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报国 留美博士在绝望中找到希望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分子生物学博士陈师众(图片来源:NTDTV)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分子生物学博士陈师众(图片来源:NTDTV)


陈师众
是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分子生物学博士。学生时代,他历经“文革”,曾是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首批学生。后来美留学,他发誓学成报效祖国。但1989年6月4日中共血洗天安门,让他对中共“一碗凉水看到底”,彻底绝望。然而10年后,1999年4月25日万人中南海信访办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让他重新点燃了对中国的希望

陈师众回忆说,1999年6月2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发表《我的一点感想》这篇文章,让他感动落泪,他说:“读着读着我就落泪了。读到‘为何不但不知感谢我,反而要把上亿的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我落泪了。”

他表示,“我第一次知道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是这么样正的人啊,我被这种正气感动了。”

在“文革”中度过青少年时代

陈师众从小是个比较安静、木讷的孩子,虽然15岁考上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但是他爷爷是这么评价他的:不算聪明、比较用功。https://befb4af09929b0738a87cd709a75f4ec.safeframe.googlesyndication.com/safeframe/1-0-38/html/container.html

陈师众出生书香门第,爷爷是晚清时期第一批留学加拿大的学生,先后任职广州水泥厂工程师、中国建材部副总工程师。父亲大学学的是有机化学,也曾留学加拿大,为了照顾陈师众的爷爷留在北京。父亲后来成为水泥行业的专家,广东省建材厅总工程师。他的外公则曾留学法国。

陈师众的中小学时代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的。当时,整个中国社会处于疯狂状态。陈师众所在的学校那时盛行开卷考试,交白卷的学生还被视为英雄。

陈师众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一次期末考试,老师自己不监考,让他和英语科代表监考,老师自己就打篮球去了。班上乱哄哄的,他心想:既然开卷考试,那不如回家。他把试卷拿回家了。

父亲看他开卷考试,气坏了。父亲把书给他没收了,说:“你要当我陈际翔的儿子,你就得闭卷;你要开卷考试,那当别人的儿子去。”

从此,别的孩子开卷考试,陈师众则自觉闭卷考试。答完题,卷子直接交到老师那里。而很多次,因为没给其他同学抄袭,陈师众被别的孩子劈头盖脸一顿打。

在那样的环境下,陈师众父亲还保持着对他一定的学习要求,这给日后陈师众考上少年班打下了基础。“这是我的幸运,也是很不容易的。”

然而,那个“政治正确”的“文革”时代,也给陈师众的成长留下了深深的恐惧烙印。因为书香门第出身,自己被归为“政治不正确”的异类。

一次,新来的班主任给他来了个下马威。班主任问:家里出身于受剥削阶级的,请举手。全班同学,只有陈师众和那位英语科代表举不了手。

一次,他学写美术字,在一张纸上用一种字体写下“打倒”,无意间又用另外一种字体写下“毛主席”。两个词之间还隔了一段距离。他根本就是无心的。中午放学回家,母亲怒气冲冲地问他:你做错了什么事?

陈师众想了半个小时,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错事。母亲把美术纸拿出来,对他进行阶级教育,中午不让他吃饭。他心里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嘴上还得顺从、认错。

“文革”时期,很难找到书看,家里也不敢存书。陈师众通常可看的书,是一本成语辞典。

一次,陈师众无意中看到父亲独自一人神神秘秘地从一个很深的箱子里翻出一本书。等父亲离开去上班,他翻出来一看,是一本《三国演义》,箱子里还有《西游记》。从此,陈师众也悄悄地看。

陈师众的爷爷和外公算是知识界的领袖人物,都属于共产党要打击的首要对象。共产党一上台就整爷爷,诬告爷爷贪污,但是什么也查不出来。到了抗美援朝时期,爷爷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把所有的财产都捐了,捐了一架飞机。

陈师众外公的家族是南方当地的首富,算是国民党阵营的人士,也是清末民初第一批留学法国的学生,毕业后担任中山大学的校长。蒋介石安排外公去台湾,给他买好了机票。但是外公轻信了共产党的宣传,留在了大陆。“一失足成千古恨”,校长也当不成了,被打成了右派。全家从北京下放到了湖北黄石。

外公一生的学识,却无用武之地,反而还要“感谢”被打成右派。

陈师众说,“当你处于极度的恐惧中,你都要‘感谢’这个政权,可见其邪恶到什么程度。”

回想自己的家庭经历,陈师众感概:中共发动的每一次政治运动,其实,都是一轮一轮的迫害,比如:“三反”、“五反”、“社会主义改造”、“五七干校”⋯⋯没有一个运动,是民众对中共政权有任何威胁的,都是中共主动出击。

“文革”结束后,陈师众因为成绩优秀,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后来又被选拔赴美留学。

被洗脑与一心报效祖国

1981年,陈师众出国前的那个暑假,外公和他交膝谈心,告诫他远离政治,“你同情右派,你就是右派。”“你一定要隐姓埋名,千万不要参与政治。”

出国后的陈师众一开始并未意识到,自己在中共的教育体系下已被成功洗脑。出国后的他,如果碰到有人说中国不好,他一定跟人家干仗。

在大陆时,陈师众被教育美国这个社会有多么危险。所以,留学期间,他在半夜是不敢出去的。 但是,一天晚上,心中郁闷的陈师众不顾一切地要出门散心。深夜3点,他冲出大楼,在街上溜达,刚好满月,天上月亮又大又圆。他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我心里忿忿不平,心想我将来学成回国,(中国的月亮)比你们的还要大、还要圆。”

1985年放假,回国探亲一个多月。这时再看中国,陈师众才看出很多问题。即使这样,他也不改初衷,准备学成回国,大展身手。

在美国,陈师众一心扑在学习上,取得了一些成绩。他的一篇论文在著名生物学杂志上发表。当时,已经有大学给他提供大学编制的工作机会。大学导师也一直问他:要不要留在美国。

虽然那时对中国很失望,但是陈师众想要改变祖国的愿望更加强烈,并没有考虑要留在美国。他心里笃定,“我要服务我的国家。”

他也一直远离政治。1986年,胡耀邦下台。很多在美留学生签联名信,替胡耀邦鸣不平。陈师众那天就躲在办公室,联名信也没去签。

1989年,陈师众已经着手写毕业论文了。“我在学术上做得非常好。老板(导师)非常看好我,老板说:你的学术成就已经超过我了。”

但是,国内局势进一步恶化。

屠杀学生的凶残使他对中共彻底绝望

1989年6.4期间,北京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抗议中共打压,反腐败争取民主,发起绝食运动。(大纪元)
1989年6.4期间,北京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抗议中共打压,反腐败争取民主,发起绝食运动。(图片来源:大纪元)

1989年,胡耀邦去世,再后来,北京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我一下子就觉得坐不住了, 我就一直在观察。”

他记得,1989年5月的一天,他从海边回来,在车上打开收音机,听到学生绝食的消息。“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下来。”

事态发展很快超出他的想像。6月4日晚上,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对请愿的学生开枪。“那个晚上,听到枪声,你就算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科学家,那也没什么用了。”

陈师众表示,自己彻底绝望。“1989年6月4日那个晚上改变了我的生涯。‘目睹’天安门广场屠城,我才想起外公给我说的那些话的恐惧之处。”

27岁的他完全想像不到共产党会这么凶残。

“那天晚上,我整个人就傻了。” “(我)生命的志向在那个晚上就改变了。”

从此,陈师众全心投入中国民主运动。

1989年,芝加哥成立“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陈师众后来担任该联合会的副主席。再后来,陈师众推动《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Chinese Student Protection Act of 1992,简称“​CSPA”),很多留学生因此得以留在美国。

到了1992年,陈师众觉得,自己还是看不到中国的希望,这才加入了美国国籍。

法轮功“4.25”万人和平上访 点燃了希望的火花

1999年4.25万名法轮功学员中南海信访办和平上访(明慧网)
1999年4.25万名法轮功学员中南海信访办和平上访(图片来源:明慧网)

1999年4月25日,陈师众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问:有谁听说过法轮功?说法轮功一万多人在北京中南海(注:国务院信访办)请愿。

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当时要求:1. 当局释放此前在天津被当地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轮功学员;2. 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合法出版;3. 给予法轮功修炼民众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

5月1日,陈师众到中国店买菜,店里赫然贴着法轮功的海报,“真善忍”三个字格外引人注目。“我想这就是请愿的法轮功了。”于是,他来到旁边的书店里,一口气把有法轮功消息的报纸都买了一份。

首先让他震惊的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要求炼法轮功的人都做好人,而且,居然有一亿人听他的。

历经“六四民运陈师众说,“我对中国人、对中国社会一碗凉水看到底,如果有人在北京开班教人坑蒙拐骗,能招他一亿个跟着学,那我信;教人做好人去吃亏,就匪夷所思了。”

他说,参加中南海请愿的“这些人都是成年人,不可能不知道在‘六四’将近的时候在中南海静坐对他们意味着什么。这么多人能够平静地对待这件需要天胆才能做的事,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们真的没有想跟政府作对,自然也就没有想到害怕。”

陈师众对宗教信仰少有涉猎,但他知道,耶稣曾经讲过,神会再来。

他说,“如果各种宗教预言的2000年时神会再来解救世界是真的话,那么神首先解救的一定是世界上最危难的地方,那不就是中国吗?在如此的世道,还能有一亿人向善,愿意做好人,这不就是希望吗?”

“经过4月25日那天的思考,我就认准了,‘四二五’是神迹;我就觉得,(李洪志)师父是来救人的。”

走入法轮功

5月2日,陈师众来到加州圣地亚哥法轮功学法点上借到了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当天晚上,一夜看完。“读了《转法轮》,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因为师父让人做好人。”

第二天(5月3日)是周六,圣地亚哥法轮功学法点的学员当时就说,要到中领馆去请愿,告诉中领馆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

刚接触法轮功陈师众说,自己不会去。他告诉大家,“你跟它讲,你是去做好人,你不是找死嘛。你说我们这帮人是坑蒙拐骗的,它(中共)保证不镇压你;你告诉它,你是好人,它镇压的就是好人。”

“当时,因为我民运的那段经历,让我对(中共)邪党,有这样的认识。”

陈师众的心中,他已预感到共产党会迫害法轮功。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走入了法轮功修炼,做一位“真、善、忍”的践行者。

开启全新人生

上大学时,陈师众患有咽颊炎。医生告诫他,每天要睡足9小时,否则就要犯病,感冒发烧。“(医生的话)真的很灵。我在美国大学念研究生,做实验,就得熬夜,一熬夜就犯病。”

陈师众说,修炼法轮功后,他不仅咽颊炎痊愈,而且精力非常充沛。

“我现在睡4个半小时,是以前睡眠时间的一半。”

“现在年近60,我感觉精力跟年轻的时候,没什么差别。别人见了我说:你怎么没变。”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为准则的性命双修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动作;对改善身心健康,效果神奇。

正如陈师众所料,1999年7月20日,中共正式镇压法轮功,发动军、警、媒体等一切力量“消灭法轮功”。

全球的法轮功学员挺身而出,汇入反迫害的洪流之中。

2000年10月21日,美国旧金山法轮功法会。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法会现场现身。很多法轮功学员饱含热泪,陈师众也是其中之一。

陈师众说,“师父在讲法的最后说,师父谢谢大家。”

“我当时对师父的这一声谢,感到这句话太重,承受不起,不敢当。”他表示,自己难以想像师父的慈悲与胸怀,以至当下难以抑制自己的情感⋯⋯

至今,全球法轮功学员走过22载正法风雨路。陈师众也走过22年的法轮功修炼之路。

陈师众说,“现在得法已经二十多年了,可以说生命被再造。”“在大法中修炼,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通过其它方法都无法变成的好人。”

“人最难的是战胜自己。我以前毅力不强,这是我的最大的弱点,我现在觉得,自己的意志力大大增强,甚至可以说是百折不挠。心胸也开阔了。”

“这些年,在大法的启发下,在师恩的呵护下,我成为了一个自己根本无法想像的那么一个人。”

他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2003年,陈师众在美国一家公司任职技术主管。由于其他几位平级主管勾心斗角,他的一些好的技术想法,往往无法得到实现。当时,公司和一家美国知名公司强生(Johnson & Johnson)之间的一个重要合同项目即将到期,强生公司马上就要验收。然而,实验结果一直都出不来。周五那天,公司CEO觉得对这个项目已经不报希望了,其它部门的主管也都回家了。

陈师众放下抱怨心,以大局为重,自发把几个部门的基层员工召集起来。那个周末两天,他和员工通宵达旦,把项目结果做出来了。

到了周一,项目顺利通过验收。公司CEO事后非常感激,觉得他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CEO对陈师众说:“整个过程,我一直知道你(的想法)是对的,但是苦于要平衡公司管理层之间的关系。”

项目验收过关后,CEO要去美东的强生公司总部述职。临行前,陈师众送给他一本书《中国法轮功》,这是一本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的佛家修炼书。陈师众告诉CEO:“你在飞机上看一下。”

公司CEO出差回来,跟他说:“我看完了这本书。我知道你是按照这本书在做。我现在知道了你为什么是这样的人(Now I know why you are who you are)。”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12822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