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东陵监狱监狱长李众的报应和警示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中共在全国大肆抓捕、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在转押到沈阳东陵监狱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即被活活打死。面对突如其来的噩耗,郑守君全家人悲痛欲绝,郑守君的女儿泣不成声地对恶警哭诉:“你们都是杀人犯!你们这么狠毒地对待我爸,将来有一天这些都会报应在你们身上!

这是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发生在沈阳的一幕。

一、李众恶报落马,报应得到验证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三日,据辽宁省沈阳市市纪委监委通报称,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李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用一句话说,李众失去自由了,正在等待审判。据传当时,这个昔日飞扬跋扈的沈阳东陵监狱监狱长,吓得筛糠瘫倒,面色苍白,李众是被几个纪检警察驾到车上带走的。

然而李众绝不像沈阳市市纪委监委通报的贪污腐败那么简单,李众是一个杀人犯,至少手上有三条人命的杀人犯,李众就是当年迫害死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徐大为的主要负责人。甘心给中共迫害法轮功做打手,累累罪行的李众,今日沦为阶下囚的结果不足为奇。李众的锒铛入狱,真是验证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下没有能躲过恶报之网的恶人。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七年,李众担任沈阳市东陵监狱政委期间,经常派人到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张士洗脑班等黑窝学习洗脑、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经验”。

东陵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超负荷劳动十六个小时。每个法轮功学员由犯人(白天两人,晚上两人)寸步不离地看着,大法弟子不“转化”就不让睡觉。

沈阳东陵监狱无理剥夺家属探视权,监狱长百般刁难,要让家属骂法轮功师父,否则就不让见人。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崔力的家属几次到东陵监狱,都不让见,家属心急如焚。

酷刑更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常便饭,一个法轮功学员被殴打,擦干血迹后,狱警队长继续电击。其他犯人在恶警唆使下,参与殴打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铁岭市四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白玉甫先生以绝食的方式抵制沈阳东陵监狱的迫害。三天后,他被弄到监狱医院,身体被绑在床上,手、脚被狱警用手铐铐在床上;在玉米粥中加入安眠药灌食,监狱让四个犯人倒班,两人一班看着不让白玉甫睡觉,眨眨眼都会挨打。狱政科长陈名强和狱侦科长柴光泽对这四个犯人说:“只要不让他睡觉,用什么办法都可以。”然后把牙签发给犯人,并告诉犯人:“干好了给你们减刑。”

白玉甫脚趾头被扎烂,大脚趾、二脚趾的趾甲全部脱落。陈名强指使犯人用铁片、牙刷在白玉甫的伤口处抠,白玉甫被折磨的昏死过去。醒来后,又被强迫坐小板凳,从早上五点开始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嘴里还被灌刚烧开的玉米粥,一个小时再灌一大杯凉水。

二、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零年李众任沈阳市东陵监狱监狱长,三年三条人命

1、二零零七年:清原县张友金被迫害致死

张友金,男,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人,零四年,张友金发真相资料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零七年,沈阳东陵监狱恶警刘宏宝(音)通知家属说张友金病了,当见到张友金时,家属都惊呆了,眼前的张友金头发白了,身体瘦弱,站立不稳,手发抖。家人很惊讶人怎么变成这样了?张友金刚到监狱时,身体健壮,头发油黑,脸上无皱纹,那时同室犯人都以为六十多岁的张友金和前来探视的儿子是哥俩。

后来,张友金被转押到铁岭监狱传染病院,当家属再见到张友金时,张友金说话已听不清,瘦得皮包骨。家属要求放人,医院说东陵监狱不让,要想回家得写“保证”,不然就死这。张友金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2、二零零八年,辽中县郑守君奥运期间被迫害致死

'昔日时光:郑守君和女儿'
昔日时光:郑守君和女儿
'郑守君劳教后亲自演示的酷刑“烧鸡大窝脖”'

郑守君劳教后亲自演示的酷刑“烧鸡大窝脖”

郑守君,四十四岁,沈阳市辽中县人,零八年奥运期间被迫害致死。

郑守君生前多次被劳教,二零零六年二月,郑守君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辽中县潘家堡派出所绑架并刑讯逼供,郑守君头部受重伤,缝了八针,郑守君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直到二零零八年六月,郑守君的女儿小宁才在辽中县看守所见到爸爸,可没想到,这一面竟是诀别。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早,郑守君的妻子突然接到沈阳东陵监狱的电话,刘姓男狱警说:“郑守君八月六日从辽中县看守所转过来,你们到监管医院去看看吧,人已经不行了。”家属立即赶到监管医院,而警察却不让见。十九日晚八点,家属再次接到东陵监狱刘姓警察的电话,说郑守君抢救无效死亡。

八月二十日一早,在监管医院遗体冷藏间。家属看到郑守君的遗体,简直不敢相认,遗体上身赤裸,只穿一条短裤,头部肿胀变形,面部淤青,腹部肿起,双手呈用力挣扎、弯曲状,非正常死亡状态;浑身上下没有一个针眼,没有被救治的迹象。

悲愤的家属质问:人到东陵监狱不到两周,怎么就死了?副监狱长姚树良只说了一句:“我们有责任。”就不再回答。

看着郑守君凄惨的遗体,家人悲痛欲绝,郑的女儿质问恶警:“你们说我爸是病死的、抢救无效,怎么身上没有一个针眼、没有一点儿医治的痕迹?病历记录中写着‘郑守君十九日上午入院时,神清语明,步入病房’,而你们东陵监狱却在昨天早晨就通知家属‘人已经不行了’?为什么自相矛盾?”恶警们一言不发。

郑守君的遗体后被强行火化。李众作为沈阳市东陵监狱监狱长,是犯罪负责人。

3、二零零九年:沈阳厨师徐大为惨死

'徐大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徐大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徐大为,辽宁省清原县人,在沈阳某饭店做厨师,他按法轮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为人本份实在,是公认的好小伙。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为了世人不被中共谎言欺骗,徐大为用省吃俭用的钱印制法轮功真相资料,于二零零一年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先后在辽宁的四个监狱: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饱受酷刑折磨。

三十四岁的徐大为,最后被东陵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精神失常,被家属从沈阳东陵监狱接回家后不到两周,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从东陵监狱回家后的徐大为,已无法进食、整日咳嗽不止,连吐痰的力气都没有。徐大为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时说:“监狱给打针,打精神病药。打我,用拳脚打。”

家人将徐大为送进医院,医院表示: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这种身体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早已错过了医治时机。就这样,家人眼睁睁地看着徐大为含冤离世。

徐大为离世时,女儿八岁,徐大为的妻子勤劳朴实,含辛茹苦,独自照顾全家,徐大为含冤离世后,徐大为的妻子、老父亲、弟弟等几次来到沈阳东陵监狱,要求狱方调查徐大为在狱中遭迫害的详情,家属指着徐大为回家后第二天拍的照片问:徐大为身上有电棍伤、脖子上有勒痕。面对照片,三监区大队长郭宝元等狱警语无伦次,百般抵赖说:照片不能说明问题。

家属说:那我们把尸体抬来,你们看看。狱警马上威胁家属说:“如果把尸体抬来,你们要负法律责任(抓起来)”。

狱警最后耍流氓无赖:爱上哪告上哪告。面对恶警们的抵赖,徐大为的家人欲哭无泪。

三、李众的报应的启示

李众大学毕业后,基本一直在沈阳市司法局管辖的东陵监狱工作,一个有文化的书生,进入到共产邪党的大染缸内,一步步堕落为一个恶党卖命的流氓打手。

李众在东陵监狱任职期间,积极的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李众作为监狱的监狱长、一把手,是罪魁祸首,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其酷刑折磨,为此李众一路升迁,直至担任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最后落马。

李众的经历说明,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组织,《九评共产党》一书,将共产党的邪恶本性说的清晰透彻,只有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性,才能不被迷惑,共产党的历史,就是迫害善良人的历史,共产党利用人斗人,利用完之后,就卸磨杀驴。比如利用红卫兵搞文化大革命,利用后,就让红卫兵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中共迫害法轮功也是,用利益与官阶诱骗警察为其当打手,用完后就卸磨杀驴。像李众这样为中共邪党卖命的警察,被卸磨杀驴的锒铛入狱的官员在全国数不胜数,被共产邪党玩的溜溜转。

李众的遭遇还说明,您要为你的选择付出代价,做了恶事,是要偿还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面对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有很多人没有出卖良心,而是尽量的回避,即使为了工作,也是敷衍了事,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然而,李众却昧着良心,完全没有了做人的底线,谋财害命,那些活生生被李众迫害致死的善良生命,一个个破碎的家庭,李众拿什么去偿还,可能锒铛入狱只是报应的开始,被李众迫害致死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信仰佛法的修炼人,对信仰神佛的人犯罪,欠下的罪业怎样偿还?也许在无间地狱的烈火中日夜煎熬。

在大陆,像李众这样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还有很多,也许恶报暂时还没降临,那你能躲过吗?善恶有报的天理对你就不灵吗?不起作用吗?也许,这是上苍的慈悲,给你改过赎罪的机会。也许机会越来越少。

善劝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你的报应是挨不过去的,改过赎罪,回头是岸,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你退出党团队,是送给你得救的希望,不要错过生命得救的机会。

'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李众'
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李众

本文轉載明慧網,原文网址為: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15/沈阳市东陵监狱监狱长李众的报应和警示-425414.html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