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画家狱中日记:手铐 脚镣 心中的阳光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图片来源:明慧网)

明慧网报导,广州法轮功学员何文婷是一位女画家,原籍湖南邵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何文婷在广州大学城向民众派发翻墙软件时,被人恶告而遭到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福涌看守所。何文婷绝食抵制迫害,遭到警察残忍的暴力灌食。以下是何文婷在狱中写下的日记,托人辗转带出。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
这些日记将要见证我被中共迫害的过程。昨天,我和功友因派送自由门翻墙软件而被广州外语学校保卫科绑架,我拒绝上小谷维派出所的车,被五、六人强行摁头,抬腿,铐手塞进警车.在派出所要给我拍照,两女一男抓我胳膊,揪头发,仍没拍成。半夜一点半左右,送我们去体验后骗说送我们回家,结果被推进番禺看守所。二点,我被推进一间昏暗的女仓,几个女犯上来迅速扒光我的衣服,强制换囚服,不给穿内衣,内裤也是纸做的。我失声痛哭,这是对我莫大的羞侮!
被子很薄,冷得发抖,无法入睡,手脚冰凉,高窗外一男狱警说:那个不报姓名的法轮功不给被子盖!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一早又被拉去强制体检,被迫戴手铐、脚铐,我们拒绝配合体验后被送返看守所。我不是犯人,不该穿囚服,我将衣服脱下,面对着墙壁,要求穿回自己的衣服,冷得每个细胞都在抖,一刻不停地抖。姓林的狱警过来威胁女犯们轮流看管我,强制我穿上衣服,如果我不听就惩罚她们。她们怨声一片,都在骂我。我心里难过,想救她们……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我一直绝食绝水。中午,一群狱医来检查我身体,我拒绝,他们抓住我的手脚按在地上,扯破我的棉衣,我大声喊:“我是合法公民,你们无权这样对待我,放我出去,我自己会吃会喝……”叫喊中,我的嘴唇渗出血,又干又裂。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今天上午被绑去强迫灌食,五、六个警察,男犯按住我的手、脚在床上,往我鼻里插胃管,痛得几乎昏厥过去,呕吐不止,眼泪不断,我听到自己惨痛的尖叫,以前,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这种灌食迫害,如今,我也经历着……我质问他们:“你们就忍心看着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被这样对待吗?你们也有妻儿老小!我只是要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还我清白,我不恨你们,不怨你们,真心希望你们良心上有个正确的选择!”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今天两次被迫灌食,七、八个男犯和警察抓住我的手,抬腿,戴手铐,我拚命挣扎,摔在地上,他们摁住我,在地剪我头发,我大吼:“你们谁有权力剪我头发?”剪刀吓得弹开,一个男犯又来剪,剪得乱糟糟一团,头发落满地,剪完就抬去灌食,我的鼻子被插出血来,呕吐得满头满身都是污物,女犯们远离我,嫌我脏。她们被毒害得太深……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今天又是两次被迫灌食,我的手被铐得满是瘀青,呕吐中带出血来,我照样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无罪!”下午,姓杨的狱警找我谈话,试图歪曲大法给我洗脑,我一概否定,澄清真相。她恼羞成怒,她说:你就是死在这儿都没人管你!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
今天是我第二次绝食、绝水的第六天。被灌食四次,昨天插胃管时伤到了胃,胃本能反抗,灌不进任何食物,当时几乎昏死过去,呼吸不了。今天一早,几个男犯又来抬我去医务室,几个狱医过来将我捆绑、铐手、铐脚,我被五花大绑、张开大腿固定在床上,我睁开眼睛数了数,共有十人,按手臂、大腿、头部,插胃管的是医务长,插左鼻、捅到胃里、灌食,我的胃不住地痉挛、反抗、呕吐不止,每一次呕吐都伴随着剧痛和本能流下的眼泪……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半一直插着胃管,被固定在冰冷的床上,中途灌食四次,靠嘴困难呼吸,脖子稍一动,喉咙刀割一般疼痛,被抬回女仓时已浑身无力,站立不了。此时,我的嗓子已经严重沙哑,左鼻肿起来。
这些记录了我被迫害的日记,将会像当初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的罪行一样令世人震惊。在当今中国,在标志着文明的广州,竟然还有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发生!
如果人人都在强权和淫威下自动妥协,丧失良知和判断,中国的未来还有希望吗?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
高窗下,一束明亮的阳光打在我面对的墙壁前,我细数自己走过来的日子,早已像蜕去几层人皮的感受,原来我所执著的一切都如此飘渺。想到第一个难眠的夜晚,泪水流湿了衣襟,在这之前,我还每天躺在一个温暖的被窝里,拥有令人艳羡的一切幸福的家庭,轻松的工作,似锦的前程,我会拿着画笔去再现心中的美好……这一切,一夜之间就变了,我开始静思自己,关于信仰,关于生命,关于此世今生。
我问自己:后悔吗?不悔!信仰“真、善、忍”是我永生的荣耀!我只恨自己没有更珍惜在家的修炼机会,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我问自己:怕吗?即使身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但那颗渴望归真的心是如此明确!
在这里,被迫穿着破旧的大衣,每天守着那一线阳光洒进来,偶尔听得几声鸟鸣,不断听到铁门开了又关了,女犯们日复一日地操练、吃饭,大声而漠然的高喊:“管教好……”真像一场戏呀!我感受着这一切,如此真实,又如此遥远。
两个月前,我还在一场画展上,我画下了一位已经被迫害离世的女学员,女画家,她美丽的笑靥……女犯们说我漂亮,皮肤真好,我说是因为修大法的原故。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照镜子了,这副皮囊确实没有什么可执著的,什么社会地位,女性的优雅,名誉和金钱,在良知和正义面前,统统可以抛弃……一扇窗,隔住了两个世界,一堵淫威高墙劫持了人们的道德和判断,一个坚不可摧的正念,可以伴我抵御惊涛骇浪。
在这里,我绝食,被野蛮灌食,手铐、脚镣、五花大绑固定在冰冷的床上,胃在不断痉挛,伴随呕吐和本能流下的眼泪……阳光又一次洒进来,抚摸我的脸,好像师尊的期待,呵护,我对自己说:我不苦,师父苦,众生苦……
这一刻,我好想把它画下来,我亲身经历的一切,我看仔细了胃管的样子,手铐的样子,铁窗的样子,那些制服上的标志!我看清楚了,自己手上的瘀青,嘴唇上的血痂,赤脚和头发上的秽物……这页揉皱的卫生纸记载着无以言说的血泪和期盼!
窗外的人们啊!
当你们在明亮的客厅里共享家人欢聚的温馨时,
你们可曾想,
这里有多少好人的家庭支离破碎?
承受着怎样非人的磨难!
窗外的人们啊!
迫害的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
漠视和麻木会使你们成为无辜的替罪羊!
窗外的人们啊!
我伟大的师尊教我救人,包括迫害我的人,
我真心希望你们早日了解真相,
获得生命的平安!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
年关将至,我想将师尊的这首诗送给所有看到这张纸的人们,当我在迷茫的人生路上苦苦求索时,当我和你们一样被中共的谎言迷惑时,是这首诗如惊雷一样敲醒了我,在归真的路上,徘徊时,他总能叮咛我“不要让遗憾成为永远的遗憾”
《洪吟二》〈梅 元曲〉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