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400例伪案是如何出炉的(2)

中共1400例伪案是如何出炉的(2)
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编造了“1400例”所谓杀人、自杀、死亡等伪案。(新唐人)

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编造了“1400例”所谓杀人、自杀、死亡等伪案,反复在电视、报纸、广播上,进行铺天盖地式谎言宣传。

透过迷雾,事实的真相又是什么呢?

张海青“罗锅事件”中央电视台记者许诺药费减半

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央视以每天90分钟的时间连续播放诬陷法轮功的节目时,播出了一个所谓“罗锅事件”。

当事人张海青,在盘锦市开了一家刻字社,家庭很困难,住在农村,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他妻子说当时在北京医院排队挂号人很多,他们排很远的队。这时,来了一个记者说是中央电视台的,和当时排队的人说,谁想上电视说法轮功不好,就给谁先挂号,并且药费减半。

因为当时他们看病着急,张海青就胡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炼成了罗锅,并且按记者写好的台词说了些不好的话。

结果是先挂了号,但药费没有减半。后来张海青的妻子说中央电视台竟骗人,药费都是自己花的。

至于张海青,他从没炼过法轮功,认识他的人也都知道。

山东蒙阴县宣传部捏造“炼功致死” 死者家属不同意遭毒打

山东蒙阴桃墟镇居民石增山的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治无效死亡;附近的居民都知道她死于先天性心脏病。

然而,蒙阴县宣传部为了搜罗诬陷法轮功的材料向上级邀功,组织专人编写了一份材料,说石的女儿炼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打针,最后死了,要求石增山配合电视台,念这份稿子录像。

一开始,石增山不同意,不想出卖良心说假话。但是,镇政府组织了一批打手用了三个晚上对石增山进行非人的折磨、毒打,致使石增山被迫妥协,配合电视台说了假话,做了录像“揭批”,留下终生遗憾。

张清贺杀伤亲人 公安局告知栽赃法轮功可以不判刑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一个叫张清贺的工人,因患贫血、神经衰弱及其它慢性疾病,曾服过八个月中药。后因支付不起药费,经医生开方自己配药吃。但由于不懂药理,他自己往里加了两味中药。服药后,他就处于意识不清、不能自制的状态。

一天,他吃完药后准备自杀,被他母亲和妹妹发现了,前去劝阻;在药力作用下,不幸发生了他杀伤亲人的事件。

张清贺被牡丹江市公安局爱民分局收审后,多次被逼强制承认炼过法轮功,并被逼迫承认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才出现恶性事件的。公安局的人还告诉他承认了就可以不被判刑。

造假新闻从何而来

在加拿大的中央电视台国际部高级记者赵一梅(化名)表示,“事实上,关于法轮功的新闻在我们台是属于‘最高新闻’。稿子都是总编室机要人员直接下来的,各部门都当作政治任务完成。”

“新闻组根本不能随便派记者采访,都是专人进行,非常保密。”

“我们谁都不愿管这摊事——明知道是假的,还要当回事做。”

“现在都是些投机记者和直接受国家安全部控制的‘编辑’来负责这些新闻,他们在政治上都是‘绝对靠得住’。”

原大陆维权律师:中国的法轮功案无一不是冤案

美利坚大学华盛顿法学院访问学者、原大陆维权律师陈建刚向大纪元表示,中国的法轮功案件,没有一件不是冤案。法轮功学员不违反任何中国法律;法轮功受迫害是政治打压,是共产党要残酷地镇压这个群体。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佛家性命双修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中共镇压前,大陆媒体曾广为正面报导。1999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因恐惧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中共党员人数,下令全力镇压。

陈建刚律师说,“就中国所有的法轮功案件来说,我可以明确地说两点:第一,他们(法轮功学员)不违法,不违反任何中国的法律;第二点,他们没有任何危害性,没有危害社会。”

“从事实上,(法轮功)没有任何危害性;从法律上来说,这是不违法的。”

“从法律上来分析,法轮功案件都是冤案,都是人为制造的冤案。因为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是共产党要镇压这个群体,要残酷地镇压这个群体。”

“被镇压的法轮功学员……我接触过太多了,他们都非常的善良。”

来源:明慧网,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