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刘君的故事: 临终痛悔不如在世早回首

老天真的有眼。违背天理者,天能主持公道,善恶报应分毫不差。(图片来源:新纪元周刊)
上天有眼,天理昭昭;善恶报应,不差毫厘。(图片来源:新纪元周刊)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刘秀凤,真实呈现她前夫生前及临终时的经历,告诉人们:早日认清中共邪党,不管在职的还是退休人员,只要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共青团、少先队组织,不再迫害或仇视法轮功,并真实地去做,人就有真的可以为自己选择好的未来。以下是刘秀凤所述。

回想起我的前夫刘君(曾用名刘军),他生前迫害法轮功而造下罪业,他临终前的忏悔,仍然历历在目、发人深省……

刘君原来是河北省涞水县文化馆的一名演员,以演唱西河大鼓、京东大鼓、相声等曲艺为专长。后来,刘君考取到文化站,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支撑,刘君先任永阳镇文化站站长,后任镇政府办公室主任,又任永阳镇副镇长,之后,任永阳镇中共党委副书记;退休前,任涞阳社区副主任。

我和刘君原是结发夫妻,都在永阳镇政府上班,我在司法所工作。一九九六年初,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内,胃病、神经衰弱、肾结核、尿毒症、肺结核、脑炎后遗症等十几种病全都好了,体重由七十多斤增加到一百零五斤。

落井下石 提升泡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那时刘君任永阳镇党委副书记。因我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为了“转化”我,作为丈夫的刘君,听命于县乡两级政府机关和政法委、“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专门机构)的指使,常常对我大打出手,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脸上、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他还用离婚要挟我,镇党委政府以开除我工作要挟我。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刘君和我离了婚;我还没出看守所,没拿到离婚证书,刘君就再婚了。

正好那时一位亲戚找到我母亲,想介绍刘君去当镇长,说:“这回可好了,刘君可以升正职了。我的一个同学在三坡镇任书记,想调一个有魄力的镇长帮他。我说我有一个亲戚叫刘君,现在永阳镇任副书记,他年富力强,很有魄力,把他调过来。”三坡镇镇长很高兴,说:“找个时间,把组织部的人找上,在一起吃顿饭,把组织关系调过来就行了。”

我妈说:“哎,好是好哇,可是刘君已和秀凤离婚了,现在秀凤还在看守所关着呢。秀凤还没拿到离婚证,刘君就又结婚了。”我的亲戚生气地说:“算了吧,他这官是当到头了,这个线我也不牵了。人家一看因为妻子炼法轮功,就和正在被关押的结发妻子离婚,这不是落井下石吗?人家也不敢接受这种人哪!”

退休前,刘君也仅仅是涞阳社区的副主任,等于是降了职。

一纸“荣誉证书”毁掉了生命前程

二零零一年三月,刘君再婚后不久,得了脑血栓,留下了后遗症,走路一瘸一拐的,脸浮肿得走了形。二零一四年初,刘君又与再婚的妻子离婚。

二零一五年七月,刘君再次严重脑出血,出血量超过脑中枢线。在涞水县医院,医生在他头上凿了个洞,把瘀血抽了出来。医生说这种情况的最终结果:一个是生存期很短,也许几个月或一年半载;一个是成为植物人。我儿子找到我,让我照顾他。

在照顾刘君期间,我给他整理书籍时,偶然发现一张中共河北省涞水县委员会,曾给时任永阳镇党委副书记刘君颁发的“荣誉证书”,内容是:刘君在二零零零年度“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工作”中成绩“显著”,二零零一年三月被评为“先进个人”。

刘君得到“荣誉证书”的时间,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时期,也正是他和我离婚的时期。在涞水县委、政府、政法委、“六一零”的施压下,刘君曾经往死里打我,逼我放弃法轮大法修炼,逼迫我和他离婚;他也参与了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中共这一张所谓的“荣誉证书”足以使他兴奋不已,助长了刘君跟中共走,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这张“荣誉证书”既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铁证,也等于同时给刘君这个生命下了一份“判决书”。在他的影响下,原涞水县永阳镇派出所所长也和修炼法轮功的妻子离了婚。

刘君的痛悔:“我上了共产党的当”

二零一五年七月,刘君再次严重脑出血。我在涞水县医院照顾他期间,给他听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他很快就醒过来了。出院后,刘君彻底瘫痪在床了。

回家后,前期他的意识还是很清醒的,他总是自言自语地说:“共产党骗了我,我上了共产党的当了。”我问他:“共产党怎么骗了你?”他说:“这些年,搞计划生育、征收公粮、征收税款,样样工作我都冲在前,卖着命地给共产党干。镇压法轮功,我连你都不要了。到头来,我是妻离子散,连个正职都没有,现在共产党还欠着我好几年的工资还没给。共产党就是卸磨杀驴。我真后悔为什么对共产党那样死心塌地。”其实,刘君明白了给中共干的越多,犯下的罪业越大。

他说:“《九评共产党》说共产党是邪教,是魔鬼,说得一点都不错,把共产党的邪恶说得是淋漓尽致。中共是邪透了,当时,他们(指县政法委、“六一零”和镇党政主要人员)让我把你打残了,说宁可养个傻子、瘸子,也不能让你再炼法轮功,也不让你到处跑,因为你的目标太大,影响力太大。我当时就是想保护你也保护不了;我也不愿意打你,可是我不打你,他们会打你,他们打得更狠。每次他们把你抓到靶场或党校迫害时,小策(我们的儿子)和我晚上都抱头痛哭。

咱们离婚后,小策一路嚎啕大哭:叫我妈回家!叫我妈回家!晚上,他高烧到四十度不退,孩子急火攻心哪,差点死了。为了有人管孩子,不得已我才再婚。可是,从此儿子承受了天大的打击。镇政府大院的人、亲戚们、老师、同学们,都对他另眼看待,甚至歧视他。我下乡去,把他寄养在别人家里,他成了野孩子。现在儿子好不容易成家立业了,我再也不叫小策从政了,跟着共产党没有好下场。我也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也断断续续地跟你炼了两年。可是,我经不起共产党的迫害,我也不能丢了我的工作。”

由于刘君脑血管不断地渗血,他不断严重地抽搐,身体逐渐地萎缩,一只手像面条一样软,不能拿东西,另一只手严重收缩,攥成拳头,再也伸不直了。

他非常后悔地说:“我这都是报应啊!我骂过李老师、骂过大法,烧过大法书,毁坏过李老师的法像、讲法录音带、录像带。我还往死里打你……”

迟到的醒悟 清醒的选择

我每天给刘君放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或和他一起学法(阅读法轮功指导修炼的著作),不断地播放《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解体党文化》、神传文化等音频。

我问他:“你愿意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吗?”他说:“愿意,我早就想退出来了。”我又问:“你愿意发表声明,向大法师父和大法认错吗?”他说:“我愿意。”我帮他写了《严正声明》。我问:“你愿意控告(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江泽民吗?”他说:“愿意。这个魔头可把我害苦了,用我的真名实姓控告。”我写好后,念给他听,他很满意。我帮他把诉江状发到了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

我说:“你病好后,先做什么?”他说:“我先去救人,我把我们这一批乡镇里退休的入过党、团、队的都给他们退了。还有,我还要继续炼法轮功。”

在痛苦和悔恨中走完余生

由于刘君的罪业太大,身体状况不断地恶化,他的脑血管不断地出血,每出一次血,他就往死里抽搐。一次抽得最厉害的时候,他的上下牙死死地咬住了舌头,把舌头都咬出了血。我怕他把舌头咬下来,就用铁勺和改锥撬开他的牙,在上下牙之间放了一根筷子。

后来刘君抽得越来越频繁,他感到了生命的危机。他总是说:“你别离开我,你别离开我,我好像随时要死去。”我安慰他说:“我不离开你,我时刻都在你身边,你会好起来的。”

随着刘君身体的恶化,他的神志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身体瘦得像个木乃伊。他一阵阵凄惨地叫喊:“哎哟,他们把我捆起来打我,我好疼啊!你快拉开他们哪!快着,救救我呀!”我说:“谁打你呀?”他说:“两个穿着黑衣裳的人,拿着棍子打我呢!”

有时他迷迷糊糊地嘟囔着:“哎呀,我好冷啊,这路上好黑呀,一个人也没有,我好害怕呀,你跟着我走吧。”我说:“我不跟你走,你应该跟我走。”

刘君临终前表现得更让人恐怖。他大声喊着:“妈妈!妈妈!你接我来啦?!”他七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就这样,他昼夜不停地喊了三天三夜的“妈妈!”直到嗓子喊哑了。医生说,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的一天早上,像往常一样,我把因脑出血瘫痪三年多的刘君扶起来,准备喂他饭。我开玩笑地跟他说:“小策这两天也没回来看你,等他回来,咱们打他一顿。”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点了一下头。瞬间,刘君眼睛一闭,整个干枯黄灰的脸像帷幕一样“唰”地落了下来,也就是一秒钟。我使劲地喊他:“刘君!刘君!”可是,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他就这样走了,时年六十五岁。

刘君,一个为共产邪党卖命,想通过迫害法轮功而得到升迁,却反被欺骗,背了一身的罪业,怀着悔恨、遗憾地走完了他的余生。刘君死后,身体很绵软,不象生前那样僵硬。送往太平间的时候,他的一只胳膊软软的、一摆一摆就像活着的人。如果他不被中共邪党欺骗、逼迫,不迫害法轮功,他就不会落到如此悲惨的下场。

好在刘君忏悔了、退党了,起诉了迫害元凶江泽民,消去了很多罪业。有一次,我梦见他:看见他满面红光,他正在看几个人下象棋,他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看起来刘君活得还算开心,我想这与他生前的悔过有关。

后记

这篇文章主要是写给那些曾经和还在死心塌地迫害法轮功,为共产党卖命的中共各类人员。当我看到那些因迫害法轮功的人将面临的悲惨下场时,慈悲心促使我把刘君生前因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的凄惨下场写出来,希望能使人们从中吸取教训,早日醒悟。

据我知道,现在仅河北省涞水县,就有不少党政官员和“六一零”、公、检、法、司人员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报,被抓捕、被判刑,有的得了各种疾病,痛苦不堪、久治不愈,有的已死去。

不管是在职的,还是退休的人员,只要你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共青团、少先队组织,不再迫害法轮功,并从实际做起,你就有救,就可以为自己的生命选择好的未来。

刘君走了,但是他的教训却永远警示着人们。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18078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