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明星检察官解甲归田 杨斌:我只看到这个体制的脆弱

广东女律师杨斌(推特图片)
广东女律师杨斌(推特图片)

女律师、前明星检察官杨斌由于为李文亮发声及收留“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等为当局所不容,其律师执照月前被注销,杨斌最终选择解甲归田。

“在海鸥岛的小鱼塘旁,一早一晚忙于务农,在田里割通菜、番薯叶,再把它们与玉米、稻米做成饲料,喂鸡鸭鹅,”苹果日报昨日(11月26日)的报道中这样描述杨斌现在的生活。

杨斌在微信朋友圈表示,“很早就有这种田园情结了”,她戏称,自己是被法律耽误半生的农民,“当下的状况,我挺想得开的,做不成事的话就别做,呵呵呵”

杨斌出身于湖南一个小镇上的工人家庭,大学毕业后,她在1992年来到广东,后来在当地一个县检察院找到了工作。

她从28岁开始办理刑事案件,几年后被提拔到广州市检察院。她在广州做了23年的检察官,是中共司法系统的内部人士。

极具同情心 获民间点赞

杨斌2005年第一次在全国崭露头角。当时,她在贫困农民工周模英溺死自己孩子的案件中表现出极大的同情心。

周模英当时艰难地抚养着三个孩子,由于付不起医疗费,她在绝望中杀死了自己8个月大的生病的女儿。

“我们不能忘记站在她身后的那些挣扎在社会底层,为生存而苦苦呻吟的人们,”杨斌当时说。 “这也是法律应有的良知。”

法官判处周模英10年有期徒刑,但杨斌帮她找到一名律师提出上诉,将刑期缩短为6年。 2011年周模英获释时,许多新闻媒体都称赞杨斌非同一般的同情心。但她在体制内却面临着压力,那年,她被调离法庭去做文书工作。

走出体制 为不公发声

做检察官的经历让她对这个制度的缺陷有了深刻的理解。法庭明显偏向警察和检察官,冤案司空见惯。

2013年她发起“天祥关爱”公益行动,用以救助刑事案件中陷入困境的当事人。

2015年,杨斌主动辞职,成为私家律师。她渴望在没有政治干预的情况下接收案件的自由。

虽然离开了体制,但她发现其实体制无处不在,仍是无法随心所欲地办案。 “整个社会的收缩、言论控制,以及对言论的打压和控制,非常明显感受到,”她对苹果日报说。

从2016年至2019年,杨斌从未办过涉及“国家安全”的案子,但当她发现案件有问题,利用自媒体写文章为当事人呐喊时,便往往招来司法局、律师协会等部门高度关注。

2019年5月她透过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内容关于云南广济村的几十名农民因为获释的农民举办欢迎会,遭当地警方抓捕、定罪,而杨斌在文章中表明,她认为农民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不久后,她接到司法局及她所服务的律师事务所的来电,要求她删除该文章,但杨斌拒绝妥协,于是与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发生的争执。随后,律所通知她合同到期,不再续签。

她很快找到了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并在今年过年前将申请在北京执业所需资料递交到北京市律师协会,并等待他们的面试通知,但是却如石沉大海。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初期,杨斌曾在网络上签署声援疫情吹哨人李文亮的连署信,呼吁中共政府恢复李文亮等吹哨人的名誉。

收留许志永 受牵连

今年2月,中国公民维权的领军人物许志永为逃避当局的追捕找到她,她视收留许志永为理所当然。在《苹果日报》的专访中,她说:“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一个自由的人,他因为倡导官员财产公开、平权被抓过也坐过牢,但他找我的时候,他已经出狱了,他是正常的普通公民,在我这里住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26日,杨斌接受大纪元采访时也表示,尽管她跟许志永并没有很多的交情,但她知道他,也知道他做的事情,内心对他保有一份尊敬。 “当他来到我这里的时候,我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丝毫没有这种感觉。我也没有觉得他是一个逃犯。从我的内心来讲,我自己本身也是搞法律的人,如果许志永在我这被抓了,我也不可能构成犯罪。”

据媒体早前报道,她收留许志永数日后,二十多名来自北京与广东的警察来到她家,将许志永带走,同时也将她和她的丈夫、儿子一起带到派出所羁押讯问,过了20多个小时后才获释。

由于北京律协作梗,她一直没能办理好去北京执业的手续。 8月中,广东省司法厅声称,因为她自2019年5月31日合同后便未与律师事务所续签合同,所以注销她的律师证。

“很多人看到这个体制的强大,我只看到它的脆弱。”杨斌曾对纽约时报如是说。

(转自希望之声)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47481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