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注射疫苗致残 母亲维权十年才见“病历”

小儿注射疫苗致残 母亲维权十年才见“病历”
宁夏疫苗受害家长王金凤带着残疾儿子维权,历时十年才拿到孩子当年抢救时的病程记录。(王金凤自媒体)

小海澄出生后因疫苗致残,如今他已经十岁了。几天前,家长才刚刚拿到孩子的全部病例,距事发已十年。当看到孩子当年的抢救记录,这位疫苗受害家长不禁痛哭起来,伤心不已。

宁夏银川疫苗受害家长王金凤告诉记者,2018年县疾控给孩子出了一个疫苗偶合症的诊断,而目前政府对偶合症是没有任何救助的。后来在司法鉴定中心做了一个伤残鉴定,案件移交市疾控中心做诊断调查,才要求提供孩子的病程记录。ADVERTISING

“太难过了!我从来不知道孩子抢救时的惨状。当年自己跌跌撞撞快走到儿科,被拦了回来,医生不让我看孩子,时隔十年,终于拿到了孩子的主观病历。”她说,由于医院一直拒绝复印全部病历,而该病历又随院方律师办案出省多日,“我对病历的真假还是在质疑当中。”

据介绍,海澄于2010年5月22日13点48分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出生,半小时后,于14点半接种了乙肝疫苗。卡介苗接种的时间是23日早晨9点。

王海澄的乙肝接种通知书和部分病历。(王金凤自媒体)

由于是剖腹产,海澄打第一针疫苗时,王金凤还在手术室里。“没有人告诉我孩子打疫苗了。签字单上的字不是我签的,但是签的是我的名字。整套病例里面,没有接种疫苗的告知书,也没有什么知情同意书。”她说。

5月23日晚上,孩子不停地哭闹。儿科大夫到妇产科做了一个会诊,说孩子没有问题,让观察。到了24日,孩子还是异常地哭闹、青紫,儿科医生又做了一次诊断,还说未见异常,让继续观察。又观察了3小时,家属反反复复地找医生,才把孩子送到儿科抢救。

“我这两天看这个病例,病例上记录,孩子反反复复地呼吸暂停,等等一系列抢救的(记录),我看到孩子那么严重,每天都在抢救、呼吸暂停,我这个心情特别的难受。”

“5月24日送到抢救室,6月1日还有过抢救记录,再往后有一些笔迹都看不清楚。”抢救之后的记录有呼吸暂停,低血糖,缺氧性脑病。还有一个记录是先天性心脏病(后在北京儿童医院复查,海澄没有先天性心脏病)。

孩子满月了。家属不想出院,医生说孩子身上没有地方可以扎针了,回家养养血管,劝他们出院。之后就再也住不进去这家医院了。

“这孩子不是很好带,每天哭。当时在抢救回来之后,抱着这个孩子就感觉他身上的神经在发抖。然后医生还告诉我们孩子没有事。”王金凤说。

她表示,目前还不打算公布病例,想等疾控中心的复查结果。她为孩子坚持了十年,就是期待正义的到来。如果他们到最后还是那个不解决问题的态度,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他们不给孩子一个说法,我就给他们一个说法。”

王金凤母子相依为命。(王金凤自媒体)

一人带孩子求医

王金凤回忆,初为人母,一切都是听医生的。最初家属没有想到是疫苗的问题,后来在北京看病,有专家问孩子出生的时候,打了什么疫苗吗?

“北京北大医院、博爱医院、儿童医院都去过了。北京的老专家都会说,跟疫苗有关系,有时间关联性、后期症状的关联性。但是我们地方就说,北京的专家说跟疫苗有关系,你找北京的专家给你解决问题去呀。”

“在北京儿童医院看病,医生在住院的病例本上有提示,就是审慎接种疫苗。因为现在国家有规定不允许医生对疫苗做出异常反应的诊断,他们明里暗里用别的方式提醒我们。”

从北京儿童医院回来之后,病情很明确了,就是脑损伤、继发性癫痫。“本来可以使用激素,但是孩子有结核感染,最后一棵生命稻草也没抓住,孩子就是完全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控制。”那时候海澄才一岁多。

孩子的奶奶态度越来越不好,家里不愿意再给孩子花钱了,劝她放弃这个孩子。王金凤于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到北京看病,还去了西安、上海。最后决定在北京治疗。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一个教授,很明白地问她:你们家是做什么的?你们家经济能力怎么样?当得知她一个人带孩子,就说,你抱着孩子回家吧。

王金凤也起诉过宁夏回族自治区医院,但是医院只承担百分之二十五的责任,即观察不仔细,转诊欠及时,告知不允分的医疗过错。一审时孩子病危,申诉驳回。二审时王金凤没有接到开庭通知,法院让她撤诉。而律师也一直回避疫苗问题,说“谁也不会担疫苗责任。”

当地的疾控中心没有给她们任何救助、补偿,只有低保。“最开始申请低保的时候,一个月我们娘俩才一百多块钱。后来慢慢地才高一点。现在一个月一千多块钱的低保维持生活,甚至于生活都很难维持。”

王金凤在北京带着孩子摆地摊,给人洗车,找点事情做,只为能改善一下孩子的生活。王金凤带着孩子去找相关部门,政府部门外面都有保安,很多时候连门都进不去。

为孩子维权遭打压

十年来,王金凤想为孩子讨个公道,却遭到当地政府的打压。“之前县级疾控出了一份偶合症,我不服,他们就把我软禁起来,错过了60日之内向上一级部门申请鉴定的机会。”

当地还以她在北京有上访苗头去抓她、看着她,抓回地方关到宾馆里软禁。在家里,窗外经常有人偷听偷看,西夏区街道办主任的说法是,“要看你人在不在”。

由于孩子看病的医院是所谓的敏感地区,有的警察同情孩子,就带她们去反映问题。“就是这样所谓的反映问题,就会被送到北京的马家楼或者久敬庄上访人员救济站,就会被地方认为是上访。回来再给我安一个罪名。”

王金凤表示,她们常年在北京看病,每次回银川都是被地方政府抓回来的,从来不是自已回来的。每次被抓前,她都会收到同一手机号码的空白短信。这是银川当地的号码,但从来打不通。

2018年11月17日晚上6点半,在北京博爱医院对面的小区,地方人员抢走了她的孩子,她报警后手机也被抢走。好心的路人拍摄了一段视频,指证地方人员在与警察交涉时,给警察塞东西。后来警察撤了,地方人员把她也抓走了。

“这些年承受的就像惊悚电影一样,说不定在哪个角落出现一个魔鬼抓我们。”她说,“整个事件中我无论受了多少委屈都能忍,但是我孩子一辈子被毁了我忍不了。”

10岁的海澄不能正常交流,不会说话,每次睡醒就抽搐,控制不住地点头发作。

“每次看到他,真的也是好难过啊。”王金凤说,“我现在就是想,政府也好,疾控中心也好,给孩子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无论将来是否能得到足够的补偿或救助,我都希望我的孩子好好地活着,希望他活得更好。”

有多少孩子因疫苗致死致残?

海澄注射的乙肝是北京天坛生物制品生产的,卡介苗是成都生物制品的,都是隶属于央企中国生物技术集团公司的药企。近些年来,因注射疫苗致残致死的案例不断增多。

所谓偶合症,是指受种者正处于某种疾病的潜伏期,或存在尚未发现的基础疾病,接种后巧合发病。中共卫健委官网文章称,疫苗接种后的偶合症与疫苗本身无关。

据中共卫健委官网文章,全国每天新生儿接种乙肝疫苗可能出现偶合死亡350起。(网页截图)

王金凤告诉记者,“我们也遇到了好多第一针出问题的孩子。去年有一个小孩也是接种了卡介疫苗致残的,现在已经没了(死了)。像这种头一针或者头二针打疫苗出问题的孩子,能够抢救回来的,基本上都是奇迹了。”

据疫苗受害家庭粗略统计,每年全国至少一千多个孩子因疫苗致死致残疾。

2017年,疫苗受害家庭在国家卫健委维权。(王金凤自媒体)

而据中共卫健委官网数据显示,预防接种过程中的偶合症发生概率,以新生儿(0—28天)乙肝疫苗接种率75%计算,全国每天新生儿接种乙肝疫苗可能出现偶合死亡350起(全国每年约有17万名新生儿死亡,死亡率为10.7‰,即每天约有466名新生儿死亡)。

2017年,疫苗受害家庭在北京一法院维权。(王金凤自媒体)

王金凤认为,其实在中国有些疾病,不打疫苗,预防得也很不错的。但是这个强制接种,不能保证孩子的安全,后期就算出了问题,连一个保障和救治制度都没有。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异常反应,或者死亡,对这个家庭来说就是一个灾难。

而对于疫苗受害家庭,维权太难了。“就看地方专家有没有良心了。”她呼吁,“要以人道主义先把孩子的病痛和残疾程度降到最低,把家人的痛苦降到最低。不能再把这些家庭往火坑里去推啊。”#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