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情中秋 前大陆讲师感恩李洪志大师(上)

前大陆讲师邹兰表示,法轮大法使她明白了人生在世的真正意义。(本人提供)

初见邹兰,会觉人如其名,兰心蕙性、质朴不争。

“如果让一切再回到以前,可以给我更优越的生活,却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问我干不干——我还是会说:不干。”邹兰说。

1998年在大陆开始修炼法轮功时,邹兰在郑州一所大学担任讲师,教授化工原理,从教近十年;邹兰的丈夫在机关工作,一家人住在机关大院里。

平日里,家中事务由保姆照料,除讲课外,平时也不用坐班,时间上灵活宽松。

“从个人事业和家庭来说,我的生活确实挺让人羡慕的,” 邹兰说,“但就像鞋子穿在自己脚上,合不合适,只有自己心里清楚。那时候也不知整天哪来的那么多报怨和烦恼,我的同事也说我:‘别不知足了。’我有时也觉得是在自寻烦恼,可就是摆脱不了,那种痛苦中的煎熬,不是别人能够帮你解决得了的。它是牵着人的心,藏在人的大脑中的东西。”

这究竟是人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还是命运在捉弄人?人的一生为什么要这么折腾,最终还是逃不过生、老、病、死的铁律。那人来在世上有何意义呢?有许多问题让邹兰百思不得其解。

“我修炼后才真正明白:人的一生决不是这样稀里糊涂的一辈子,两眼一闭,就什么都完了。人生在世是有特殊的使命和意义的。”

2003年1月27日, 邹兰(左二)和法轮功学员在Fitzroy Gardens进行集体炼功。(陈明/大纪元)

正如兰花淡雅却不失风度,修炼法轮功后,邹兰的内心变得沉静,生活变得简单。同时,她也明白,自己的生命再也离不开在大法中修炼。

“人常说,知足者常乐,像我过去那样,虽然别人觉得我工作、生活的各方面都挺优越的,但人是不知足的,所以就会去不断地奋斗、争取,得到了就高兴,失去了就难受,这种状态下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快乐和幸福。”

“而人为什么会不知足呢?从我自己的体悟中来看,其实在每个人内心深处都知道自己来在世上是要找寻一样东西,因为还没找到,所以就不知足,还要不停地去争取,去找,可到头来却发现一辈子争取来的东西一样也带不走。而我现在终于找到的这个东西,能使我永生永世都受益无穷、能伴随我真正生命的永远,所以我知足了。”

中秋佳节到来之际,邹兰特别感恩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

初识大法

大学时代的邹兰很喜欢阅读哲学书籍,时常会把经典的好句摘抄下来,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不过,令她苦恼的是,每每想去实践其中的道理时,却常常感到力不从心。“我对什么事都太计较了,太认真了,很难包容别人。”

“我这个人比较追求完美,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情就容易发脾气,”她说,“对自己要求很高,对别人的要求也高,所以搞得家里人也很不开心。我有时也觉得不应该这样,但又不知道怎么化解内心的矛盾。”

1998年9月,邹兰因私外出。期间,她从一位曾经要好的同事那里听说了法轮功。邹兰惊讶地发现,一贯自负、听不得半句批评的同事,在她面前竟放下了高傲的姿态,在谈话中坦然地面对真实、不完美的自我。这么大的变化让邹兰至今印象深刻。“她完全判若两人。”“从这点来讲,我觉得这个功法一定很不简单。”

在外出之前,邹兰原本托了熟人搭乘免费的顺风车,“那个时候,觉得有点门路坐车不买票好像是种本事似的。但听完同事的一番话后,我开始意识到占便宜是一件很不好的事,会失德,不能再坐不花钱的车了,回去的路程我就自己掏腰包了。”

心怀善念 自在其中

回到家第二天,邹兰就在自家附近的公园找到了法轮功炼功点,并开始阅读《转法轮》。从那时起,邹兰对待生活小事的态度慢慢开始改变了。

“我买菜再也不去讲价了。过去我去买菜,都要和人家讲价钱,讲半天,好像价压得足够低的时候才觉得占了便宜,才有一种满足感。”

修炼后,邹兰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发生改变了,所以做事的方式也跟着发生了变化。“农民辛辛苦苦种好菜,又大老远拿到城里卖,本来就便宜,我还跟人家讨价还价,这也太差劲了。”

“买东西时,我也不再挑来挑去的了,拿了什么就是什么。”

精神上的超脱让邹兰获得了内心的富足,“这样的生活让我觉得踏实、轻松、坦然。”

“所谓的占便宜,实际上在内心深处会有一种不安。但大家都这样, 时间长了,人会习以为常,也就无所谓了。”

“法轮功唤醒了自己心底善的一面,我觉得生活变得有意义了。”

修炼使心胸开阔 “这在以前不可想像”

2000年的一天,正值七月盛夏,邹兰和母亲、孩子在回家路上碰到一名卖水果的妇女。“她满头大汗地在太阳底下卖水果,我看着也挺不忍的。那天特别热。”邹兰便走过去对她说,“我全买了,你赶快回去吧。”

不料,水果商贩并未珍惜她的一番好意。邹兰回忆说:“我当时给了她一百块钱,水果大概十块钱,她找了我一沓钱,我当时也没点,直接装兜里拿着水果就走了。”

走出50多米远的时候,邹兰的母亲心生怀疑,要女儿清点钱数,“一数只有三十来块钱,她在中间夹的都是一块一块的,我妈一看特别生气。”

也许商贩自知做了亏心事,马上如数把钱补上,但邹兰的母亲气不过,想要把水果全都退掉。邹兰一面劝说母亲,一面不忘劝告商贩:“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做了,对你也不好。要遇到脾气不好的,说不定还会伤了你呢。”

发现自己不经意间竟变得如此包容,邹兰说:“我当时也没生气,这事要在以前,都不可想像。”

“还没来得及吃药,病就好了”

通过对“真、善、忍”法理的理解和实践,邹兰也体悟到了法轮功的神奇。“你的心越纯净,你的身体才会越纯净。”

2002年10月6日,邹兰(左)在墨尔本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上发言。(陈明/大纪元)

修炼前,邹兰患有多种慢性病,包括鼻炎、慢性咽炎、皮肤病,以及心脏早搏。她回忆说:“那时常常感觉脉搏跳动不正常,时常心慌。”

在通读《转法轮》的过程中,邹兰发现自己的各种慢性病在不知不觉中就消失了。

“相比之下,最让我吃惊的是感冒,” “我对感冒的印象太深了。我对病毒缺乏免疫力,像肝炎、百日咳我都得过。一有流感,我们家里我就是第一个被感染的,然后再传给别人。”

由于自身抵抗力弱,邹兰自小就依靠药物和流感打着持久战,一得感冒,每次少则一两周、多则两个月才会康复。

“修炼以后第一次出现感冒症状时,因为都习惯了,我也没太在意。”

“结果还没来得及吃药,第二天中午就已经好了。我当时特别吃惊,‘怎么这么快就好了?这也太神奇了。’”

“后来还有一次也是这样,早上出现感冒症状到晚上就好了,就那么快。”

“从那以后,这20多年我再也没出现过感冒的症状。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人类科学发展到今天都难以解决的问题,可是在法轮功这里不知不觉中就解决了。这样的事例太多了。”

“我受益了,家人也受益,家庭和睦了”

《转法轮》让邹兰明白,遇到矛盾时不该指责他人,而是要看自己哪没做好,做事要多为他人着想。“那时候我的家庭变化就比较大。”

当时,邹兰的丈夫时常因为工作要出去应酬。“后来风气越来越不好,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他很少回家和家人一块吃晚饭。”邹兰非常反感丈夫应酬回家后醉醺醺的状态,“那时候一看他那样,我心里就特别不高兴,跟他没好脸,总想和他吵。”

“过去我心理老是不平衡,觉得自己付出的多,得到的少,可越这样想,失望就越大。” 邹兰说,“修炼以后,我开始慢慢理解他,知道他也挺不容易的,这种状况也不是他能左右得了的。所以也就不再和他吵和他闹了,慢慢的自己的心也就放下来了。”

当她不再去苛责家人后,丈夫反而会在下班后尽可能地早回家了。

自己修炼后的变化都被家人看在了眼里,邹兰回忆说:“一看我炼功以后身体好了,精神状态也好了,我父母和婆婆都开始跟我一块炼功了,我父亲当时颈椎骨质增生,非常痛苦,走路都困难,修炼不到三个月就全好了。我婆婆是医生,当时有严重的冠心病,一年中有半年住在医院里,修炼后很快也好了。现在都90多岁了。”

现在回想起来,邹兰颇为感慨,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修炼的时候真是这种感觉,那时不光觉得改变自己难,改变别人更难。因为人没有这个智慧和能力。但修炼以后,你有愿望想使自己变好的时候,在大法中,竟真的就能做到了。”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