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人类面临的最危险骗局

无神论——人类面临的最危险骗局
哲学上讲的人类三大根本问题——“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在神传文化体系中的对应内容。(shutterstock)


神传文化
是全人类的共同传统

人类的文化都有其来源,而世界上各民族的正统文化,究其传承和根源都是神传文化体系。

中东地区的苏美尔文化、古埃及、犹太教和基督教;欧洲文化源头的古希腊和古罗马;南亚的印度;北美印第安人;南美的印加文化和玛雅文化,以及5000年文明代代相传的中华文化。可以发现,世界上每个古老民族几乎都有神创造天地或者神创造自己祖先的神话传说。几千年来,神创论以及敬天敬神的传统一直都是世界上各古老民族的核心文化体系。

在神传文化体系里,宇宙中有神也有魔,阴阳两极的对立,正负生命的斗争,从天上一直贯穿到人间。根据各古老民族的共同神话传说,神创造万物和人类,并告诉人们宇宙和人类的起源,也给人类奠定道德和行为规范,告知人类只有坚守对神的信仰,按照神规定的道德标准做一个好人,才有机会回归天国;而如果放弃对神的信仰,放纵人类恶的一面,让魔性和魔鬼主宰人类的心灵,那么人类将会堕落到地狱里直至毁灭。

根据神传文化的共同传说,人类是神的子民,神为了人类的得救,在不同时期让不同的神降生到人类社会,以圣人或哲人的身份给人类传法传道,铺就救赎之路,人间因而出现了各种对神的信仰体系以及宗教体系。而魔鬼则是神的对立面,魔鬼为了对抗神,安排了对人类的毁灭计划,其中主要的手段就是败坏人类道德以及让人类放弃对神的信仰,从而诱骗人们去崇拜魔鬼。

把人类的历史梳理一遍,就会发现,从古老民族到现代文明,贯穿人类文化和历史的一条根本主线,其实就是“信神还是信魔”、“救赎还是毁灭”。这也是哲学上讲的人类三大根本问题——“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在神传文化体系中的对应内容。

撒旦教与无神论的来源

马克思创立共产主义,追求建立人间天堂,其实也是有来源的,它来自西方魔教撒旦教,体现了魔鬼对人类的欺骗术。图为2021年2月9日柏林马克思-恩格斯广场。(Astrid Vellguth / AFP)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主体文化都是神传文化体系,虽然各个时代都有不信神的人存在,但是在人类历史的绝大多数年代里,并没有一种作为独立理论体系而存在的所谓无神论。直到19世纪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有体系的无神论才正式在世间出现。马克思和恩格斯建立了脱离神传文化体系,用所谓唯物主义理论来解释宇宙、生命以及社会发展规律的一整套伪哲学理论体系,由于这套理论的终极目标是要建立所谓的人间天堂——共产主义社会,所以,马克思主义也被称为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理论诞生之后,在人间逐渐出现了信奉共产主义的国家实体,如前苏联、前东欧共产国家、北朝鲜、中华人民共和国等,这些国家都推行国家无神论政策,将无神论作为共产政权的立国之本。而历史事实表明,一旦脱离神传文化体系,在这些共产政权国家中都无一例外的出现了官吏极度腐败,统治者对民众的残酷镇压和血腥屠杀,社会道德一路败坏,民生凋敝,正常社会体系迅速走向崩溃,国家政权只能靠不断加强的暴政和高压来维系。历史事实是:所有宣称要追求人间天堂的共产国家,在不转变共产主义路线的模式下,最后都差不多成了“人间地狱”。

诚如开篇所言,人类的文化都有其来源,无论是正的还是邪的,都不会凭空出现。马克思创立共产主义,追求建立人间天堂,其实也是有来源的,它来自西方魔教撒旦教,体现了魔鬼对人类的欺骗术。西方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早就发现(可以参见华人学者整理的《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一书),马克思原本信仰基督教,但是在大学时期,马克思的思想突然剧烈转变,接受了撒旦教的蛊惑,加入了撒旦教。撒旦是《圣经》所记载的魔鬼,而人世间的撒旦教则是以这个恶魔为崇拜对象,以神为敌人,以破坏神的教诲、毁灭人性和人类为目的的一个邪教组织。马克思加入撒旦教后,写了大量侮蔑神和诅咒人类毁灭的诗句,宣誓要做魔鬼撒旦在人间的代理人,执行撒旦毁灭人类的使命。

如在〈苍白少女〉一诗中,马克思写道: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
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已被迫离开,新的灵体必须来进驻。
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平静……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我确知此事。
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现在已注定要下地狱。
在剧本〈Oulanem〉中,马克思写道: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
将以暴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入进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其后,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而作为共产主义起源的《共产党宣言》,则是马克思受撒旦教委托,为诱骗人类堕入魔道而撰写的一部魔教教义,目的是颠覆人类来自神传文化的正统观念和道德,让人类不信神,最终让人类堕入地狱而毁灭。有关史料还揭露,马克思自己称《共产党宣言》是一部“臭大粪和污秽之书”。

可见,共产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本身并不是无神论者,而是地地道道的有神论者,只是他从最初的信神转变为信魔,他撰写所谓共产主义伪哲学理论,宣传无神论,只是为了让别人不要信神,而一个人如果不信神,信了撒旦教的共产主义或者无神论,实质就是信了魔。

在中共内部,很多高层领导都不是无神论者,强迫中国人不要信神。但是毛泽东自己却深信神传文化。(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在中共内部,很多高层领导都不是无神论者,比如中共头子毛泽东通过发动一系列政治运动以及文化大革命,将中国神传文化体系几乎毁灭殆尽,强迫中国人不要信神。但是毛泽东自己却深信神传文化,毛泽东的警卫部队被他亲自命名为8341部队,这个番号据说来自毛泽东在中共建政之前的一次算命,当时算命先生只给毛泽东说了8341而不做解释。毛泽东觉得这个数字和他一生的命运有很大关系,就把警卫部队命名为8341部队。毛泽东死后,人们才明白83是毛泽东的寿命,41是指毛泽东从1935年遵义会议开始,到1976年死亡,掌管中共最高权力正好41年。或许正是神佛慈悲,通过毛泽东的这个8341警卫部队,提醒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民重新思考中华神传文化的奥妙,从而有机会从共产主义和无神论的骗局中走出来。

无神论的内容是无根之木

共产主义无神论体系若没国家暴力为后盾,对国民强行洗脑和灌输,面对逻辑严谨、道德完善的神传文化体系,无神论根本不可能具备文化优势。图为2020年2月18日北京一街道挂的中共宣传横幅。(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作为魔鬼欺骗人类的共产主义无神论体系,自然不可能在逻辑上有严格的理性,如果没有国家暴力为后盾,对国民强行洗脑和灌输,在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正常社会环境中,面对逻辑严谨、道德完善的神传文化体系,无神论根本不可能具备文化优势。

无神论的主要内容包含两个方面:一、神是不存在的;二、宗教和有神论信仰都是人类对解释不了的客观世界的一种虚妄的解释。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认为一些客观世界解释不了,只是无神论的片面看法,而在神传文化体系中,这些客观世界是可以解释的,并且已经做出了合理的解释。在神传文化体系里,人类最早的知识和技能都来自于神授,在人类历史发展的每个阶段,也不断有得到神启的能人异士,做出重大发明创造,改善人类生存条件,或者得天命的英雄人物引领社会改朝换代,使变乱的社会重新安定,让人们得以安居乐业。在神传文化体系中,宇宙间的一切现象,包括生命起源、天道运行、王朝运势、个人福祸等等,不但都有合理的解释,而且一些社会事件,还可以根据天道运行规律提前做出预测。

而在无神论体系中,对宇宙和生命起源、社会发展、个人福祸都无法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于是无神论者创造了一个“既不是解释又算是解释”的模糊概念——“自然现象”,把自己无法解释的一切客观现象都说成是“自然现象”。意思就是这种现象它既不是人力所造成的,也不是神力所造成的,它本来就是这样的。这里的问题是,你可以知道一种客观现象,它不是人力造成的,因为人力的因素一般可以通过科学方法观察和研究,但是你怎么知道它就不是神力造成的呢?你又怎么知道它本来就是这样的呢?它难道就不可以有一个你认识不到的更高层面的前因吗?

所谓的“自然现象”,实质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说辞。如果负责任一点,你既然不能解释这部分客观世界,就应该把它们称为“未知现象”,这样的称呼至少可以体现探索者对未知世界的敬畏。但是如果承认这些现象是未知世界,自己又不能给出解释,那么,神的存在(更高级的生命和更深层面的原因)就有了合理的空间。这是无神论者所不能接受的,于是,他们创造了“自然现象”这个模糊概念,既能掩盖自己对未知世界的无知,又把神存在的理性空间给悄悄抹去。

我们由此可以得出两个确定结论:一、无神论者无法否定未知世界的存在,也就无法证明神是不存在的;二、对有神论体系而言的已知世界,对无神论者来说依然是未知世界。

对于结论一的解释:

在无神论的认知体系里,神是否存在,属于未知世界的领域,既然是未知世界,那么他就无法证明在一个未知世界里,神到底存不存在。也就是说,对于坚持无神论的人来说,有神他也证明不了,无神他也证明不了,可见,“无神论”这种说法在逻辑上本身就站不住脚。在承认未知世界的前提下,在逻辑上能站得脚的只能是“不可知论”,而不是“无神论”。

对于结论二的解释:

这里有一个常识首先需要提及一下:无知的人无法证明有知的人是否有知,而有知的人可以知道无知的人是无知的。举个例子,一个高级数学题,对于数学水平达到那个层次会解题的任何一个人来说,答案是已知的。但是,对于数学水平非常低的人来说,答案是未知的,因为这些人无法知道会做题的人提供的答案是否正确,他没有检测答案的能力。如果他想知道那个高级数学题的答案,唯一的途径就是他自己也成为那个级别的数学家。同样的道理,人类对于世界的认知水平是分层次高下的,认知水平低的人无法检验认知水平高的人提供的认知结果是否正确,除非他自己也能达到那个高认知水平。

对于熟知神传文化体系的人来说,神的存在属于已知世界,是一个确定的事实,在逻辑上属于“可知论”。图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390窟的塑像。(公有领域)

对于熟知神传文化体系的人来说,神的存在属于已知世界,是一个确定的事实,在逻辑上属于“可知论”。也就是说,同样一部分客观世界,对一部分人来说是可知的,对另一部分人来说,则是不可知的。其中的区别正在于这两部分人接受到的知识体系的层次是不一样的,正如前面举的数学题的例子。对“无神论者”而言,如果他真的想知道神是否存在,唯一的途径只能是学习神传文化体系的认知内容,提高自己在那个逻辑体系下的认知水平,让神传文化体系成为自己认知领域的已知世界。

无神论的三大立论依据都不成立

人们看不见的不一定不存在。就如在宇宙中庞大的暗物质、暗能量、黑洞也都是人们看不见的。(ESA/AFP)

无神论者认为神不存在的理由大概有三个:其一是人们看不见神;其二是科学无法证明神存在;三是认为进化论揭示了人是由低级生命进化而来,由此否定神创人类的传说。

在逻辑上来说,前两种理由都不能成立。首先,人们看不见的不一定不存在。尤其是当今的科学已经可以探索部分微观和宇观世界,微观世界中的粒子、场和波都是人们看不见的事物,在宇宙中庞大的暗物质、暗能量、黑洞也都是人们看不见的。以电磁波为例,人们可以看见的也只是有限的可见光波段,大部分的频率人们都看不见。这还只是说人们眼睛看不见,但是借助仪器可以探测到的世界。那么,宇宙中有多少世界是人类的科技水平也探索不到的呢?就是借助仪器也探测不到的世界,到底有多少呢?相信比我们能探测到的世界更为庞大。

其次,科学无法证明的事物,并不能说是不存在的。正如前面所述,宇宙中绝大多数的世界是人类的科技无法探索的。而人类神传文化中记载的神是一种比人类不知道高多少倍多少倍不止的高级生命,根据我们对神的理解,神可以凭借意念创造宇宙、时空和比神低级的人类以及万物,如果人类对于生存的宇宙都那么的无知,又怎么能凭借自己的那点所谓科技水平探索到创造这个宇宙的更高级生命呢?

再来看看第三种理由。其实,进化论一直都停留在假说的阶段,进化论中提出的生命进化的观点从来没有被考古发现的证据证实过,相反考古中发现了很多遗迹都否定了进化论。且举几个例子,考古和地质研究中发现,在寒武纪时代很多物种都在那个时代突然出现,根本没有进化的时间表存在,这个现象被称为寒武纪生命大爆发,这种现象支持创造论而不是进化论。

其次,地层中发现了许多远古文明的遗迹,包括20亿年前的核反应堆、2亿多年前的人类脚印化石、几千万年前岩层中的铁螺丝钉、铁钉等,3亿年前煤层中包含的金链子、铁锅等,以及印度和中东地区发现的史前核爆炸遗迹,等等。这些史前文明的遗迹表明,在亿万年的时间长河中,在进化论者所认为的应该是属于猿猴甚至是爬行动物的年代里,一直都存在人类社会,甚至是高度发达的人类社会(人类文明似乎在不断重复发展、成熟、毁灭、再发展的周而复始的规律),这表明人类并没有按照进化论的时间表由低级生物发展而来,而是一直在进化论的时间表之外独立存在。

地层中发现了许多远古文明的遗迹,包括20亿年前的核反应堆。图为1972年,科学家发现非洲加蓬共和国存在一个20亿年前所建的巨大的地下核反应堆。(明慧网)

进化论的基本逻辑是:一、最初的生命是一堆有机物在电闪雷鸣和风吹雨打的自然条件下,突然被组合成一个具有新陈代谢功能和自我繁殖功能的生命体。二、这些最初的低级生命体,由于基因突变而导致出现新的功能,出现新功能的生命体的基因再突变,再产生新的功能,只要时间足够,这样不断突变下去,一个低级生命就会逐渐进化成另外一个更高级的物种。

已经有很多科学家根据概率计算过,按照进化论的逻辑,如果这些随机组合过程和基因突变的进化过程都可以实现,那么,从生命产生到进化成人类的时间远远不止的超过了宇宙存在的时间。可见,从概率上来讲,进化论是不可能实现的。打个简单的比喻,在一个工厂里堆放了各种原料,然后在没有任何人工干预(智能控制)的前提下,仅仅依靠自然界的刮风下雨打雷闪电等条件,在时间的长河里,这些原料就可以自然而然的组装成一部部具有特定功能的机械设备,而且这些机械还可以自然而然的不断升级成更高级的产品。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我们知道,如果要将原料组合成具有特定功能的机械,必须要经过设计师的设计,经过工人的精密制造,才能实现。而生命是比任何人工产品更复杂的事物,如果一个机械设备都需要设计和制造,那么,更复杂的生命怎么可能是随机产生的呢?

现代科学发现,就是一个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在分子层面上,它的内部也充满了复杂结构的分子机器,由这些分子机器组成了这个生物的一些基本功能,而这些分子机器的效能超过了人类制造的任何机械设备。那么,具备这么复杂结构和高效能的分子机器(细胞的功能)是如何被组装出来的呢?

例如一些细菌至少会有一条鞭毛,这个鞭毛的功能是带动细菌在液体环境中游动。科学家们将细菌鞭毛的结构放大5万倍后发现,这个鞭毛其实是由分子组成的一部精密的分子机器,它有一个定子、一个转子、一个U型介面,一个传动轴、一个推进器,有前进和后退两种挡位,和人类制造的摩托艇上使用的舷外发动机的结构非常相似。科学家赞叹这架分子机器是宇宙中效率最高的机器,它能以每分钟10万转的速度运转,旋转速度如此之快,但是它只需1/4圈的时间就可以立即停下来,马上改变方向,以每分钟10万转的速度做反方向旋转。此外,这架分子机器的另一端连接到一个信号传感器上,能够接收来自外界环境的反馈信号而调整运动状态。

现代科学还发现,基因中的遗传密码是比人类计算机程序还要复杂和高级的一套自动化智能控制程序。在单细胞生物那里,遗传密码控制着不同分子组装成分子机器。而在多细胞的高等生物那里,遗传密码也同时控制着细胞分裂,然后将分裂出的细胞严格按照遗传密码中的控制程序,有序的搭建在早已经设计好的那个部位,形成具有各种功能的特定部件,各个部件再按照遗传密码程序相互搭建,最后构建出一个更复杂的生命系统。可见,一个高等生物体成型的整个过程,其复杂性、智能化和自动化程度超过了人类的任何一个工厂。

生命体中的遗传密码就是一套智能设计和自动化控制程序,那么,这套比计算机程序更高级的生命制造程序又是由谁设计和装载入生命的基因中呢?很显然,一定是比人类更高级的生命创造了地球这个生命工厂,并设计和制造了各类生物、包括人类。

人类起源的三种说法

有关人类的起源,从古到今,共有三种说法,一是神创论,二是进化论,三是外星人创造论。图为张昆崙油画作品〈主佛降临〉。(法轮大法弟子艺术中心)

有关人类的起源,从古到今,共有三种说法,一是神创论,二是进化论,三是外星人创造论。

进化论在前文中我们已经给予了否定。现在我们看看外星人创造论。当人类的科学发展到20世纪下半叶,航天科技出现时,对外太空的探索也让外星人成为太空探索的一个核心话题。当人类将眼光投向更为庞大的外太空,认识到自己的渺小,认识到宇宙中应该存在着比人类更发达的文明时,外星人创造地球生命以及改进地球猿猴基因创造人类的种种说法也就相应而生。从逻辑上来讲,这种说法似乎并没有明显的漏洞,远远比进化论更为靠谱。因为人类已经认识到,科技的发展的确可以通过修改基因来改进生物的特征,甚至可能创造新的物种。那么,地球生命真的是被外星人创造出来的吗?

外星人创造论认为,外星人将各种生物播散在地球这个生态系统中,然后在漫长的岁月里,外星人再不断修改这些生物的基因,逐渐创造出人类。这种说法的前提是生物已经存在,也就是说,外星人并没有通过有机物创造原始生命,只是将地球当作一个生物试验基地,在地球上播种了已经存在的一些生物,并不断改良这些物种,最后发展出人类。

外星人创造论与神创论都属于创造论,对地球人类的起源问题上,都不承认进化论。但是外星人创造论所涉及的内容和创造能力与神创论不可同日而语。从生命的等级来看,外星人和人类在宇宙中都属于人类这一层次的生命,一些外星人只是在科技发展上领先于人类。外星人的能力与我们神传文化中所记载的神的能力差距甚远,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在神传文化中讲的创世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作,是指神首先创造宇宙,创造日月星辰,创造天地,然后再创造人类以及各种生物。按照神传文化的创世记载,现代科技眼光探索到的外星文明,也只是神创造的万物之一。

可见,对于地球人类的起源问题,所谓的外星人创造论充其量只能算是外星人改造论,这些说法既不能解释生命的来源,更不能解释天地宇宙的来源。

在神传文化中,神不仅仅创造了人类,更创造了天地万物。前面我们讲过人类以及各种生物的生长和成型,都是依靠遗传密码中的高度智能化的程序来控制,这种比人类编造的计算机程序更发达和复杂的生命控制程序,显然只能来源于比人类更高级别的智慧生命,这就是神传文化中所记载的神。

再看看地球之外的宇宙,以太阳系为例,每个行星围绕太阳旋转,轨道分布丝毫不差。图为太阳系行星,彗星,太阳和恒星。(shutterstock)

再看看地球之外的宇宙,以太阳系为例,每个行星围绕太阳旋转,轨道分布丝毫不差。我们知道人类发射人造地球卫星,必须精确的计算轨道,卫星入轨时的角度和速度必须分毫不差,才能进入轨道,否则卫星或者坠毁在地面,或者远离地球而去。无神论者认为行星入轨是依靠恒星系统形成过程中的星云物质的凝聚和引力塌陷形成轨道平面,然后一些物质再凝聚成行星,但是,这些说法都忘记了一个重要概念——概率,如果是靠星云物质随机性的凝聚形成围绕恒星运转的行星,那么,一团行星物质凝聚后的质量、与恒星的距离、以及运行速度等三要素都同时满足一条轨道参数要求的概率会有多大?这和前面讲的一堆材料靠随机性的组合形成机械设备是同一个道理。同样,如果有一种智慧生命设计了星云物质凝聚成行星的整个过程,那么,星云物质如何凝聚成行星,凝聚成多大的质量,以什么样的速度运行至某个轨道,就是一个非常有序和可控制的过程。宇宙万物在可控制的前提下,按照程序生成目前我们看到的井然有序的体系,其合理性胜过无神论者的随机生成说。

从生命到天体的运行,我们观察到的宇宙万物都体现了非常复杂的有序性。越复杂的有序性,背后蕴含的智慧因素就越多,随机性就越少。因此,宇宙以及生命的起源只能有一种来源,那就是来源于更高级的智慧生命的设计和创造。这就是神传文化中说的神或者更高的神——创世主。

回归神传文化是人类的正途

神传文化体系人们在其中的体验丰富而真切、不断见证着神传文化的真实和高贵,更能体现神对人类的救赎计划。图为台湾庙宇前虔诚祈拜的民众。(Chris Stowers/AFP)

通过比较研究,我们可以发现,神创论不仅仅是一个有关人类起源的说法,其中蕴藏严谨的逻辑体系、完善的道德体系、更高级的智慧和最宽阔的科学视野,神创论很显然不是像无神论者所自噫的那样“是人类对未知世界的虚妄的解释”。相反,无神论的说法却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在科学上没有丝毫证据可以支持,在实践中是靠着共产主义暴政来强行推广。二者孰正孰邪、孰是孰非,应该是一目了然。

从人类的终极命运的角度来说,神创论以及由此诞生的神传文化体系提供的是有关人类救赎之路的完整体系,包括了历史久远的神话传说、稳定的文化传承、符合天道的社会治理模式、以信仰为根本的社会规范构建、以宽容和仁爱为核心的个人道德和伦理体系。这套体系充满着慈悲和智慧,其体系严谨,历史过程安排精密有序,人们在其中的体验丰富而真切、不断见证着神传文化的真实和高贵,更能体现神对人类的救赎计划。

而无神论的逻辑混乱,社会实践充满血腥和暴力,其结果是红色权贵们以无数“韭菜”为牺牲品,建立了史上最专制和极权的金字塔权力结构,将亿万民众踩在脚下,这更像是邪教和黑帮头子们刻意策画的一场谋财害命的骗局。而无神论更可怕的还在于割断神和人之间的联系,堵塞了人类通过神传文化的修炼体系回归天国的道路,让人们成为被神抛弃的宇宙流浪儿,最终在宇宙演化的历史中被淘汰和毁灭。可见,无神论是人类面临的最危险骗局。人类要摆脱这场骗局,唯一的途径就是回归神传文化体系。

最后我们简单讲讲中华文化,以及法轮功为什么会出现在当今的中国社会。

法轮功的修炼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原则,对世界各族裔人民,对世界各国政府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明慧网)
中华传统文化是当今世上保留最完整的神传文化体系,回归传统是人类的出路。图为2021年7月16日美国华盛顿DC近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盛大游行反迫害。(戴兵/大纪元)

中华传统文化是当今世上保留最完整的神传文化体系,这里说的是没有被中共破坏掉的那部分中华传统文化,这部分文化目前主要保留在中国大陆民间和海外。例如亿万法轮功学员所坚持的修炼,其实就是中华神传文化中最核心的部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将修炼的内涵和方法传授给学员。法轮功的书籍中有关宇宙的创始、人类的起源、神创造各种族、神对人类的救赎、宗教的出现、人类如何通过修炼返回天国;以及外星人、地底人、海底人、美人鱼、史前文明是怎么回事等诸多内容;开阔了已经疏远神传文化体系的现代人的眼界,导引更多的现代人从纸醉金迷的物质迷途中回归了神传文化的正途,也将更多的中国人从无神论的共产主义骗局中解救出来。

从社会影响来看,法轮功的修炼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原则,对世界各族裔人民,对世界各国政府都有百利而无一害。1998年,刚刚卸职的中共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亲自带领一批中共干部从中国大江南北,走访了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那么,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当局为何还要在1999年7月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呢?

要理解这一点,在神传文化的基点上才能看得更清楚。前文中讲过,中共信奉的共产主义来源于撒旦教,中共的当权者以及数千万党员都有意无意的在充当魔鬼撒旦在人间的代理人。而神传文化就是魔鬼撒旦在人间首先要毁灭的目标。法轮功的出现,为当代中国人重建了天人关系,使被无神论欺骗的中国人的血脉再次接入神传文化体系,这是撒旦所不能容忍的,于是撒旦操作中共当权者中最败坏的那些人,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场迫害的主要目标就是让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修炼,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中共当权者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严酷的身体迫害,甚至是虐杀。神传文化和无神论在世间的对立,其实就是宇宙中神对人类的救赎计划和魔鬼对人类的毁灭骗局的最终表现。

回到本文开头所揭示的结论,从古老民族到现代文明,贯穿人类文化和历史的一条根本主线,就是“信神还是信魔”、“救赎还是毁灭”。这是各种宗教、各种民间传说中所提到的人类历史的最后时刻将要上演的一场大戏。这场大戏是否已经上演?我们是否已经是身在剧中?但愿本文的分析能给您提供一些有启发意义的线索。

——转载自《新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