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长宁区看守所的罪恶

上海市长宁区看守所是中共邪党全国的所谓的“一级所”和“文明”看守所。这里的“文明”是邪恶的代名词,表面的光鲜掩盖不了内里真实的邪恶。
长宁区看守所虽有空调、不锈钢升降晾衣架、淋浴等设施,但是都是摆设,衣服一个礼拜洗一次,洗澡、洗头也只能一个礼拜一次。甚至喝水、上厕所都统一时间限制,还有人专门看管。这里各式各样的所谓监规多的出奇,很多都是直接侮辱人格,侵犯人权和尊严。可是表面却做的天衣无缝,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真是集邪恶之大全。正因为它符合了中共的邪恶标准,才被评定为“一级”看守所的。
法轮功学员王月、王云、张菊、齐奇等等都曾经在这里被迫害过,还有一个不知道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上抻床,五马分尸似的绑在床上三天,大小便都拉在衣服上,下来后都不能走了,内裤、袜子是连带肉拉下来的。王月也被恶警寿倩雯上约束带,绝食反迫害三天才拿下来。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上刑具是他们最拿手的制人办法,对普通犯人也是如此。而且,还要你写悔过书承认是自己的错误,还美其名曰:是在帮助你。罚站、罚静坐、罚打扫卫生更是家常便饭。所以这里的犯人为了活命,都比较听话,会配合他们做各种虚假报告,“文明”就是这么来的。
进看守所的所有人都没有了自己的名字,只叫进去时的编号。进出监室必须双手抱头蹲下,并喊报告。法轮功学员王月因为不配合这种侮辱人格的要求,被恶警强制穿黄色马甲一年半,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着,不允许跟任何人说话、交往。更令人发指的是前七天要脱衣服做所谓的身体检查,王月因为不做,狱警指使犯人强制拉衣服、侮辱。而且每一次洗澡前也要检查,每个月两次抄监也要检查,完全不把你当人看。这样,迫害时间长了,王月被迫害得出现了高血压症状,又被逼迫吃药,不吃就灌。迫害手段完全是流氓土匪行为。
还有很多不近人情、丧失人性的要求。例如:人与人之间不能互相帮助,不能赠送衣服、食品,连一张纸都不能给。只能向看守所借,必须达到他们的要求才给你,就这样逼迫你听他们的话。很多家人还没来得及送钱的,上厕所没有草纸,只能用手擦、用手洗、用自己的衣服,毛巾擦,别人想给都不敢。久而久之,人的同情心也泯灭了,善心更不敢有了。这就是中共邪党毁灭人的手段,把你改造成没有人性没有道德标准的行尸走肉。
上海法轮功学员王月,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在中共邪党召开十九大的前一天晚上,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上海市长宁区国保人员三人(其中有一个叫王志刚的)和天山路派出所五人绑架。王月当时口袋里家里的钥匙、九十元钱被他们存放在了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后,王月出来向他们要的时候,他们说时间太长,找不到了。后来也一直没有归还。
在长宁区看守所王月受到很多迫害,被恶警寿倩雯上约束带,被逼迫吃高血压药,二十四小时被包夹等等。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王月回家以后,普陀区真光路派出所,真光五街坊居委会,真如街道每天上门骚扰并拍照。后来又每天打电话骚扰,还让王月未修炼法轮功的先生反对王月在家里炼功,讲真相也不听。并且还在楼道大门上挂上毛魔头的像毒害众生。之前,王月也跟他们打过交道,讲真相也听。可这一次人全部换了,都不听真相。看来是预谋好的。王月回老家走亲戚,他们打电话到当地派出所,河南驻马店遂平槐树派出所张所长带人亲自上门骚扰。
参与迫害的具体人姓名、电话待查。
( 转自明慧网)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
海外网址: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或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