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最大的海难:福星号轮船沉没后的灵异

中国近代史上最重大的海难:福星轮船沉没异象 (示意图片:pixabay)
中国近代史上最重大的海难:福星轮船沉没异象 (示意图片:pixabay)

清朝末年,曾发生过一次有名的海难,江苏省轮船招商局福星号轮船被英国澳顺号轮船撞沉,造成65人死亡。清朝学者陈其元薛福成都在自己的著作中记录了这次海难,揭示了沉船背后的灵异故事。

光绪元年(1875年)三月,江苏省招商局的福星号轮船,装载着江苏征纳的七千多石米谷,运往天津。随船的有江苏海运委员、补用知府蒯君等二十一人,浙江海运委员石君一人,董事、仆从等数十人。

当轮船行到烟台海域时,海上起了漫天大雾,能见度极低,迎面看不清东西,正巧对面驶来英国澳顺号轮船,因来不及躲避,福星号轮船直接被撞沉。当时正好是半夜时分,船上之人都已入寝熟睡,随船的海运委员、董事、仆从等总共六十五人溺水死,只有江苏候补知县江某等三人遇救逃脱。

当轮船行行到烟台海域时,海上起了漫天大雾,能见度极低(示意图片: pixabay)
当轮船行到烟台海域时,海上起了漫天大雾,能见度极低(示意图片: pixabay)

消息传来后,李鸿章据实奏报朝廷,引起朝野震动。为表示哀悼,对死难各级官员都加赠封衔,按照大清阵亡的将士待遇,优抚遗属,加封其子。又下令在天津、上海两地建立专祠,连同董事、仆从等死难者一并祭祀。江苏总督又筹划出库中银两,分别给各死难者家属,以为期十年的赡养抚恤金。英国当局也判罚澳顺号轮船赔款给死者家属。

死难者中唯有候补县丞长楙一家的事,最令人称奇,特予记录:长楙是满洲人,以佐官身份在江苏巡抚衙门(治所在今苏州),因候缺已久,生活陷入困境。上司怜悯,安排他干运漕米的差事,让他暂时先挣点薪水,好养家糊口。长楙奉命出差,告别妻子登船北上。出发不到十天,他的妻子早起梳妆完毕,出屋上井台取水,忽然躺倒在地(长楙的灵魂附到她身上),她用长楙的声调大叫:“轮船失事,我已淹死。赶快请我好友某某来!”

家人立刻派人叫来他的那位朋友。长楙的妻子就以长楙的口气,详细叙述了撞船、沉船的经过。当时苏州城尚未得到沉船的消息,众人听后都大为惊讶。随即“他”又说:“我死后,已在阴间有了差使,心里挂念家贫子幼,所以日以继夜地赶回家来。”又嘱咐那位朋友说:“我儿年仅十岁,没人抚养,请你看在咱俩多年交情的份上,把小儿领走吧,只当你家多用一个小仆人罢!”说话间,泪如雨下。

长楙的那位朋友,也难过得落泪,并答应照办。长楙接著说:“我妻如此苦命,活着也是受罪,还是跟我同去阴曹地府吧!”这时,大家连忙劝道:“你儿子年幼,如果没娘抚育,如何能长大成人,你可别有这样的想法。”长楙沉思很久,答应:“好吧!”于是谢别众人,便离去了。

此时,长楙之妻突然醒过来,人们问她是否长楙的魂附到她身上了,她却什么也说不上来。只是说,她刚跨出门,只觉得一阵冷风吹向身上,就啥也不记得了。

海运委员中一委员某君,于正月初六夜梦至一衙署,只见文案上官文堆积,文案左旁一公案尚虚无人。有一老吏指着它说:“此位就是您的座位,用不了多长时间您就来了。”某君匆匆出门,回头一看,只见门额写着“水府”两个大字,一下子惊醒。他也在这次海难中遇难。

有一老吏指着它说:此位就是您的座位,用不了多长时间您就来了(shiy图片:[元] 朱玉绘画《龙宫水府图》)
有一老吏指着它说:此位就是您的座位,用不了多长时间您就来了(示意图片:〔元〕朱玉绘画《龙宫水府图》)

还有一江姓委员,才上轮船,见各舱已满,连行李都无处可放。而且看见船上的人面目模糊,形状可怕,再仔细一看,又是人了。于是决定搬行李回到旅馆,等下一班轮船再走,竟幸免遇难。

过了三天,福星号轮船沉没的事才传到苏州,当时陈其元刚好到江苏巡抚衙门,同年好友之间,盛传长楙家的奇闻。布政使应敏斋先生,从来不信有鬼神之事。我就拿这奇闻问他,他说也早听说了。我俩都对此惊叹不已。应敏斋先生则对我说:“你不是正写笔记吗?可以记载发表这一奇闻,与那些神灭论、无鬼论者辩论一番,不是非常有益的吗?”

参考文献:

〔清〕陈其元庸闲斋笔记》卷十二

〔清〕薛福成庸庵笔记》下卷