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到底面对着怎样的挑战?

2020年11月的美国大选,不仅成了美国的焦点,也成了世界的焦点。即便是在中国国内,对此事的关注程度也超过了其它任何话题,在微博上的关注度超过了64亿人次。

一位英国球迷在大洋彼岸的古德森公园上空打出巨大横幅:全世界都知道川普赢了!但是美联社、《纽约时报》、CNN等媒体大幅报道拜登胜选。

全美国、全世界都知道大选作弊,为什么所谓的主流媒体不知道?就像全世界都知道拜登“硬盘门”,主流媒体却假装不懂。

川普到底触动了谁的利益?为什么这些曾经声誉卓著的“主流媒体”,为何如此偏激的攻击川普,甚至不惜自毁形象、制造假新闻呢?

从30年代潜入西方的“红潮”

从上世纪的30年代,美国的两位新闻记者的专著,对美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位是约翰·里德的《震撼世界的十天》,一位是埃德加·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

里德是被埋葬在克里姆林革命公墓的三个美国人之一,本身就是共产主义活动家,他对十月政变的记叙,将苏联共产革命视为新生事物。斯诺是共产主义的同路人,毛泽东与斯诺在陕北窑洞的谈话把中共描绘成一个公开透明、开诚布公的开明形象。

从“五月花”号开始,美国以信仰立国,被称为“山巅之城”,是“上帝的国家”,在美元上印着一句话“我们信仰上帝”,就是这样的含意。传统的美国政府充当着“守夜人”的角色,是社会秩序的守护者,而不是用权力去攫取利益。这和中华传统文化中的“替天行道”、“顺天而行”有着同样的内涵。

1929年,西方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经济大萧条,工厂关闭,人们失业。发生在苏联与中国的共产革命被西方记者包装后,成为改变世界的新药方。

美国的“罗斯福新政”,正是受到了苏联计划经济的启发,与此前“无为而治”的传统社会相比,美国政府走上了大政府、干预主义的道路。保守派思想家丹尼什·德苏萨在著作《大谎》中指出:“罗斯福新政基本上给美国的自由市场制度敲响了丧钟。”

到了1963年,约翰逊总统发起了“向贫困宣战”和“伟大社会”运动。而“伟大社会”的纲领和《美国共产党新纲领》(A New Program of the Communist Party USA)几乎如出一辙。

也正是在60年代,在中国发生文化大革命的同时,“共产风”也吹到了西方,街头嬉皮士,反传统、反权威、反道德,性、毒品、摇滚乐应有尽有。

60年代的年轻人街头革命受挫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进入大学、研究所,完成博士硕士学业,逐渐进入美国社会的主流,教育界、媒体、政界、工商界,打着“进步主义”、“理性主义”的旗号,把埋藏着社会主义基因的观念渗透到美国社会,一场非暴力革命持续数十年,又称“体制内的长征”。各种马克思主义的变种深入美国社会机体,而且具有了自我生长繁殖的能力。

上世纪70、80年代以后,大量受共产主义思想影响的美国人进入社会主流,美国社会的主要的媒体、高校、好莱坞大多成为左派的大本营。里根总统在位时,在政界稍微扭转了向左转的势头,但90年代以后,政策再度左转,到近年达于顶峰。

社会主义在美国登堂入室,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大学里的年轻人公然声称,他们认为社会主义好。

天道酬勤,是符合人伦常理的一个准则,然而在无神论者看来,人生出来都是一样的,贫富不能不均,有的人富有一定是抢占了别人的财富。正是这样所谓的“现代”观念,令社会主义风潮愈演愈烈。

近一个世纪以来,美国成为世界经济、文化的中心,一举一动都在影响着整个世界。直至现在,尽管红魔肆虐,美国仍然是世界最没有中央集权的国家,仍然是维护世界秩序的中坚力量,然而,如果任由权力高度集中的高税收、高福利的平均主义占据主导地位,以及放任堕胎、“同性恋”、跨性别大行其道,那将是怎样的一个社会?

16世纪法国著名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曾预言:“届时玛尔斯将统治世界,说是为让人们过上幸福生活。”现在的福利社会,不正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里面搞的共产主义那一套东西吗?只是不用暴力革命的方式。

川普面对的挑战:持续了近一个世纪的正邪之战

美国前总统里根曾说:“我们往往认为社会太复杂,不能靠自治,精英掌控的政府比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更好。可是,当我们每个人都不能管理他自己的时候,谁会有能力去管别人呢?”

众多保守派人士为美国的未来忧心忡忡,因为他们看到了自1930年代以来,美国已经被披着“自由主义”外衣的共产红潮侵蚀骨髓,谁能清理如此厚重的沉疴?

川普站了出来,他说:“我们崇拜神,而不是崇拜政府。”

川普复兴传统,抽干沼泽的号角,引起了权力阶层与利益集团的恐慌。本来政客、科技巨头、跨国集团、媒体已经习惯了权力与利益之间的默契,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但是却有“一头大象闯进了瓷器店”。

自2015年6月16日川普宣布参选总统开始,美国媒体便开始对川普不断发动攻击。

事实上,对许多政治专家来说,川普的当选几乎是奇迹。

2017年1月,川普宣誓就职,“我将撼动政治通道两边的权力,因为我不会被收买。我想把美国带回来,让它再度伟大和繁荣。”这深深刺痛了已经固化的利益阶层,以及期望倡导社会主义而实现权力集中的权力机构。

川普从不绕弯:“我们拒绝社会主义。”“别来政治正确那一套。”

川普进入白宫,只讲真话,没有套路,这与此前白宫的规矩大相径庭。过去美国总统等政要,经常受到媒体的制约或牵制,多少都给媒体点“面子”,大家都过得去,名为“公关”;但川普却不信邪,直接面对面称呼那些大媒体“假新闻”。

前国会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直言:“唐纳德·川普,代表着他们(假新闻媒体)的世界末日。”

然而,川普要面对的情况,并不简单。许多假新闻是“部份真实、部份虚假”,对普通民众有相当说服力与迷惑力,从而鼓动更多人对川普产生误解与反感。

川普刚上台的第一年,就是所谓的“通俄门”,根据美国“媒体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2017年美国三大电视网(ABC、CBS、NBC)的黄金档晚间新闻,报导川普的新闻数量多达3430则,总时数将近100小时,占新闻总时数的三分之一。

而另一则民主党政商丑闻“铀矿门”案件,尽管有证据、有调查,但媒体研究中心发现,从2017年1月到10月底,仅有CBS曾在《面对国家》(Face the Nation)谈话节目里进行过短短69秒的讨论;至于ABC与NBC,则是报导挂零,完全将“铀矿门”忽略掩盖。

2018年9月,《纽约时报》破天荒地发表了一位自称“匿名者”的白宫高级官员的评论文章,抨击川普造成了国家分裂。“匿名”文章通常会降低媒体公信力,然而主流媒体却宁愿这样做。

最突出的事例是川普弹劾案,以闹剧收场(2019年9月24日启动,2020年2月5日联邦参议院判定川普无罪)。

除此之外,平常的一些小新闻,所谓的主流媒体运用了大量的移花接木、以偏概全、掐头去尾的手法来污名化川普。在这一次的大选中,之所以有人愿意涂改选票、扔掉选票,就是有不明真相的人,被假新闻灌输了对于川普的“仇恨”,这和文革中的先贴大字报、扣帽子,再批斗、上街游行,是不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从这一次大选的舞弊规模可以看出,反川普势力空前大集结,进行了一条龙作业。反川普势力,从若干州(美国州权很大,可以制衡联邦权力)、数个联邦政府部门、绝大部份主流媒体和三大社交平台(脸书、推特、youtube)、安提法(Antifa)等许多左派组织、社会主义组织,以及中共势力,高度协同,“电脑门”事件,惊天动地,置之不理,选举未尽,媒体率先宣布拜登胜选……

然而,川普思路清晰,有条不紊,正义的力量正在集结,助力正邪之间的对决。

正气上扬 正义已在路上

就在11月13日,“大选”激战之时,川普政府宣称,推倒中共防火墙、禁止美国投资中共军工企业。

川普高呼拒绝社会主义,当然与中共水火不容。中共虽然在美国大选的“圈外”,但中共却是关乎美国、世界进退的“命门”,川普多次反复说:如果拜登赢了,中共就赢了。话说的直白,然而,中共作为当今世界共产主义的大本营,在2010年左右,中共经济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摈弃韬光养晦,四处出击,居然把中共党媒新华社的广告牌挂到了纽约时代广场的中央,传统主流媒体纷纷在中共的糖衣炮弹中倒下,如果任由中共势力与美国的社会主义暗势力汇聚一处,那才是马克思无神论、阶级斗争“一统天下”的开始。

反制中共,是川普总统首个任期内的最主要成就之一。川普行政当局是几十年来真正认清中共狼子野心的一届美国政府:

第一个提出从30年代开始,美国就错判了中共;

第一个提出区分中共与中国人民;

第一个提出推倒中共防火墙;

第一个制裁中共副国级官员。

在川普总统领导下,美国政府出台了多项反制中共的举措,如贸易战、打击中共科技间谍、围堵华为、调查中共驻美官媒、关闭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关闭孔子学院,等等。另一方面,川普总统积极维护中国民众的自由权利,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制裁中港侵犯人权的官员,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在美国的引领下,国际抗共联盟逐渐形成,越来越多的国家敢于向中共说“不”,世界的政治格局正在改变,正气上扬。

综上所述,川普总统执政期间之所以遇到巨大阻力,是因为他敢于守护传统、抗击邪恶。这不是党派之争,而是来自更深层的道德选择——回归传统、维护正义,还是离经叛道、与邪恶为伍。

结语:

2011年4月的一天,美国退休消防员泰勒正在家里看新闻,当时还是地产大亨的川普出现在电视荧屏上讲述自己对美国未来的想法。“突然之间,我听到主的声音,告诉我说:‘你正在听总统的声音!’”泰勒如此回忆道。

泰勒遂疾步走进书房,拿出纸和笔,开始记录下他所听到的神的预言。“我已经选择了这个人,唐纳德·川普。”

“他将重新带来荣誉、尊敬和复兴。”

“逆天的势力会为此震惊发抖,惧怕这个我选中的人。他们甚至在他宣布参选的时候就震惊发抖。那将如同给整个堕落世界带来震惊。”

“上帝说:哈!没有人能阻止我启动的事……”泰勒写下的预言,很快传遍了世界,那些有着坚定信仰的人,不会忘记这个神奇的约定。

将近一个世纪以来的红魔狂舞,曾经多么不可一世,苏联何等的强大,却在没有任何征兆中崩溃了;柏林墙何等坚固,可是却一夜之间倒塌了。

当邪恶最疯狂之时,也是否极泰来之际,川普——神选之人,正在完成他承担的使命,神佑川普,天命必成!

(转自明慧网)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