就要虚胖一圈,体重增加10~20斤。”

“我儿子他又没危害社会治安,”徐女士呼吁外界关注,尽快将钟志勇从精神病院释放出来。

“脑控”受害者的呼声

“脑控”是指用电磁波及脑电波思维植入等高科技手段对人的大脑进行干扰。有难友向记者介绍,“脑控”是科研部门需要活人的大脑做各种脑科学研究,和开发一些与脑科学有关的人工智能产品,这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链,如脑控车,脑控手臂,意识打字等等一些脑控产品。

脑控武器也叫电磁武器,是一种综合数十种功能的高科技武器。此武器利用发出功率可大可小的电磁波攻击人体。包括微波武器、声波武器、粒子束武器,还有高科技激光武器等。

难友经常使用磁场探测仪自测电磁辐射,其磁场值显示高出正常值数倍。一份东南大学实验室的2016年10月的脑电检测说明显示,“王静(受害者)脑电受外界干扰明显,其反映的问题很重要,希望国家相关部门给予高度重视,尽快立项开展研究,查清干扰人脑信号来源……”

2016年10月东南大学实验室的一份脑电检测说明。(网页截图)

自2016年底,美国驻古巴大使馆人员开始报告身体状况异常,一些人声称他们听到“奇怪声音”;2018年5月美国驻广州总领馆人员亦遭“异常的声响和压力”,质疑受到“声波武器”攻击。

对于中国老百姓被大面积脑控武器攻击,钟志勇曾表示质疑,“我们大家都有共识,感受是国家所为,国家把我们老百姓做实验。”

近年来,中国脑控受害者逐渐增多,但有关部门从未立案侦查。钟志勇曾多次与近百名脑控受害者聚集在北京集体报案,向最高检、最高法、公安部、政法委、监察局等12个部委投递材料,可没有哪个部委接受他们的材料。

2020年春夏,部分脑控受害者在广东抗议。(知情人提供)

中国大量脑控受害者不断表达诉求,“停止大脑入侵、精神控制、电子酷刑”;“反脑控,反电磁波迫害”;“抗议脑控武器滥用残害中国公民”;“了解科学邪恶的一面:脑控武器”;“脑控黑科技迫害百姓,国法不容,天理不容”;“呼吁国家立案侦破、立法监督”等等。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3/7/n12794364.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