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時分】习让他国元首难堪 处处树敌 什么叫「大国者下流」?

章天亮:习让他国元首难堪 处处树敌 什么叫“大国者下流”?(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G20峰会已结束,习近平转场到了泰国,参加APEC峰会,发言的调子明显比G20更加强硬,这只能让APEC国家对中共的疑虑更深。继习近平训斥特鲁多之后,在泰国又发生了拒绝和泰国总理巴育握手事件。习近平的所作所为,给自己树立了太多的敌人。老子有句话叫“大国者下流”,也有种说法叫“大邦者下流”。这话的含义是什么?作为“大国”应如何做才会受到别国的敬佩?

自媒体时政分析评论人士章天亮教授,在《天亮时分》【政论天下】节目里做出了他的分析。

习近平大国外交 实则处处树敌

11月17日,习近平结束在印尼的G20峰会转到泰国参加APEC峰会,泰国总理巴育习近平合影,合影之后巴育就伸出手来要跟习近平握手。这本来是一个非常基本的外交礼节,也是一个常识性的礼节。但是习近平却自己走开了,把巴育晾在那儿了。巴育伸出手之后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转了半个身子面向记者,然后摸了下自己的鼻子,似乎嘴里还嘟囔了两句。在众目睽睽之下非常尴尬。

习近平上台之后就一直主张对南中国海诸岛的主权。自2012年之后,习近平南中国海的动作非常频繁,又是造岛礁,又是建军事基地等等,推动南中国海的军事化。

我们都知道,南中国海是国际货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通道,尤其是马六甲海峡。所以当中共在南中国海搞军事化的时候,作为回应,奥巴马政府就提出了重返亚太的战略。

传统上美国是一个重欧洲轻亚洲的国家。所以在二战之后,杜鲁门就轻易地放弃了中国大陆,没有支援蒋介石。但同时他却不遗余力地通过马歇尔计划重建欧洲。原因也很简单,从美国看来,欧洲离美国很近,而亚洲离美国很远,所以欧洲属于近东地区,像以色列这个地方就属于中东地区,中国这边就属于远东地区。那么从远东这个地方来看,因为它离美国太远,而且亚洲没有强大的海军,作为东西两个海岸都面对大洋的美国来说,来自于欧洲的威胁要远远大于来自亚洲的威胁。

苏联的威胁虽然很大,但是苏联的海军一向很弱,所以亚洲国家就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强大的海军。而欧洲像英国、法国、德国的海军都很厉害。作为苏联只有一个黑海舰队,这个舰队比美国的舰队差得太远了。之前曾经发展出强大海军的日本,还彻底被美国去军事化了。

所以杜鲁门就觉得,亚洲国家不可能对美国形成非常大的威胁,反而是欧洲比较严重,尤其是苏联比较严重。所以杜鲁门在1950年1月5号发表了一个声明,美国在亚洲奉行不介入政策,也就是说,如果台湾或者是朝鲜半岛发生战争,美国将置身事外。一个礼拜之后,他的国务卿艾奇逊又重申了这个主张。

结果造成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误判,认为如果金日成去打李承晚,美国不会介入。这样才导致了朝鲜战争的爆发。

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交通工具的便利,加上国际贸易又非常依赖于马六甲海峡,所以奥巴马就决定要重返亚太。因为美国这个时候意识到中共才是全球和平稳定的威胁,也是对全球贸易的威胁。

等到川普上台之后,就把亚太改为印太地区,把印度和印度洋也包括在印太战略之内。其实就是对中共全面的围堵。

这一次APEC峰会,因为美国不在,所以习近平的调子就突然间变得非常的强硬。

前两天,习近平跟拜登会晤还在讲,无意挑战和取代美国,这个调子非常的低。但是到了11月17号在APEC峰会上,习近平在演讲中说,亚太地区不是谁的后花园,不应该成为大国角斗场。还说任何搞新冷战的图谋,人民不会答应。这明显就是怼美国了。他所谓的“亚太地区不是谁的后花园”,当然那也不是你的后花园。他实际上讲的是亚太地区不是美国的后花园,不应该成为美国和中共角力的场所。感觉好像是说,那是我的地盘,美国是不应该介入的。

但是,不管习近平本人的态度如何强硬,毕竟日本也好,菲律宾也好,很多印太国家都是有美国在背后撑腰的。

拜登这次去巴厘岛参加G20峰会之前,先是绕道柬埔寨,到金边去参加东盟的会议。然后强调美国对这一地区的承诺。同时,美国和东盟还签了一个声明,把双方的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而且在联合声明中说,要通过坚持自由航行,根据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公认国际法原则,和平解决争议,并借由东盟主导的机制来推动海上合作。总而言之,东盟是美国的盟友,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共在南中海根本就不具备任何主权的合法性,如果建立争议机制,应该由东盟来主导推动。

所以拜登这一次去G20峰会之前,特别跟东盟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就是恶心习近平来了。

所以这一次,菲律宾的态度就非常的强硬,和中共谈判的时候就没有给习近平任何面子。

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习近平会晤之后,按照中共的声明说,谱写了“中菲友好”的新篇章,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叫南海,西方叫南中国海——双方要坚持友好协商,妥善的处理分歧,妥善的处理争议。这是中方的调子,感觉好像是谈得还不错。

而菲律宾这边的声明就完全相反。菲律宾的声明说,2016年7月12号,荷兰海牙常设仲裁法庭已经裁决,北京对几乎整个南海的所谓历史性权利是无效的,仲裁法庭裁定支持菲律宾的诉求。然而中共一再无视这个裁决。菲律宾方面呼吁尽早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强调需要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作为普遍的框架。

可以说菲律宾的声明就是在指责中共,从2016年你们官司打输了,根本就没有把海牙国际法庭的判决当成一个具有约束力的判决,该怎么著还怎么著,仍然霸凌其他国家。实际上就是要求中共回到《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框架里。

所以你会看到,中共讲了一套话,感觉好像是习近平开创了新时代外交工作的新局面。实际上菲律宾对中共非常不满,在声明里直接怼中共。菲律宾之所以敢这么干,也是因为背后有美国撑腰。

习近平和日本首相安田文雄的会晤也是很尴尬。中共试图淡化中日关系的僵局,尤其是对台湾问题。中共党媒声明中说,中日是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但是,日本首相办公室随后发布的声明说,岸田首相对包括尖阁诸岛(钓鱼台群岛)周边局势在内的东海局势,以及中共在日本周边的军事活动,包括中共8月份向专属经济区在内的日本附近海域发射导弹表示严重的关切。岸田首相重申台海和平与稳定,重申日本基于人权问题上的立场,和日本在华拘禁案件的要求等等。总而言之,中国的人权问题也提了,台海问题也提了,南中国海的问题也提了,中共对日本的霸凌,包括向日本专属经济区发射导弹这个事儿也提了。看日本的声明,对中共也是相当的不友好。

所以这一次习近平出访,感觉好像是在搞什么大国外交,训斥了特鲁多,让泰国总理尴尬了一下,跟菲律宾、日本又谈崩了,转了一圈,外交上的困境丝毫没有解决。

但是我猜习近平自我感觉还是挺好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不说英文,他摄入信息全靠翻译,而翻译是会过滤一道手的,他会只讲习近平爱听的去翻译。

特鲁多在跟习近平交谈的时候,面对习近平咄咄逼人的言辞,特鲁多当时解释说:在加拿大,我们信奉自由、公开及坦率的对话。实际上就是在对习近平进行教育,给你讲一讲我们加拿大是这么看待这个问题的,我们作为一个民选政府,我们应该对民众保持透明度。结果这句话,那个翻译没敢翻给习近平听,大概也是怕习近平听了之后会不高兴。所以如果习近平整天翻看党媒,就肯定认为自己这次外交的成果非常丰硕,大家都对他很客气。

其实我有的时候想,人真的是要贵有自知之明,至少有的时候你看一看别人反对你的意见,甚至是怎么去骂你的,你才会检讨自己是不是有做得不到的地方。

大国者下流”才是大国外交的真谛

在东晋十六国,有一个后赵的开国皇帝叫石勒,这个人是一个羯族人,是少数民族。当时中国长江以南是一个统一的东晋政权,北方处于分裂的状态。

石勒建立了后赵政权。有一次他在宴会上招待大臣,他就问一个大臣:你看我能够比得上古代什么样的帝王?大臣就吹捧他说:陛下英明神武,比汉高祖还要强一点。石勒就笑了笑说:你说得太过分了,如果我遇到汉高祖,只能做他的臣下,大概也就跟彭越、英布这种人差不多。他说:如果生在光武帝那个时代,倒是可以跟光武帝比划比划,并驾齐驱,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但是见到汉高祖,我就只能甘拜下风。

石勒是一个蛮族人,没有读过很多的书,他也能够有这样的胸怀。

所以有的时候,你哪怕真的是取得了一些成绩,你也得检讨一下,真正对自己的能力也好,对自己的风度也好,对自己的情商也好,对自己在国际上、外交上跟别国的关系也好,要有一个比较真实的定位,这样才能够做出比较明智的决定。

所以我觉得在外交场合,如果真的要搞大国外交,一定要谦下。

这就说到我今天想说的一句话,老子讲“大国者下流,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

什么意思呢?大国实际上就像是百川归海一样,最低下的地方才是百川归向的地方。那么大国如果能够谦下,天下自然就归附,所以“大国者下流”就是大国应该像流水一样往下,这样百川才能归附,大家才对大国有足够的尊敬。

实际上大国和小国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大国越谦下,小国就越感到没有威胁,他对你就越信赖,于是他就更愿意去依附你。而小国对大国如果也谦下,他才能够取得大国的信任,大国就不会整天想怎么把你灭了。

所以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都要谦下。小国希望大国不来侵犯他,大国希望能够得到小国的依附。因为国家小,所以他肯定也会很客气,也会很谦下。但是大国就得特别注意,绝对不能仗着自己的实力去欺负别人。

其实历史上小国战胜大国的事情多了去了,作为一个大国,如果嚣张起来,那周边的国家真的可能都会变成你的敌人。

大家知道在唐太宗的时代,为什么我们说贞观是一个盛世?他除了文化上非常发达之外,他的外交关系也搞得非常好。唐太宗本人就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军事家,而他手下也是将星云集,像李靖、徐世𪟝、程咬金、秦琼、侯君集、薛仁贵等等,都是非常能打仗的人,而且仗打得也非常厉害。

但是唐太宗有一个特点,不管打了多少胜仗,比如灭东突厥,灭高昌,灭吐谷浑,打败西突厥等,不管打败了多少国家,每次战胜之后,他只是把俘获的少数民族的首领加以责备,然后还会封他们将军等职位,甚至还让他们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去统领自己的部众。

作为一个战胜国,太宗皇帝对那些被少数民族掳走的汉人的奴婢,也不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命令这些可汗或者是酋长释放这些汉人,而是按照当时奴隶的价格,由大唐政府出钱赎回,并且给这些人钱和粮食,让这些人能够回到自己的故乡安居,还免除他们十年的租税。

这种平等待人的情怀,我打败了你,但是我并不欺负你,甚至我还赎买被你掳走的奴隶,所以得到了各民族衷心的拥护。

唐太宗说:少数民族也是人,他们的感情和我们本土的华夏民族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一个国家的皇帝只应该担心自己的道德和对别人的恩德没有广泛传播出去,而不必去猜忌那些少数民族;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在道德上,在恩德上,对夷族能够给予照顾,加上我们自己本身的道德吸引力,那么四海就可以成为一家。如果互相猜忌,骨肉都会成为仇敌。

唐太宗对各个民族的将领都视为一体。所以唐朝的将军有不少是少数民族,像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契苾何力、阿史那忠、阿史那思摩等等,都是大唐的将军。

所以唐太宗在灭亡东突厥之后,四夷君长就都到长安去朝拜,请求太宗皇帝上尊号为天可汗。很多国家给太宗进贡的时候,走的路就叫做“参天可汗道”。

所以真正一个国家,哪怕你的军事非常强大,但是如果你能够保持一个谦下的态度,就像老子说的“大邦(国)者下流”,就能够起到四海归心的作用。

习近平对一些小的国家采取咄咄逼人态度的时候,等于是让他们感到危险。当他们感到危险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找一个大哥,所以像越南、柬埔寨、泰国、菲律宾这样的国家,他们知道跟中共磕根本就磕不过,跟中共打也打不过,怎么办呢?他们就只能去依赖美国。

所以习近平转了一圈,好像是希望通过威胁的方法,让小国服从。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把他们都驱赶到了美国那里。而且你要知道,如果你对一个民主国家的元首不客气,实际上是对整个国家的侮辱,因为他是国民选出来的,你对一个国民支持的国家元首不客气,那个国家的人都会很生气。

我们说,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你看民主国家的国家领袖,他们好像平时非常的谦和,因为毕竟是老百姓选的,所以他到处去握手,听老百姓的要求来制定相关的政策等等。在国际上,大家也是握手寒暄,彬彬有礼。因为民主国家有问题,都可以互相之间协商解决。包括美国在G20上也好,在东盟会议上也好,没有看到拜登咄咄逼人地去欺负别人。所以君子之交就是这样,你对我客气,我也对你客气。

但是大家一定要知道,我对你客气,可不是因为怕你,完全是出于一种礼貌。如果你侮辱了君子,君子是一定要战斗的。

在先秦时期,当时的人分为贵族和平民,贵族住在城里,叫做国人,一般的老百姓住在城外,叫做野人。国人是受过教育的,或者至少他跟国君之间有着或远或近的联系,哪怕不是亲戚,也是很亲近的朋友,或者是朋友的亲戚。所以这些国人读过书,他们就是真正的君子。

过去儒家讲的君子,实际上是“国君之子”的意思,指的是社会地位高的人,后来变成了指道德高尚的人。这些君子在国家发生战争的时候,他们都是要参战的。

在先秦春秋以前,战争其实是贵族的一种特权,就是说,只有是君子、是贵族才能够参战,才可以自备武器、粮草、兵车等等出去参战。

所以大家一定要知道,君子虽然谦下,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但是君子是有荣誉感的,当违反了他的原则的时候,他真的是要战斗的,而且这种战斗会非常的勇敢,这才是真正的君子。

所以我觉得,习近平这一次出访,得罪了很多人,他真的是误读了君子,觉得民主国家的元首比较软弱。实际上如果他们真的把你视为敌人的时候,他们会变得非常的强硬。

欢迎观看完整节目

章天亮教授每周更多的独家时事节目,以及更多原创精品系列节目,都在《希望之城》会员网站,欢迎订阅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