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凤凰涅槃

复活:凤凰涅槃
6月16日,香港天空出现两道横跨天际的彩虹,双彩虹在东方文化中象征着即将产生巨大的变革,被认为是吉利的征兆。(Yuwa Tsang提供)

2020年春天,一场大瘟疫在全世界蔓延,各国封锁边境,从巴黎到纽约,一座座大都会成为空城,现代文明瞬间滑落谷底。在死亡的阴影下,人类的繁华盛世跌停板。

大瘟疫陡然降临,过惯了好日子的人们耐心等待城市解封,回到自己熟悉的轨道。一些人消失了,太阳依然升起。但是,和许多历史上的大瘟疫一样,这一场世纪大瘟疫一波猛似一波。包括印度占星神童、美国通灵作家等预言家预示:这一波疫情之后,下一波将是惊人的大爆发。

西方宗教认为瘟疫是上帝的鞭子,来自于上帝之手。它是上帝惩戒人类的戒尺。而上帝有着巨大的耐心。祂一等再等,等待我们悔改,等待我们幡然醒悟,直到一切已无药可救。那时,祂的惩戒之鞭:瘟疫,就再度高高扬起。

纪元一至五世纪,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招来了四波大瘟疫,那是来自上天的天谴。21世纪的今天,历史正在重演。由于红色中国70年来对佛教、基督教、法轮功、藏传佛教、维吾尔人酷烈的迫害,老天震怒,降下大疫。这一场大疫针对中共而来。天灭中共,这是早已定下的结局。

瘟疫是长眼睛的。在中国古代,在每一波瘟疫背后是个性鲜明的神。古代有一个瘟神专有的术语,叫做“布疫”,瘟神又叫时疫使君,他们戴面具,穿紫衣、蓝衣、赭衣、绿衣,腰上挂一个皮囊,遵循既有的地图前进,在四方奔走布疫,布下天罗地网,把神选定的人捕捉。

历史上几大瘟疫都有既定的目标。它选择一些人,放过另一些人。大瘟疫中,有一些人生活在病人身边,照顾他们,却完全不受瘟疫的感染。这次大瘟疫,也不会例外。

如果预言中下一波更严峻的大瘟疫无可避免,在它来袭之前,要明白其来龙去脉,它的目的,它意图带走的人,我们得回顾在过去半世纪中发生的许多事情。

六四:你也要做下抉择

2019年,六四30周年纪念日后第五天,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点燃了时代革命的火种。2020年,六四当天,一艘船驶过纽约自由女神像前方。船上,新中国联邦宣布诞生。她的宣言是一篇对红色中国犀利的檄文。

六四是一个转捩点。从那一夜起,民族的精神彻底沦落。虽然六四促成了共产极权的垮台,但共产主义并未随之瓦解,反而化整为零,散入文化、意识形态、各国的社会主义中,形成一股暗流,悄悄蚕食世人。而共产主义最后一个极权大国:红色中国,更砸下亿万人民币,企图以大外宣改造世界。

在六四精神被坦克履带碾平30年后,中共病毒引爆的大瘟疫席卷全世界。这场大瘟疫的出现不是偶然。它背后隐藏着百年来,红色中国征服世界的野心。

2020年六四。一切正在天翻地覆,大瘟疫横扫地球。在这东西方预言中的大劫面前,让我们回首自己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当战士们从车里搬下一箱箱子弹,打开分给大家,我看到旁边围观的不多群众露出了惊愕、恐惧、难以置信的表情,没有人说一句话。”

“我坦率地说心里也很沉重,同时有一些害怕心理,因为当兵的知道,发枪还发子弹,这是要死人的。”

李晓明的师长许峰告诉116师的士兵们,由于通讯设备故障,接不到上级的命令,这支部队一直逗留在北京的远郊,直至6月4日深夜。

“(但是)我可以听到广播里在喊,‘116师,你们在哪里?’”

士兵们听着远处的枪声,车里一片沉默。他们连续多个小时被困在车内,变得越来越害怕和焦躁。

6月3日,李晓明所在的第39集团军116师在北京东部的一个军事基地等待了10天之后,戒严总指挥部下达了一条令人不寒而栗的命令。

“他们命令我们执行戒严,要不惜一切代价准时在6月4号早上到达天安门广场。”

成千上万的市民在北京竖起路障并围堵在军车周围,阻止部队开进位于北京市中心的天安门广场。

“我们的部队受到的教导是,我们不准朝学生开第一枪,如果我们朝老百姓开了第一枪,我们就得对历史负责。”

他的师长,许峰默默地违抗了向天安门广场进发的命令,并在六四屠杀过后的几个月里被迫转业。(解放军第39军一名雷达兵李晓明回忆六四)

* * *

从5月19日开始,随着即将戒严的消息走漏至外界,数以万计的民众走出家门,来到主要路口阻止军队进城,并恳请他们理解学生的诉求。

当时,来自河南农村的士兵陈光只有17岁。陈光表示,他的部队被学生围了起来,在此之前,也就是5月20日,他所属部队的一万名士兵被拦在长安街上。

他回忆称,在三天的时间里,疲惫不堪、孤立无援的士兵在炙烈的太阳下紧握枪支,居民和学生给他们送来食物,并带他们上厕所,还无时不刻地向他们灌输信息——他们从事的是正义的事业。“就连上厕所都不会停,一个人讲累了讲哑了,另一个上来继续跟你讲。”

1989年5月20日在北京宣布戒严令后,群众围住一辆载满荷枪军人的卡车,阻止卡车驶向天安门广场。(CATHERINE HENRIETTE / AFP)

上级命令士兵们撤退。“我们走的时候还在本子上给学生们留下名字和通信地址,撤走时很多人都哭了。”陈光说,“感觉跟打了场胜仗似的。”陈光回忆称,车窗内挂着临时做好的横幅,宣示着他们对人民的忠心。(陈光回忆六四。当时,来自河南农村的陈光只有17岁)

在六四镇压中,更多的解放军队真情流露,向人民宣誓效忠。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将军拒绝率部队入京。另外,七位将领签署了反对戒严的联名信,呈交给中央军事委员会。将军们的信很简单:“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不要进城,不要向老百姓开枪。”

从六四那一夜开始,从我们所在的位置,我们不断做出抉择。将军、兵、知识分子、百姓,甚至北京的小偷,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出和自己以及民族未来攸关的抉择。

在那个可怕的夜晚,以及6月4日的凌晨,最英勇的人就是那些人力车夫。他们蹬的三轮车原本是在北京各处运货用的。每当枪声一停,这些车夫就会蹬车冲向军队的方向,运回殒命或者受伤的学生。

士兵们不为所动,甚至会朝试图搬运学生的救护车开枪。但车夫们却把生死置之度外。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天安门广场枪林弹雨中英勇救人的人力车夫。(MANUEL CENETA / AFP FILES / AFP)

我清楚地记得一名车夫:他身材魁梧,穿着T恤,也许连高中学历都没有。然而,他是何等地英勇!当他冲过去搬起一具躯体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生怕他会中弹而亡。他把那个年轻小伙放在车斗里,拚命朝我们骑回来。他的脸颊上流淌着眼泪。

他看到了我,见我是外国人,便突然转过来,在经过我身边时放慢了速度,让我能够见证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这是一个可怕的夜晚,我不记得他的原话,不过大意是,我应该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全世界。(《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社长纪思道回忆六四)

我们在那一夜做下的抉择决定了我们的现在。我们如何穿越那一夜,走过迂回漫长的30年,一直走到现在,在今天大爆发的大瘟疫中,需要我们努力思索。

1989年,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去世。成千上万大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围绕在他的巨幅遗照旁,要求改革、清廉、民主。三名学生代表在人民大会堂外下跪,要求和政府对话。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他的猝死引发北京大学生的爱国民主运动,中共当局于6月4日动用数十万军队血洗天安门。 ( 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1978年,改革派的胡耀邦在讲台上走来走去,拍桌子说了这句话:“如果人民知道我们党的历史,就要起来把我们推翻了。”当时在广场上绝食的人不知道胡耀邦说过这句话。和14亿人民一样,他们不知道红色中国真正的历史。一旦他们知道,他们不会要求和这个政权对话,更不会下跪。然而30年前,这些瘦瘠的青年热爱生命,更热爱“祖国”。于是,他们在人民大会堂外跪了下来。

▦ 守望天使

六四30年后,另一群青年拒绝下跪,他们拒绝当奴隶。穿上黑衣,戴上防毒面具,香港青年开始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运动。这些前殖民地的青年犹如六四亡灵的后继者。那一个夏夜,至少有一万名青年被屠杀在天安门广场、长安街、木樨地。在这古老的民族心中,人们深信轮回转世。深信英灵不远,善恶必报。

那些身躯被坦克拦腰斩断的青年,那些如花环一般纯洁可贵,绝食的年轻人,他们被腰斩的生命在30年后,在南方的半岛上再度接续。那个早晨,炎热的夏日空气中弥漫着浓烈刺鼻的血腥气。那是谁的头颅,被履带压成一圈扁平的圆?那是谁浓烈的鲜血,被写成墙上的两个大字“人血”?

30年过去了,可有人不会忘记。30年过去了,被残酷的夺去生命的灵魂不会忘记。那一夜死去的果真只有几千人?在英国美国的解密文件中,来自中共国务院的同一个秘密数据表明,那一夜,至少有一万人丧生。带着他们满腔的热血,带着他们对一个自由的“祖国”的热爱,他们迎头撞向来自伪祖国的冰冷的子弹、冰冷的坦克。

那一夜开始,上万名死者成为守望我们的亡灵。那一夜之后,他们一直在那里,守望着我们节节退败的生活,守望着我们集体生病的灵魂。身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我们被分配了这一群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守望天使。

然后,时间成熟,他们扑翼飞过大穹,风尘仆仆飞回来,开始了在这块古老大地上又一轮震撼心灵的紧急行动。

从2019年到2020年的六四,香港时代革命经历一年整,数千名香港年轻人有如无辜的猎物一般,在没人看见的时候被抛下高楼,扔入大海,被押解上一列神秘的火车,运送到遥远大陆的集中营。在那里发生什么事,没有人知道。

从2019年到2020年的六四,香港时代革命经历一年整,数千名香港年轻人死去,被失踪、被关入大陆集中营。图为2019年6月4日洛杉矶中领馆前烛光悼念。 (Frederic J. BROWN / AFP)

这是一场悲壮的,有庄严乐曲伴奏的战役。所有在天穹的守望天使降下来,和他们并肩而战。

在没有人知道的暗处,神目如电,记下了红魔的每一笔罪恶,直到天理不容,降下这一场世纪大瘟疫。

▦ 大瘟疫:21世纪的警世录

在时代革命的火种点燃后,历史的转轮飞快碾过。2020年1月,在封城之前,500万武汉人大逃亡,把病毒从神州大地中心散播到全世界。不久,全球大瘟疫开始了。

渐渐的,人们终于弄清楚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来龙去脉。终于弄清楚了这场瘟疫背后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于是,武汉病毒被正名为中共病毒。

这是来自中共,同时也是对准中共的病毒。它有着和中共雷同的频率。它准确的寻找这一频率的人,进入他们的身体。这些人可能是中共的马前卒,也可能是亲共的人,或是它的合作伙伴。凡是亲近中共的人都是病毒的目标。

多年来,有一句话在民间流传:“不做中共的陪葬品”。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了:天要灭中共,任何人与中共站在一起,就将随它堕入深渊,成为它的陪葬品。不幸,在这场瘟疫中,已有超过40万世人成了红魔的祭品。

中共病毒是一个准确的命名。这场瘟疫来自于极权中国,可它却不是来自于中国人,而是来自于附身在中国的邪灵。这把中国人和70年来囚禁、奴役他们的极权中共一刀切开,挽回了中国人的声誉,除去了他们的罪责。

中共病毒是一个准确的命名。这场瘟疫来自于红色中国,却不是来自于中国人,而是来自于附身在中国的共产邪灵。图为2020年6月4日在东京举行的悼念六四屠杀31周年集会。(Philip FONG / AFP)

在现在为止,中共病毒已席卷200多国。先进各国在诡异多变的病毒面前没有任何抵抗力,俯首受俘。瘟疫来自红色中国,可它的目标却是全世界。它席卷各国人民势破如竹。这场文明闭幕式的大瘟疫不是针对哪一民族,哪一国而来,却是针对全人类而来的。也就是说,上帝要算总账的,不只是中共,而是全体世人。

这场瘟疫揭示一个秘密:在红色中国多年来金币权色的诱惑下,世人早已集体挫败。随着病毒沿着亲共者的路径扩散,多年来欧美向中共屈膝,自甘堕落的记录一一展开在世人眼前。对于一向以人权自由自许的欧美列强,这是一个奇耻大辱。

从西班牙、英国、美国(特别是纽约华尔街)、意大利(与中国城市结为姐妹市的米兰、威尼斯、罗马、佛罗伦萨等城市)、德国(巴伐利亚)、法国再到伊朗,一座座旗杆上降下半旗,有如战败受挫。谁能想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古谚应在了21世纪欧美列强身上?

这是一场战争。这场隐形的战争已悄悄进行了半世纪,它的武器是金币、欲望和权色。它的战场无处不在,而被掠夺的是人的道德勇气。是可以带领人远离诱惑的正义。随着红色中国四处撒下的金币,人世间的场为贪婪主导,正气消音,直到世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在沉默中被红魔纳为共犯。

半年来,感染或染疫身亡的各界名人形成一份长长的名单,如一份当代警世录。在钱权色的诱惑面前,人类的免疫力是多么脆弱。

红色中国把金砖砸向全世界,以权色腐蚀世人,以至各国对中共的罪行长久的沉默。在这沉默中,世人成为中共滔天罪行的共犯。正是在这全球共此大罪的时刻,中共病毒肆虐,席卷了40万人的生命。而预言警告我们:这才是开始?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中道破了中共的本质。中共是撒旦。是在《启示录》中,千年国之后从火湖再度升起,重返人间,毁灭人类的撒旦。中共崛起,以染血的金币绑架世人。这种毁人的方式潜伏在人类心灵深处,使人不易察觉,然而它却实实在在的从内部摧毁着人。这内部的腐蚀进行了半世纪,直到大瘟疫把人类内在的巨大伤口摊开来,曝光在阳光下。

▦ 神的愤怒

在21世纪,历史上的大瘟疫重返,人类文明再度面临崩溃。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我们生活的现代文明上。古老传说中带镰刀的死神巡回在摩登的现代城市中,把人类拉回了中世纪。商店关门,锁上铁链,百货公司盖上木板,地铁停摆,繁华的科技文明跌停板。别忘了:历史上多次大瘟疫结束一个文明、一个帝国,就像有谁一挥手打翻一座城池,不费吹灰之力。

疫情阴影未散,明州非裔男子之死所引发的抗议又演变为暴动抢劫,昔日繁华的曼哈顿成了“木板之城”。图为2020年6月4日曼哈顿中城梅西百货(Macy’s)。(林丹/大纪元)

在红色中国的诱惑下,人类长久的堕落使神愤怒了!和历史上几次大瘟疫一模一样,这场大瘟疫是神在净化地球,把污浊变异的现代文明冲入大海,把异化的人心洗净。

古代大瘟疫时,在痛苦和绝望中,人们向神灵忏悔,以宗教仪式祈求救赎,深信唯有忏悔能逃离来自上帝的惩戒。在许多大瘟疫的绘画中都描绘了受难者在教堂虔心接受祈福的场景。面对来自上帝的惩罚,唯有诚心忏悔,洗去罪业,才能躲过劫难。在中世纪欧洲,人们褪下衣衫,用浸过盐的鞭子狠狠鞭打自己,以向神忏悔赎罪。大瘟疫是来自上天的惩戒。它来自于人自己犯下的罪,只有以改过和惩戒来赎回自己。

而在古代中国,人们也深信向神佛祝祷敬拜能在瘟疫中保平安。道教经书中记载了元始天尊说起百姓不敬神明,造下罪业,以致感染疾病。他开示受瘟疫鞭挞的人们柔软言行,真心礼佛拜佛,向神忏悔。同时焚香祭祀天神,恳请神明“改死留生”。当人都虔心敬神,念诵经卷时,瘟神就会摄毒收瘟,瘟疫停止流行。(《正统道藏 太上洞渊辞瘟神咒妙经》)

在古代中国,人们深信向神佛祝祷敬拜能在瘟疫中保平安。图为香港大屿山上的佛像。(Fotolia)

在一次地震中出土的明代刘伯温《救劫碑文》中也留下了大劫中自救的良方。碑文中有这两句:“任你金刚铁罗汉,除非善乃能保全”。只有善能带人走出劫难。在这次大瘟疫中,各地封城、食物匮乏、医院拒收、一家人封户死绝,都是对人心残忍的试炼。在这残酷的试炼中,只有“善”能让人保持平和(也就是元始天尊所说的“柔软身心,欢喜慈愍”),远离死亡,度过劫难。

生活在数码科技文明中,整天滑手机、远离神的现代人迎面撞向古老的瘟疫。原始野蛮的死亡宣判了人的罪行。随着瘟疫的流行,神回到了人类的地平线。在改天造地,傲慢的现代,人类再度看见了神不可诋毁的意志和大能。

▦ 黑暗撤退,光回返

这场瘟疫曝光了中共的本质。与它走得近就意味着危险。藉由中共病毒带来的死亡,中共对世界的伤害被摊在阳光下。

要不是华尔街贸易公司高层、传媒主播等名流染疫的消息一个个传出,我们不会知道中共金币洒下的天罗地网是如此危险。神布下这一场瘟疫,把红色中国的谎言和陷阱放在光天化日下。各国议会和人民纷纷求偿、追责中共,“去中共化”的机制启动。方方面面都已破产的中共彻底失败,即将解体。

2020年六四那一天,在驶过纽约哈德逊河的一艘船上,新中国联邦宣布成立,船驶过自由女神像前,天空中飞过几架直升机,机身后拖着“热烈祝贺中国联邦成立”的横幅。在六四这特殊的日子里,新中国联邦成立,她发布的宣言是一篇对中共的檄文。

2020年六四那一天,纽约自由女神像前,新中国联邦宣布成立。其宣言是一篇对中共的檄文。(shutterstock)

今天,民族革命在虚拟空间中进行,在虚拟空间中引爆。而一旦那道虚拟空间中的红墙倒塌,70年来建筑在浮沙上的红色中国就将崩毁。

对于那些六四逝者的下一代,六四并不存在。神州大地上,人民被洗脑,被谎言喂养,堕入遗忘和欲望的深渊。只有这样,早已失去了合法性的中共才得以苟延残喘到今天。

1992年,法轮大法传出;1999年,法轮功修炼人遭受镇压,同时,这些修炼人开始大量失踪。7年以后,人们才知道他们被拉到遥远的地方,关在国土上36座地下集中营里,成为活摘器官的供体。

2019年6月,伦敦成立人民独立法庭,终审宣告中共活摘器官证据确凿,裁定“中共犯下反人类罪行”。继六四坦克之后,中共的非法性再次被世人确认。伴随着大瘟疫,蝗虫、洪水、地震席卷而来,冲击这个非法政权摇摇欲坠。

在红色极权一路向自己的末日狂奔时,真正的新中国:中华民国却犹如一颗明星悄悄升起,回归她在天空的宝座。

70年来,栖身台湾的中华民国受到PRC严重的渗透,更有两千枚飞弹对准了她。然而2017年,在双十国庆的清晨,总统府后面出现了一道完美的双彩虹。一个月后,在台北阳明山上出现了一道完整的虹霓。虹霓持续了九小时,创下了金氏记录上出现在人间最长久的彩虹。

中华民国106年(2017年)10月10日国庆大会,总统府上空出现一道亮丽的彩虹,为国庆活动拉开序幕。(陈柏州/大纪元)

《圣经创世纪》中,上帝指着天上的云彩对诺亚立下誓言,他将永不再用洪水摧毁人类。也就是说,每当七色彩虹出现在天穹,就预表着上帝向人立下的誓约。当彩虹出现在文明古国:中国嫡传后裔的山巅,就预表着神传下来的中心之国是神所喜悦的土地。而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也要蒙受祝福和庇护。

在古代,陨石和虹霓都是重要的天象。虹霓被古人视为灾变、不祥之兆,然而古书中,也有许多“虹霓”属于祥瑞的记载。“夫虹霓者,天使也,降于邪则为戾,降于正则为祥。”(《茅亭客话》)落在正的人那儿,虹霓就是祥瑞之兆,落在不正的人那儿,虹霓就是不祥之兆。而在这次瘟疫中,中华民国站在罪魁祸首中共的对立面,代表了最正的因素。

1976年,吉林长春落下陨石雨,不久唐山大地震,毛亡,文革结束。2019年10月,吉林松原出现陨石,染红了东三省的天空。五个月后,香港点燃了第一波时代革命的火种,揭开了庚子巨变的序曲。

2017年11月,从上午到下午,一道虹霓长久的出现在台北阳明山上。在彩虹出现之后,上天开始了中华民国重返世界舞台的准备。在被共产党篡位70年后,世界上唯一幸存,延续不断的文明古国:正统中国,即将回归神州大地。

中共窃取了中华民国的国土,也窃取了她的正统地位。直到今天,它一个个窃取她的邦交国。台湾居于世界边缘,只剩下15个邦交国。然而,2017年,宛如神降下的一道御旨,彩虹长久的出现在台湾,守护着她。

之后,2018年6月,美国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提出建交决议案,要求美国承认中华民国,再度与她恢复邦交。2019年,德国人民克罗兹堡(Michael Kreuzberg)向国会请愿,要求德国政府与中华民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连署人数超过5万人,通过了立案门槛。2020年6月11日,美国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提出“台湾防卫法”,要求美国国防部维持能吓阻中国入侵台湾的军力,以维持美军阻止中国武力犯台的能力。

与欧美相比,台湾离红色中国最近,却由于处理得当保持清醒,成为防疫的典范,被各国赞美是最安全的国家,到目前死亡人数只有个位数。生活在这座岛屿上的人们非常清楚红色中国的暗器。

对于半世纪以来被世界组织关在门外的台湾,前白宫首席策略长班农(Steve Bannon)伸出了温暖的手:“这是台湾的时刻!”他盛赞台湾是世界民主与自由的灯塔,世界繁荣与和平的标竿。“继续用你的行动成为世界的表率,你的行动比言语还要有力。”“台湾存在的每一天(尤其在疫情期间),就是在向世界证明北京政权是那么的无能、腐败与邪恶。”

在山峦高耸的宝岛台湾,中华民国保存了中华传统文化,保存了繁体字,更保存了承袭自祖先的传统美德。在地球上,她是中国古文明唯一嫡传的后裔。这是一片安和乐利的沃土,上面生活着真诚,有着传统美德的人们。与红色中国无墙的监狱相隔一海峡,台湾人披荆斩棘,为自己开创了自由。

台北有一栋日式小屋:梅屋敷,屋里保留着孙中山先生的文物。台中雾社望族林家林祖密追随国父革命,建立起一支革命军,参加讨袁护法战争。民国7年1月,孙中山先生委任他为陆军闽南军司令,之后在广西,又命其为大本营参议及广九铁路监督。林祖密要求放弃日本国籍,耗尽家产成立军队,成为民族革命的一支精兵。

和香港一样,台湾是国父的革命基地。直到今天,这两地保持了民族的正气,竭力抵拒中共,留下了民族复兴的火种。正因如此,在这次大瘟疫中,港台是全世界两个疫情特别轻的地方。

在世人集体的堕落中,这一双位于红色中国边缘的土地让我们确信,只要保有人性中的勇敢和正义,来自撒旦的诱惑就找不到入口,中共病毒就没有繁衍的土壤。随着中共的挫败,被世人遗忘的中华民国上升到英雄的席位,以正统,光明的形象,荣耀的重返世界舞台。

▦ 神圣的九个字

西元一到五世纪,罗马帝国断续迫害基督教,直到天降四次大瘟疫。301年,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之后,西罗马帝国灭亡。大瘟疫时,基督徒不顾惜自己的安危照顾病人,掩埋死人。相隔千年,基督教徒和大法徒一先一后遭遇了惨烈的迫害,却又都在劫难中奋不顾身,救赎世人。

2020庚子年的这场瘟疫中出现了一个奇迹。海内外许多染疫高烧,病重危急的人在痛苦和绝望中,通过背诵“九字真言”而奇迹式的康复。这是神赐的礼物。随着疫情的大流行,这个奇迹涟漪一般扩散出去,成为大瘟疫中给予人盼望的消息。

2020年3月,一名纽约长岛的犹太裔女珠宝商奥斯诺.盖德(Osnot Gad)感染中共病毒,瘫痪在床上,无法呼吸。她的一名朋友教她念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知道那些字是什么意思,却像是抓住一根稻草,一个一个字用力念。她说,刚一念就感觉肺部打开了,知道怎么样呼吸了。她感觉这九个字教人如何呼吸。现在,她已完全康复。

长岛犹太裔珠宝商人奥斯诺.盖德(Osnot Gad)2020年3月染疫病情严重,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神奇康复。(明慧网)

这样的例子在美国、加拿大、法国、越南等国都出现了,而在中国,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生命的重生叫人感动,而生命以这样神奇,不费吹灰之力的方式得到重生,令人对法轮大法神奇的力量惊奇不已。

70年来,中共不曾停止宗教迫害,而其中,法轮大法在近二十年来遭受的迫害是最深重的。神震怒了,降下大瘟疫。这是对红色中国的天谴。而遭受中共酷烈迫害的法轮大法则在大劫中送给世人这神奇良方,把奇迹带给了遭无神论灌输的现代人。

在危险中,修炼人走遍四方,告诉世人这起死回生、救命的神圣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如同祈祷词一般,洗涤着人的心灵,朝向高度的纯粹、纯净而升华。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原则,万物中都包含着这种特性。当人诚心诚意一遍一遍的背诵这九字真言时,就是在不断向宇宙的最高原则同化。人的空间场就会净化,抵抗力加强,病毒消失。这是最好的净化自己的方法。

在中共病毒肆虐中国大陆之际,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传递避难良方——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不少中国百姓的生命转危为安。(明慧网)

在疫情中,中共不停止抓捕、非法判刑法轮功修炼人,这些修炼人一如既往每天出门,广传大法真相,告诉人们九字真言的灵丹良药。随着这神奇的九个字传遍大地,世人的善念受到启迪,事情就会向好的方向转变。真善忍的奇迹已在世界多国挽救了生命。

透过这九个神圣的字,我们看见背后那真正的奇迹:神的回返。在人类巨大的挫败和死亡中,神回到我们中间,在人中行只有神才能行的奇迹,把生命还给了相信祂,相信真、善、忍,相信法轮大法好的人。正如在云彩中出现的彩虹,上帝正在兑现祂立下的誓约,大力保全人的性命。这神圣的九个字犹如一座方舟,是神让人免于危难的慷慨的礼物。

两百多年的无神论、进化论、共产主义到了终结的时候了。这是人类文明的大逆转,人类渎神两百多年的终结篇。从天而降的大瘟疫把人早已忘记的神放回来,告诉人们:人偏行己路离神远,然而神衡量事物的天平从不失灵。神的权柄不可侵凌。

旧的将要崩毁,新的将要诞生。这是一次大清扫,一次正邪大战。将要被扫除的是人类最大的敌人,是把地球握在掌中,恣意肆虐的撒旦。而当世界上唯一幸存,接续不断的文明古国:中华民国在彩虹的护守下重回世界舞台,侵凌掠夺她的中共如一个在精神和物质上双重破产,濒临崩溃的人,没有在地球上的立足之地。

这场大瘟疫展现了奇妙的神迹。以绝对的善、慷慨的奇迹,神不费吹灰之力的把撒旦加在人身上的锁链融化,把人可贵的生命从病毒和死亡手中夺回,归还给没有失去善、没有失去信的人。在生命最危难的时刻,人亲临了大法的奇迹。

居住在长岛的犹太女珠宝商盖得说:“我昨晚睡不着觉,我就念(九字真言)这个口诀,于是我就睡着了。一觉醒来,看到一个明亮又美丽的早晨,这对我来说太神奇了。这是如此珍贵的一份礼物!”

这是人类文明的大逆转。在渎神三百年后,人类失败的文明摧枯拉朽,神灵和神迹联手回返,重新开始。

2019年,香港时代革命吹响了第一声号角。现在,大瘟疫吹响了第二声毁灭与重生的号角。人类文明正在经历一场毁灭与重生的阵痛。宇宙深空中,一只炫丽无比的火凤凰在熊熊烈焰中浴火重生。穿越这场死亡,人类洗去多年造下的重重罪业,从如同死亡一般的深渊中复活,寻回自己宝贵的生命。

这场大瘟疫正是一次痛苦的大洗涤。之后,如同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般,人真正的生命就要如神话一般复活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5/31/n12986783.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