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化解对他人的怨恨?她成功做到了

happy
她说:“我感到心胸从未有过的开阔、透亮、愉悦”。(图片来源: pixabay)

网上有人出题:如何对待那些伤害过你的亲人?多数人的回答是“老死不想往来”“那这些人我会记恨一辈子,永不谅解”,“无法原谅,一辈子的痛”。

当年华宇受到公公(丈夫的父亲)的伤害时也是这样想的,那时的她“心里的气啊、恨哪,鼓鼓的、胀胀的……”。值得庆幸的是几年后她得遇机缘,化解了这份怨恨,也成就了一段以德报怨的佳话。

华宇生活在中国大陆长春,她今年70岁,退休前是教师。让我们来看看她的故事。

结怨:女儿仅7岁 丈夫突然离世 公公发难

说起我对公公的怨恨,还得从1993年说起。

那时,我婆家和娘家都在省城,我们住在外地。丈夫在铁路工作,我在学校上班,女儿7岁,读小学二年级。一家三口,日子不富有,可也安心幸福。

1993年4月的一天下午,我去给学生买奖品回来,学校领导告诉我说,有人找我。我去了一看,是两个陌生的男人。我问他们:“找我有什么事?”他们回答得很吞吐,说他们是本市交通局的。我有些疑惑,急问:“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说:“有一个人被撞了,已经送到了医院。”因为被撞的人昏迷了,所以拿不准是不是我丈夫。

这时我才想起,今天丈夫休息,早上他告诉我要出去办事。我预感到事情严重,心里很不稳。一路上,学校领导陪着我,一直在安慰我。

到了医院急救室一看,我丈夫只有一口气了。他的脑干损伤严重,左臂、右腿均摔断、变色。医生说:“3天要能过来,也是个植物人。”我听后,头觉得有点眩晕,想坐下来。学校领导说:“你一定要振作。赶快给双方的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尽快到场。”

我努力想着家人的电话号码,想着都打给谁。打完电话几个小时之后,两家人都陆续地从外地赶来了。人到齐了,气氛很压抑。面对这样的场面,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干什么,又有些恍惚,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在现实中。

到了第3天,丈夫还是没有醒来。我忽然恍惚地记起,在哪里还是什么书上说过,人在这种严重昏迷的状态下,如果有亲人大声呼唤,或许能醒过来。我想让丈夫醒过来,我告诉他:“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和孩子怎么办?我们不能没有你。”

于是,我来到丈夫的身边,呼喊他的名字。我刚喊了两声,公公突然出现了,他大声地叫着我的名字问我:“你是什么用心?”我懵住了:什么用心?我只是想让他醒过来,难道错了吗?

一时间,我感到了一种莫大的委屈,公公为什么冲著我来?是我让他儿子这样的吗?我哭了,泪水不断地涌出。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苦楚,与公公争吵了起来。两家人听到后,都过来劝阻。姐姐把我拉到一边,不断地劝我,给我擦眼泪。那天,丈夫一直没有醒来,到了晚上,他去世了。

这个交通案是市机械局造成的。交通局的人说,我丈夫骑自行车从小路上公路时,被疾驰赶往省城去开会的机械局的桑塔纳轿车撞了。处理善后的事,大约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公公家的人没有出头做任何事情,都是我哥哥跑来跑去的。可在这段时间里,公公他们却接连不断地做出了一件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一个是要把孩子带走,说孩子是他们家的,姓他们的姓,不能留在我这里。后来,这事被三叔挡住了;第二件,是他们去我丈夫的单位要丧葬费。单位工会的领导说:“这笔钱,我们只能给他妻子,不能给你们”;还有一件,事后公公不走,等着赔偿金里他要的那部份。

丈夫的突然离去,公公的一连串所为,想想以后的生活,再想想正在医院里病重的自己的父亲,我感到泰山压顶。我终于撑不住了,倒在了当时的招待所里,我已没有精力去跟他们理论了。

我心里的气啊、恨哪,鼓鼓的、胀胀的:哪有这样的老人,他不是在往我的伤口上撒盐吗?女儿拽着我的胳膊说:“妈妈,你别生气。以后爷爷就不是我的亲爷爷了,我不要他了。”哥哥姐姐都劝我:“不要跟这种人生气了,以后就各自过自己的日子了。”

是啊,我以后还会和公公他们来往吗?怎么会再来往呢?至此,这个无比的怨恨,深深地埋在了我的心底。

1993年7月,通过内调,我带着女儿回到了省城(现在居住的城市)。这样,离两家人都近了。但我没让公公的家人知道,我不想见,也不可能见他们。

有一个公公家的亲戚,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可能这位同事告诉了公公。有一次下班的时候,我远远看见公公在校门外,可能是来看孩子的。我马上拽着孩子,从另一侧走开了。一直到1997年的5年中,公公大约来过学校3次,我都没有见他。

来到省城之后,我住在姐姐家,离上班的地方较远。虽然远离了那个让我伤感的地方,但面对陌生的工作环境,生活上的重负,失去了丈夫、父亲两位最亲的亲人的巨大痛苦,给我精神上的压力很大。我日渐消瘦,人变得憔悴、精神萎靡,导致身体每况愈下。风湿、附件炎、胆囊炎、胃炎(胃底出血)、颈椎骨质增生导致的脑贫血,这些病使我的身体很糟糕。我依靠药物维持,中药、西药一包包地往家买。我是班主任,教两个班的课。有时三堂课下来,就气喘吁吁的了。

领导很照顾我,派一个同事来帮我配班。这位同事是炼法轮功的,看到我的情况后,同事就劝我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学炼后,你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因为当时我的生活很闭塞,两点一线,每天从家到学校,从学校到家,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就没有学炼。

后来,我的身体越发不好,三堂课都上不了了,经常请病假。配班老师还是劝我学炼法轮大法。我看得出,她是真心关心我,而且她的人品也不错,所以虽然我还不太了解法轮大法是什么,但是我同意了。同事帮我请了大法书,就这样,我开始走进法轮大法了。

解怨:改变自己 体谅他人

1998年1月,正是寒假期间。我开始学法轮大法指导修炼的书籍《转法轮》。一遍还没学完,我就感到这是一本超常的书,是叫人做好人、向上的书。在书中,我找到了人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很多答案。我感到心胸从未有过地开阔、透亮、愉悦,自然升起了要一学到底的念头。

于是,我就按照《法轮大法 大圆满法》学会了五套功法。几个月后,我全身的病不知不觉地没了,我感到一身轻,有一种超凡的感觉。上班骑自行车,真是象有人推我一样;上楼上几层都很轻松。我没有了先前那种一步三缓的状态,真是美妙极了。我好像是换了一个人,那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刻。

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摘自《转法轮》)

对照师父的大法,我反思自己,我是否听了师父的话,达到了大法的要求?我觉得自己相差很远。我想到了我对公公的怨恨,想着是不是应该去改变?但我心里很难,我感觉这个结很牢,没有缝隙,甚至不愿去碰它。可是,如果我不去做、不去改变,我怎么能算是个修炼人呢?我怎么能算是个好人呢?我没有达到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我没有听师父的话,我对人不慈悲,这可不行。怎么办呢?

正好我听亲戚说,近来公公身体不太好,我就让亲戚传话,说我要去看他。还没等我去,公公就来学校了。看到他,我还是有些不舒服,没有什么可说的话。以前的事还是往出翻,我就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想它,保持平静。

我看到,这5、6年间,公公老了很多,精神状态也不太好。我心中不禁生出了怜悯,觉得他也很苦,我带着公公到教室里,看了我女儿(女儿就在我所在的学校)。看到孩子,公公哭了。孩子不住地看看爷爷,又看看我,我也掉下了眼泪。我知道,公公不只是想孙女,更想儿子。

回家后,我心里很不平静。不平静的原因不再是怨恨,不再是那时公公的对与错,更多的是对公公的同情和可怜,还有强烈的自责。我第一次想到:公公其实也不容易。作为一个男人,我婆婆早逝,他又当爹又当娘,把几个孩子拉扯大。上学、工作、成家,公公花费了多少心血!还要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这难以承受的痛苦。也难怪他有当时的不理智行为,难怪他把钱看的那么重。

而我,为什么这些年就没有想到这些呢?我不能站在公公的角度上去看问题,老是坚守着一颗怨恨的心不放,去增添他思念儿子、又看不到孙女的痛苦。他一次次地来学校,都见不到孩子,这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

想到这儿,我有些愕然,感到先前的我好像不再是我。我发现自己变了,思想观念上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弯:能为别人着想了,能体会别人的感受了。这是我以前不曾有过、不能够认可的。我体会到,这就是大法师父让我们做好人的缘故和结果吧!我从内心感到:啊,这就是修炼吧?修炼真好!听师父的话真好!

通过这次内心的转变,我有了前进的动力和方向。之后,我就让公公到家里来。公公有些拘谨,我也不习惯。但我就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该做的。我给公公做他爱吃的食物,跟他找话题聊天。让他感到虽然儿子不在了,但在这里,他也能享受到天伦之乐。时间长了,公公感受到了我是真心地对他好,他很感动。

有一天,我告诉公公我修炼法轮大法了,他沉思了一会儿。我知道,他有些害怕,因为中共在迫害法轮功。我就劝他说:“您不用担心,我会理智地去做。”接着,我就给他讲法轮大法是什么,为什么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告诉他我一身的病是怎么好的;我为什么能对他这样好,也是大法师父让我这样做的。我帮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公公笑了。

公公一度自己独自生活,后来就去了养老院,我就经常去看望他。给他买吃的、用的,衣服、鞋、床单、被罩、内衣、袜子、短裤等。他们家族中的人,都知道我对公公孝敬,养老院的人也知道。

有一次,我去看公公,他不在,我就与同室的老人唠嗑。这位老人说:“你爸说你对他最好。”我说:“我条件不好,一个人带着孩子。孩子正在上大学,经济条件有限。我只能尽点做子女的孝心。”唠着唠着,我看到那位老人的目光移向了门口,不说话了。我回头一看,公公正站在那里擦眼泪。

2005年秋,公公病了,没过多久就过世了。之前,他留下了遗嘱,把他一生仅有的一点积蓄分给了几个儿女,也有我的一份,还把一些工资留给了我女儿。

公公走了,我的心情很平静。我回想公公在世的日子里,我没有留下遗憾。在丈夫离去的岁月里,我尽了我对公公的孝心。

(根据明慧网2021年5.13征文《结怨解怨 慈悲了愿》编辑整理)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14175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