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中共高官服务 前北京名厨的跌宕人生

前北京达园宾馆主厨张永正近照。(本人提供)

再次回忆起1999年7月的天安门广场,张永正依然会感到窒息难耐。23年过去了,虽然失去了稳定的工作,放弃了优渥的生活,但他知道,如果时光倒转,他依然会做出和当年一样的选择。

1999年,张永正在中共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下属的达园宾馆任主厨,为多名中共国家最高领导人和外宾服务。那时,一些最高领导人去吃饭,无论是宵夜还是任何时候,都是他亲自去料理。

事业顺遂、家庭和睦,春风得意的张永正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会失去工作,离开那个自己熟悉又热爱的国度,背井离乡来到澳洲。

得道闻天机

1997年的一天,张永正的一位同事带来一本炙手可热的宝书《转法轮》,本身对气功修练有着浓厚兴趣的张永正便借来阅读。

“我看了看,觉得这本书很好”,张永正说,“可能因为家庭环境的影响,我妈妈就特别相信这些。在我小学的时候,我妈妈一位同事就教太极拳,那时候我就听说有天目这回事。那时我妈身体不好,那位同事就经常过来给她治病,有草药治病也有气功治病,也有针灸。她还能看风水,说得都很准。所以我和我二哥都练太极拳。”

也正因为如此,张永正对法轮功接受起来完全没有障碍,但他在看书的时候只挑自己感兴趣的部分看,并没有连贯地看下来,所以看得并不明白。

过了几天,那位同事找到他,问他想不想一起去学习炼功动作,张永正有些犹豫:“我看了是觉得挺好,但我感觉还没太看明白,我想再好好看看。”

那位同事反复找了他好几次,最后告诉他:“如果你想全部看明白了再来,那个时间可就长了。这本书不是你一时半会儿就能看明白的。”

就这样张永正和同事去了一位住在圆明园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家里,和其他同修一起炼功,看李洪志先生的讲法录像,与同修一起交流修炼心得,慢慢走入了大法修炼。

那时的张永正年富力强,也很能喝酒,反复数次戒酒都没有成功,可当他开始认真修炼法轮功后,没想到轻而易举地就把酒戒掉了,而且过程顺利又自然。

图为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张永正和妻儿的合影。(李奕/大纪元)

修心做好人

当时,张永正在达园宾馆任主厨。达园宾馆东靠圆明园,西临颐和园,是集南方水景园林和北方四合院于一体的园林式涉外宾馆,以政治接待服务为首要任务。

虽然当时张永正很年轻,但他在后厨已获得普遍认可。“那时候在中国大陆,尤其在北京,人和人的关系已经变得很紧张了。尤其那时候我们身处机关单位,在中共体制下,机关里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是很厉害的。”

修炼后的张永正不断地用大法的法理来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我能明白到哪一点,就用哪一点去要求自己做到。所以修炼法轮功后,所有人都觉得我是最踏实肯干的一个。”

“为什么会这样呢?并不是因为我比别人聪明,而是因为我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要求自己。在为人处世上、工作中都是踏踏实实的,不偷懒,避免和别人发生矛盾,我修炼后的变化就体现出来了。”

那时张永正和同事都住在宾馆的宿舍里,因为整个社会风气的下滑,“在机关单位大家都是能偷懒就偷懒,能多睡会儿就多睡。因为工作性质特殊,我都是接待一些最高领导人,一忙起来,别人都不起床那我就起床值大班;中午大家都休息了,可有些准备工作却离不了人,比如鱼翅等食材要提前泡发,炉灶上炖煮的东西也需要人看守,那没人守着我就来守,因为自己是修炼人嘛。”

寥寥数语,已然道尽修炼人精神境界提升后的不同。

中共镇压法轮功后,张永正因为不放弃信仰被迫从单位辞职,厨房里没了这样一位甘愿付出的人后,也出现了差错,险些酿成事故。

有一次,厨房里蒸东西没人看守,导致蒸箱里的水都蒸干了,食物也烧糊了。宾馆领导开会时批评工作人员说:“要是张永正在,就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蒸箱烧干了都没人管……”

疾风知劲草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铺天盖地对法轮功进行镇压,电视24小时播放污蔑诽谤法轮功的报导。

7月20日清晨5点钟左右,张永正和往常一样来到圆明园和同修一起炼功,可平日熟识的保安却不让他们进,“说是上面通知下来,不让进入。后来有同修陆陆续续赶到,我才得知政府要镇压法轮功。”

面对这种情况,张永正和当年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单纯地认为是政府不了解情况,搞错了。

为了向政府讲明真相,7月21日,张永正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来到位于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行使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

“当时我们早晨7点左右就到了府右街,我们是站在人行道上。虽然后来来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大家都没有阻碍交通,所以也没有警察管。”

当时全国各地许多法轮功学员奔赴北京,只为向政府讲清真相。随后,政府派去了很多辆公共汽车,将上访学员抓到了石景山体育场。

“有一位中年学员不愿上车,当时有个警察恶狠狠地从后面一脚就把那位学员踹上了车。周围的许多法轮功学员都大声制止,喊着不许打人。”张永正回忆着当年的画面。

“石景山体育场中间是草坪,当时警察就逼着所有人都坐下,整个体育场坐满了人。离我们不远处有一位年轻的女学员,拒绝警察强制坐下的要求,几个警察就把她抬起来扔在了地上。周围的很多同修都大声喊:不许打人。”

“后来来了很多大客车,警察就开始将学员按照所在地分类,我看车上写着河北、山东、河南等地方。是哪里的就给送回哪里,每个车上都有一个武警。”

随着镇压的开始,一切都变得风声鹤唳起来,“后来再想见到同修都很难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家都被警察监控,有些甚至不用警察,家里的亲属都禁止同修修炼。因为中共搞连坐,如果发现一个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或炼功,他的亲戚全部都会免除公职。多邪恶啊!”

因为张永正工作的宾馆属于国务院直属单位,所以更不允许员工有法轮功修炼者。“当时我们宾馆包括我有四个人修炼,所以从老总到经理,就不断地有人找我们谈话,但当时我们态度很坚决:大法书籍不会上交,也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

最后一次谈话是在一天中午,“当时老总、副总、团委书记、我的经理还有几个人,把我们几个不放弃修炼的人叫过去,他们要我们选择:如果选择继续修炼就把我开除,如果选择在这里工作就不能修炼。又要修炼又要工作那不行!”

当时张永正举了一个例子对他们说:“一个是你的救命恩人,一个是你的父母,任何一方我都不能割舍,我没办法选择,太难了。修炼我肯定不会放弃的!”

最后,部门领导表示:“上面下达的命令我们没办法,如果你不能放弃修炼,那就写辞职报告吧,我们也没办法了。”

就这样,张永正被迫写了辞职报告。“其实我们领导也是很不舍得,因为我和我太太工作都很踏实的。”

那时全国各地都处于白色恐怖之下,很多工作单位明确表示不招收法轮功学员,北京许多旅馆、客栈的门口都张贴着:法轮功者禁止入内。对很多市民来说,法轮功是一个危险的话题。

为了生存,张永正不得不继续找工作,“可是很多单位都不敢用”。

虽然很多人认为厨师很好找工作,张永正却表示并非如此,法轮功修炼者的求职之路非常艰辛。

“那时候很多单位都要问你是不是修炼法轮功,当得知你修炼后,他们就会找个理由把你搪塞走。”

那时,张永正的妻子因为刚生完孩子,所以回到了老家,只有张永正孤身一人留在北京打拼。

“从被迫离开单位一直到我找到新的工作,中间隔了好几个月。那时为了省钱,我每天只吃一顿饭。”

“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工资不多,但还算稳定,因为还要生活嘛。”

那几年张永正为了养家糊口,从北京辗转到保定,之后回到北京,又再远到海南,最后又回到保定。

“那段时间我一直奔波在好几个城市打拼”,再次回忆起那段岁月,张永正依然会在心底叹息。

无悔的抉择

如果没有中共这场荒谬的镇压,也许今天的张永正会和他昔日的同事一样,事业风生水起,生活富足安定。

曾经和他一起工作的主厨现在当了经理;曾经在客房部工作的一个小伙子现在当了副总。厨房的其他同事有的也拿了北京户口,有的同事还分了房子……但张永正却在离开单位后在多个城市颠沛流离,曾经出类拔萃的他因为中共的迫害失去了太多太多。

如今张永正和家人辗转来到澳洲墨尔本定居下来。二十多年来,虽然经历了诸多坎坷,但他见证了大法带给自己和家人的无数奇迹与美好。

回首当初的决定,张永正毫不犹豫地说:“不后悔!其实我在离开宾馆的时候已经清清楚楚地做出选择了。我没有任何后悔。”

张永正说,回想迫害前修炼的日子,那时每天清晨骑自行车半个多小时到炼功点参加晨炼,晚上到其他学员家里学法交流。北京的冬天寒冷刺骨,如果遇上大风或下雪,路上的时间还会更长,可他却乐在其中:“没有人强迫你去这样做,都是我自己觉得我应该这样做。”

他说,正是这样坚定的修行之心,让他在中共动用整部国家机器来镇压法轮功时,做出了不昧自己良心的选择。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