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姑娘嘉扎尔(3) 骑向自由

(Ghazal Tavanaei)

2015年5月31日,部分“骑向自由”(Ride to Freedom)少年单车队骑手汇聚在洛杉矶旅游胜地圣莫尼卡码头,嘉扎尔‧塔瓦纳艾(Ghazal Tavanaei)在发言。(明慧网)

嘉扎尔‧塔瓦纳艾

“我18岁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会说那正是人们开始玩乐的年纪,去参加派对、找乐,去体验新鲜事物。现在世界很纷乱,体验新鲜事找刺激,他们看成是很平常的事,去派对或抽烟,诸如此类。而我开始修炼大法后,我有了指导原则,因为这是心灵的修持,当然会教你不要沉沦在这些事中。”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目前修炼者遍布全球140多个国家,这是一种同时修炼身心的法门,有一套完整的功法,包括动功和静功。功法动作非常舒缓,非常有益于心态祥和,有益健康,有三个指导原则,要修炼者遵循就是‘真、善、忍’。
“法轮功最早从中国传出,但很不幸,虽然来自中国,自1999年后却被禁止,而1999年时,已经有1亿修炼者了。中共发现修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多,感到极度不安,所以当时江泽民就发动了这场迫害。从那时开始,全球法轮功学员展开声援行动,呼吁大家关注对法轮功的迫害,‘骑向自由’活动也应运而生。

“我们想要呼吁更多关注,并且告诉大家很多失去父母的遗孤所承受的痛苦。”

2016年5月15日,嘉扎尔‧塔瓦纳艾(Ghazal Tavanaei)在2016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马善存(Jimmy Ma,“骑向自由”成员,来自中国大陆):“当我3岁时,我妈因为炼法轮功而被关押在监狱,她被押走后我非常难过,每天醒来总要找妈妈,但我每天都是失望。我每天问爸爸我妈在哪里,但是每一天爸爸都说,他不知道,就这样持续了一年。我不是个别的,在中国像我这样的小孩,有数百万之多。”

坦纳‧高 (Tanner Gao,“骑向自由”成员,来自中国大陆):
“我还没出生时,我的家人炼法轮功,但政府却不允许,后来我爸爸被强制带走,所以我出生两年都没看过爸爸。我还记得当我6岁时,警察出现在我家门口,他们把我妈妈带走了。我记得很清楚,去监狱看妈妈时,感觉很糟糕。半年后,她从监狱出来,我们一家就来到美国。
“我觉得我对中国的遗孤们感同身受,因为他们身在中国无法为自己发声,所以我们在这里为他们发声。”

2015年7月17日,伊朗姑娘嘉扎尔‧塔瓦纳艾(Ghazal Tavanaei)在华盛顿DC参加7‧20反迫害烛光夜悼活动。(Edward Dye/Epoch Times)

蔡博容(Borong Tsai,“骑向自由”成员,来自新加坡):
“我知道这样的事,很多孩子沦落街头。很早以前,当我3岁时,我并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尽一点力量。但当我看到‘骑向自由’的活动,我决定参加。
“我想旅程中我们得以达成目标,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身上的共通点,那就是我们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法轮大法教我们的核心价值是真、善、忍,先想到别人,放下对自我的执著,做什么都先考虑别人,说实在的,要是没有遵循这些原则,这个旅程是不大可能达成目标的。
“因为旅程中很多东西都是有限的,包括食物和空间,洗澡也要轮流,很多方面资源都很少。我还特别观察,他们会不会无私互助,他们都担起责任,每个人都负责不同的事。有人负责准备早餐,有人负责整理帐篷,我就觉得:哇!这些孩子真的是……当然,我们在家时父母为我们打理一切,他们没让我们分担什么。现在大家独自出门在外,大家为了共同目标努力,每个人都必须扛起责任。
“当我看到他们的表现,我感到很受鼓励,就感觉:哇!太棒了。这些孩子,当他们长大后 ,将会成为很棒的人,因为在这种年纪,他们有了这么棒的经验,这样特别的历练,这对他们来说非常宝贵,是一堂很棒的人生课,我认为是这样。”(完)@*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