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第二次会见王全璋 递交保外就医申请

2019年7月30日下午,李文足和儿子,姐姐文秀以及709家属王峭岭、刘二敏,再次来到山东省临沂监狱会见丈夫。(受访者提供)

“我这一个月幻想着全璋比上一次正常一点儿,可还是失望了。胸口憋得喘不过气来,感觉脖子被两只手死死掐住。”李文足说自己挪动着发软的腿,不知道怎么走出会见大厅的。
随后,她跟着姐姐全秀等人一起去监狱行政大楼递交了王全璋律师的“保外就医申请书”。
距第一次会见不到一个月时间,2019年7月30日下午,李文足和儿子,全秀以及709家属王峭岭、刘二敏,再次来到山东省临沂监狱会见丈夫。
李文足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原想这次去好好跟全璋沟通下,但看到他的精神状态不好,还是那种极度恐惧焦虑,全璋的脸看起来又老又黑又瘦,太阳穴都凹陷下去了,还掉了三颗牙。此外,王全璋仍然反应迟钝,表情木讷,经常想不起自己要说什么。
“他就是不停地说监狱告诉他,说我带着记者去了,看了我写的文章和视频,觉得那样写会让外界误认为临沂监狱对他不好,但是监狱对他是很好的,反复强调这个。”还焦躁地说:“你不懂!你不懂!等我出去,他们还要跟着我一阵子。临沂监狱对我很好!”
李文足说,“再一个就是,他说以后回来要回济南,我当时听了很惊讶,就问他,孩子在北京上学,我们都在北京生活,他说因为他户口在济南。”
“当我听了这个话后,真的是特别难受和愤怒啊。” 她对王全璋说:“等你出来的时候完全是自由的,他们凭什么要跟着我们。”李文足认为,现在监狱就开始给全璋施加压力,给他洗脑,让他慢慢接受回来后,仍然会有警察跟着,被软禁,监狱一直不停地说服他,让他接受这样的事实。
李文足说:“他还说不要让我再过去,过去让他有压力,我理解他是会有压力,因为临沂监狱一定会给他施压,让他来做我的工作不要去监狱,他有来自这方面的压力。”李文足听后心里很难受,对丈夫说:“我们很想念你,一个月就这么一次,不管怎么样,我不会听你的,每个月我都会来坚持见你的。”“多远,多难,多么不容易,我都是愿意的,每个月就盼望这30分钟跟你见面的机会。”
“他是担心啊,临沂监狱拿我的安全威胁他,监狱拿我的文章和视频给他看,就是不让我做这些事情。”李文足说。
这次会见,前后左右有五个举着摄像机的、戴着耳麦的、目露凶光的警察。当局仍然派人监视李文足,记者拍照时手机被不明身份的人抢走。
王全璋的安危持续受到外界关注,有维权律师留言谴责中共是“暴政!暴政!”“近四年监狱酷刑,全璋肉体和精神都受到重度摧残。” “王全璋当年是多么细腻思维敏锐的一个人,被迫害成了木头人。”“长期监禁的结果。”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709liwenzu

临沂监狱,你们怕什么 ——第二次会见王全璋 2019年7月30日下午,我拉着儿子的手,和姐姐在临沂监狱会见室门口排队。1点57分,长长的队伍开始移动了,我松了一口气。这次比上次排队有秩序了,不是一窝蜂涌进去了。 (cont) http://tl.gd/n_1sqvddr 

97 人正在讨论这个

王全璋律师曾代理过大量敏感案件,包括法轮功、土地维权案等,自2015年709案被抓捕至今已四年,是709案至今仍在狱中的最后一人。今年4月29日,他被送到山东临沂监狱之前,当局禁止家属及律师与他会见,外界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生死不明,外界质疑王全璋因拒绝认罪而遭受了严重酷刑和虐待。但李文足始终不放弃,顶着当局的巨大压力,为营救丈夫四处奔走呼吁。
第一次会见是在6月28日下午,历经近四年的抗争,李文足终于见到了王全璋,但王全璋表现出极度恐惧,极度焦虑,记忆力出问题,没有办法交谈沟通,这让李文足心里很难过。
此前5月20日上午,李文足与全秀姐到监狱要求会见,监狱方百般阻拦,后拿出一个王全璋讲话的视频。李文足说,视频中的王全璋又瘦又老,反应迟钝,眼神飘忽,这更让她担忧丈夫到底遭到什么样的酷刑折磨。

王峭岭@709wangqiaoling

16:40分,我跟二敏姐陪同李文足、王全秀,去临沂监狱递交王全璋的“保外就医申请书”。我们发现,临沂监狱鸟枪换炮了,除了安装了伸缩门,还在草地上拉了铁丝网。领导没来,摄像机先 出来了。狱警吓唬我们:不要拍,可能影响你们下次的会见!我们16:55分,门口的狱警接了电话后 代表临沂监狱,接了文书。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